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毒医剑客

更新时间:2020-11-20 05:03:15

毒医剑客 连载中

毒医剑客

来源:落初 作者:傀烎 分类:武侠 主角:许悠武功 人气:

主角叫许悠武功的小说是《毒医剑客》,它的作者是傀烎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简介1:江湖路、名利场,大染缸里,许悠也是这追名逐利的芸芸众生之一。同门面前,他是医术高超、剑法精妙的天才弟子;手下面前,他是薄情寡义搅动风云的幕后黑手,千变万化,哪个面孔才是真。简介2:昔日药神谷谷主因绝天剑身死,谁知却激发剑中传承,重生十五年后,以羸弱之身,踏上古剑仙之路,杀敌千里之外,毒施天下,医治人间。简介3:四大禁地,自古有之,然而探寻数千载,竟发现史前先人遗迹,在那遥远的过去,有一段历史断层。揭开四大禁地的神秘面纱,这段被抹去的历史、被湮灭的文明,到底是何真面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

许悠回到王家庄园,刚刚进屋,孙汉中便跟着走了进来。

“哈哈,许小兄弟,听说你今天可是在百草堂门前出尽了风头啊!”

许悠淡淡扫了他一眼,道:“你是来要解药的吧?”

“呃!”孙汉中顿时噎住,脸上的灿烂笑容也凝固了。

深深呼吸数次,孙汉中强行压住心头的愤怒,阴沉着脸,道:“既然许先生开门见山,那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还请许先生将解药交出来!”

“要解药,也不是不可以……”许悠语气悠然,轻声道:“但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一株年份过百的药草,在下自然将解药双手奉上!”

“你……你这是敲诈!”孙汉中怒道。

他虽然有万贯家财,一株年份过百的药草还不至于让他伤筋动骨,但他这几十年来,从来只有他敲诈别人的时候,何曾被人敲诈过?

“你可以这样以为!”

许悠拿出一本医术聚精会神地翻看,任凭孙汉中说什么也不做理会。

孙汉中气急,但小命被别人攥在手里,他也无可奈何,最后只能选择负气离开。

气冲冲地走在院子里,孙汉中忽然听到有人叫了他一声。

“孙医师!”

“哪位?”孙汉中头也不回的叫道。

“在下吴三礼,久闻孙医师风采,听说您在这里,特意赶来拜访!”

孙汉中这时还在气头上,语气很是生硬,吴三礼也不在意,慈眉善目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亲切的笑容,使人如沐春风,就连孙汉中的那满肚子怒火也不知不觉被冲淡了不少。

转过身来,看着走过来的蓝色锦袍中年人,孙汉中态度稍微好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拱手道:“原来是吴大管家,吴管家贵人多事,今日突来找我,不知所为何事?”

这位吴三礼可不是小人物,而是王家庄园里的大管家,主要负责人丁登记和招录分配的事宜,庄园里很多家奴守卫都是他一手提拔,权力不小,纵是王家年轻一代的公子小姐,也不敢轻易得罪,要尊一声吴叔。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一位好友身患隐疾,又不好意思亲自登门,只好托我请孙老医师走一趟!”

说着,吴三礼抓起孙汉中的手便走。

跟着吴三礼一路来到王家庄园里一处隐蔽的书房,孙汉中才知道,原来他口中所谓的‘好友’竟是王家大爷王德天。

看到端坐在书案后太师椅上面容宽厚威严的中年人,孙汉中心里登时‘咯噔’一下,这位把自己找来绝没有什么好事,很可能还会把他拉进王家争斗的漩涡。

但对方毕竟身份尊贵,而吴三礼已经退了出去,他急忙行礼躬拜:“孙汉中见过王大爷!”

王德天轻轻点头,面上露出一丝微笑,寒暄了几句,突然话锋一转,沉声道:“听说孙老医师昨日在我王家被人下毒暗算了?”

“这……”孙汉中一怔,昨天他和许悠的短暂交锋很少有人能看出问题,这位更不在场,怎么知道的?

见他犹豫不说,王德天严肃的说道:“孙医师,你不用担心,在我王家发生这种事情,在下难辞其咎,那位暗害你的人,在下也定会为你讨回公道,至于你身上的毒……”

听到这里,孙汉中急忙道:“王大爷,那许悠下毒本事厉害,这解药只有他手里有!”

“哦?竟有此事?”

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孙汉中顿时被吓了一跳,立即转身,入眼的是竟一张枯树皮般的老脸,此人全身笼罩在宽大的黑袍里,看起来骨瘦如柴,但浑身透着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

“孙老医师不用紧张,这位是我早年在外面结交的朋友乌目,听说我家老太爷病了,特意赶过来瞧瞧,还没得急给大家引荐!

对了,我这位朋友对医药一途也颇有研究,孙老医师不如让他看看,或许他有办法!”

王德天的介绍让孙汉中心里稍安,但不知为何,站在这诡异的黑袍人面前,他总感觉浑身不自在,于是连忙拒绝。

王德天沉下脸,语气不悦,道:“孙医师这是看不起我朋友的医术?”

“在下不敢!”

孙汉中脸色一白,只好不情愿的将双手伸了出去。

乌目只手把脉,不过片刻,便将手收回,道:“滞息散,在长林府一带流行,长林府距离流云府甚远,孙医师不知道也正常!”

“如何解?”

“吃下去!”

