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捉妖小天师:公子太嚣张

更新时间:2020-02-13 09:45:36

捉妖小天师:公子太嚣张 连载中

捉妖小天师:公子太嚣张

来源:落初 作者:明祭葵 分类:仙侠 主角:小童子毛巾 人气:

火爆新书《捉妖小天师:公子太嚣张》是明祭葵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小童子毛巾,书中主要讲述了:原名:鲤鱼双枕制伞世家的二女儿一直很有名,被传为世间第一丑女。但尽管名声如此之大,却从来没有谁能具体描述出她究竟长什么样。她的名字在整个长安城都如雷贯耳:王灵韵。一个糊涂的雀仙,一座空无一人的玫瑰园,一对神奇的枕头,一场双方互不情愿的婚约。互相残杀、相互猜忌的未婚夫妇,那聪明的两个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分出个高低?然而,当活在旧梦里的初恋少年,再一次犹如天神一般,出现在她的面前时,一切都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还有那个与死去的故人十分相似的女子……鲤鱼双枕,乃是绣工精致的一对枕头。古书上记载,此为妖邪所带来世间之物,其名又为:鸳鸯。但谁也不知道,这双对枕为何名叫鸳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苍远离开了茂村。

在离开前,苍远告诉郑南:他此生可能与妖魔一类,阴性极强的物种十分投缘。因为他体内含有非常重的湿冷之气。且这种湿冷之气,恐怕只有在阴间才能够找到。若是换了旁人,哪怕一不留神沾上一点点这样的气息,就已经离黄泉路不远了。

而郑南身体里的这股湿冷之气,随着他年龄越大,便愈加强大。因为它会吸引这世间的阴冷潮湿之气,这些气息聚集在郑南的身体中,在郑南的体内与本尊一起成长。

苍远道长在临走前,只给他留下了一个葫芦状的小药瓶。

道长不留下来帮他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道长深知自己能力有限,与其在一旁无奈的看着郑南受苦,感慨着自己的无力。不如多去寻访他人,边做善事,边寻找能够帮助郑南这类人的方法。

那天,郑南坐在房间里,看着窗外不说话,直到天黑。

药瓶就摆在桌上,正面朝东,背面朝西。

深夜,当郑北回到家的时候,郑南已经睡了。

那葫芦形状的小药瓶依旧摆在桌上,正面朝东,背面朝西。

-

-

而后,又过了三年。

郑南跟平时一样,一边无视着村民们的目光与不善,一边写字画画,一个人在流逝的时光中行走着。

每半年他就会服下一颗苍远道长给的药丸,用来抵御体内日渐强烈,有几次甚至快要将他自身意识抹杀掉的——阴气。

随着年龄的增长,郑南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他一直沉默着。跟忙碌的哥哥一起生活在茂村。独自活在众人的冷言冷语里。

直到有一天——

这样的日子,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打破了。

诡异的六月飞雪,让茂村的每个人都感到心慌。尤其是年仅26,却已经当了8年村长的郑北。

那场雪几乎冻死了茂村所有的庄稼。

一时间,无法生存的恐慌,犹如梦魇一般袭击着茂村里每个村民的内心,令他们感到无比煎熬。争吵、暴躁、殴打,这些不安的情绪,就像是笼罩在茂村上空的乌云一般,将整个茂村围堵的水泄不通。

村民们绝望而又无助。而作为村长的郑北,表面上看起来是在镇定的安慰大家、寻找出路,但其实他自己比那些村民们,更加深刻体会着……无助的滋味。

没有人注意到郑南。

暴雪下了三天三夜,郑南就三天三夜没有回村。

直到茂村下起暴雪的第四日清晨,已经好几天没回家的郑北,在路过家门时,发现院子里的积雪根本没人清理。他感到奇怪极了,便抱着探究的心理,回家看了看。

艰难的走过已经堆积到腰上的雪地,艰难的打开家门。房间里也有着很厚的积雪。这时,郑北才发现,他家里的屋顶也因为暴雪而塌了。

那么郑南呢?

郑北开始慌了。他四处寻找都瞧不见郑南的身影。

“弟弟?”

身体中的疲惫,被惊慌给压了下去。郑北开始疯了一般地扒屋子里的雪。虽然很少关心郑南,可是在郑北心中,他这唯一的亲弟弟,对他而言,真的很重要。

“弟弟?!”

无人回应他。

“郑南?你在哪?!!”