乌目根本不多废话,掏出一粒黝黑的药丸,拨开孙汉中的嘴便给塞了进去。

孙汉中后天八品的修为在乌目面前毫无反抗之力,但这种被迫的手段任谁都会不满,他心中暗怒,但很快就惊喜的发现,自己运功之时丹田内的那股剧痛感消失了。

“这……多谢前辈!”

王德天这时走过来,和颜悦色的笑道:“孙老医师,我这位朋友对医术很感兴趣,听说你医术高超,所以才托我将你请来,与你相互探讨医术,希望你不要见怪!”

“王大爷说得哪里话,乌目前辈手段胜我百倍,这‘探讨’二字可万万担不得,该是在下向前辈请教才对!”

接着,三人围桌就坐,一边吃菜喝酒,孙汉中一边和乌目探讨医术,越是深入探讨,他越是觉得自己的渺小,这位神秘的乌目在医道上的造诣深不见底,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少年学医时面对师尊的感觉。

酒过三巡,一场气氛融洽的酒席渐渐结束,喝得微微醉的孙汉中摇摇晃晃走了出去,看着他消失在门口的背影,王德天立即放下酒杯,低声道:“乌目大师,这就办妥了?”

乌目傲然道:“本座出手,你尽管放心,这孙汉中因中毒已经对那许悠心生怨念,现在又喝了酒,酒壮人胆,在怨念的驱使下他接下来必会去寻许悠的晦气,只要他去了,明日王老太爷必死!

到时候再杀了他们二人,谁能查到此事是我们所为?

倒是本座要的东西,不知王二爷准备妥当否?”

“早已准备妥当,乌目前辈您看!”

虽然这乌目是他亲自请来的,但双方可不是朋友,而且以他对乌目的了解,即便是朋友,乌目若动了杀念,一样不会手下留情。

想起乌目的那些残忍诡异手段,王德天心中一阵发寒,连忙抬掌一拍。

书房后面的一只大书架缓缓移开,显露出一条宽阔的石道,无数蜡烛将里面照得通亮,可以看见在石道后的密室地上,躺着十几个浑身不着片缕的年轻少女。

看到密室里的少女,乌目眼中顿时露出幽幽绿芒,身子一闪便掠了进去,密室里很快传出渗人惨叫。

——

屋内。

许悠盘坐在床上默默练功,对于孙汉中的离去毫不在意,滞息散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但在流云府,尤其是青山镇这样的小地方,除了自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解,孙汉中早晚要屈服。

但他没想到的是,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孙汉中就回来了。

“你想通了?”

许悠缓缓睁开眼,却意识到不对劲,孙汉中两手空空,根本不像是带了珍贵药草的样子,而且面色酡红,身上散发着酒气,显然是喝醉了。

“想通?是的,我想通了,你敢对我下毒,让我当众丢了面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我孙汉中如何还在青山镇混下去?”

喝醉的孙汉中大脑一片混乱,在愤怒的驱使下径直扑了过去,出手也毫无章法,只是使出了浑身力量朝着许悠胡乱打去。

“找死!”

许悠面色一冷,在孙汉中扑到面前的时候瞬间出手,运转绝天剑典的剑气只手便将砸来的拳头接住,同时右手挑起一根银针便以闪电般的手法刺在了他头前的神庭穴上。

神庭穴遭到外力压迫,轻则头晕脑胀,重则当场横死。

许悠对力道把握得极其精准,一针下去,孙汉中立刻昏倒在地。

“不对,这家伙怎么好像毒解了?”

“是谁给他解的毒?”

看着倒在地上的孙汉中,许悠心里渐渐生出些许疑惑。

能解滞息散的至少在医术或者下毒解毒的本事上小有造诣,但放眼青山镇也不该有这样的人物,而且流云府知道滞息散的人不多。

难道……

这里有他所不知道的隐居高人?

或是青山镇突然来了外地高手?

等等!

许悠眉头一皱,忽然察觉到了什么。

他用力嗅了嗅,顿时面色一变,眼里迸发出浓烈杀机。

空气里若有若无的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腐烂味,像是烂掉的尸体的尸臭。

这股气味非常淡,若不是他现在绝天剑典小成,有了些功力,感官有所增强,根本察觉不到。

“湘南府苗巫一族独有的三化腐蚀气!”

“此毒可以随着空气散播,一旦沾染,若不能运功抵抗,立刻会被此毒气化掉内力、血液,进而划掉身体里的所有血肉,只剩下一具皮囊包裹在骨头上!”

“这种毒对不懂武功的普通人毫无作用,而习武之人稍微运功便可抵抗,他们的目的是……”

“王老太爷!”

连忙运转功力将毒气化解,许悠神色逐渐阴沉下来。

对方很显然不是针对他,而是以孙汉中做饵,将他变成媒介,在明日他为王老太爷施针的时候进行毒杀。

习武之人稍运武功就可以抵抗,王老太爷病重昏迷,纵然功力高深,也没办法运功,中之必死!

死个王老太爷没事,但王老太爷在他施针的时候死掉,那就有很大问题了。

王家不会放过他,会立即对他进行全面格杀。

那种时候,事发突然,饶是他可以下毒灭了王家,也根本来不及出手。

而且那间屋子里还有缺老坐镇,以此人的功力,即便中毒,也可以强行压下,在临死前将他杀死,而以他如今的武功根本连缺老的一招也接不住。

如果真让对方的目的达成,不仅王老太爷会死,他也死无葬身之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