空空荡荡的屋子,只剩下不断从屋顶漏下来的雪,以及呼啸的寒风。房内的温度早已冷得无法正常居住。连半刻钟都不到,郑北的手便已经被冻僵了,身体也很难再行动。

而另一方面,离茂村略远郊外的树林里。

地上的积雪大概有半人多高。四周的雪平平的,完全没有任何生物踏足的痕迹。除了风雪肆虐的声音,四处一派寂静。

这里的空气格外的阴寒,比任何地方的低温都要严重。

没有人会想到。郑南就在这里。就在这层厚厚的积雪之下。

郑南陷入了完全昏迷的状态之中,他的背后紧贴着地面,地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细小乌黑的藤蔓缠着他,厚重的雪将他死死禁锢在这个小空间里。周围的大树在不断的生长,树皮与枝干逐渐开始发黑,它们长出了尖刺与棱角,且越长越锐利,越长越狰狞。

与此同时,调整好状态的郑北,已经组织起村里的其他人员,发起了出村寻找郑南的临时行动。因为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出村寻找郑南小队”,一共就三人。这仨人分别是,村长郑北,村里的方衡方大夫,还有一个屠夫,平时话很少,但却意外的非常热心的刘志。

外面的风雪很大,他们带着一条猎犬。

在没过腰部,甚至没过胸前的大雪里艰难行走着。因为怕猎犬在厚重的雪里难以呼吸,所以刘志时不时会将它放在自己的头顶。这只猎犬也非常的老成,它会给他们指导方向。

越往猎犬所指的方向前进,所看见的雪便越脏。它们呈现出蓝黑色,有些甚至还发暗紫,因为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颜色的雪。方衡还特地停下来,研究了一下这些雪是否有毒,但因为他的知识有限,而他们又时间紧迫,所以最终并未能确定出,这些雪究竟是否有毒。

郑北由于寻找弟弟的心很急切,他一咬牙,便毅然决然的选择踏入了“重灾区”。

只见,前方风雪交加。冷冷的风吹在皮肤上,像刀刮一样令人难以忍受。雪一落到地面,就会变成非常脏的颜色。植物巨大且长得十分可怕。四周的气氛诡异而又森冷。

一阵阴嗖嗖的风刮过。仿佛有谁在你脖子后,偷偷地吹了一口气般,让人不自觉地缩了缩脖颈。

郑北始终眼神坚定地前行着——

即便举步维艰。

他无论如何都想要寻找到郑南。无论如何。

-

-

心脏跳动的声音在郑南的世界回响着,他感到冰冷而难受。不过这种事情,早就已经习惯了呢。

郑南记得,自己刚刚只不过是无意识的提笔画了一幅画。画中是个极其美丽的女人。从前画画时,郑南没有给画中人点睛的习惯。他很少与别人对视,所以并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将双眼画好。但这次,他尝试着,将女子的瞳孔仔仔细细地描绘了出来。

然而,在这幅画完成的那一刻,那个女人便从画里跑了出来。

他不记得那个女人的脸。

也没来得及烧毁墨迹未干的画。

紧接着!

一场暴风雪突然来袭,许多乌黑的藤蔓突然从地面疯长出来,将他缠住。并在缠住的那一刻,又一个猛扎,回到了地里。

郑南被死死地勒住。

藤蔓生长与缩回的速度都太快。甚至连半点挣扎的余地都没留给他。

郑南几乎是被一瞬间拉到了地上!后脑猛然的撞击到地面后,便昏迷了过去。一切发生的都太过于突然,他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

蔚蓝的天空被突如其来的乌云笼罩。紧接着,就是暴雪降临。明明还是六月的天气,地面热的几乎能够煎鸡蛋。

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下起了暴雪。

一方面,郑北还在苦苦寻找着郑南。

另一方面,本来昏迷的郑南,睁开了眼。

在那一瞬间,原本压住他的雪,统统都被某种奇怪的力量给镇开了。

本来就乌黑得没有焦距的双瞳,变得更空洞。就连眼白,也变成了黑色。眼周围的血管清晰可见。

缠在他身上的藤蔓忽然变得特别脆弱,就像是干枯的树枝,一折就断。他轻轻一挣,就轻易的挣脱了。藤蔓们碎成了细碎的渣。

郑南坐起身来,先看了看天,再看了看四周。

那些树……

那些花草……

这里的环境……

这里的一切都被他毁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风雪中,藏着一个女人的狂笑声。

郑南站起身来。

以他为中心,四周大概五米左右,忽然变得干干净净。只见,那些堆得很高的积雪,突然被镇到了一边。不可抗的。

郑南惊讶于自己能做到这样的事。他虽然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却仍是抬起手,将自己的身上各处能看见的地方,都打量了一遍。

他的指甲很尖,手上、以及很多地方的血管都清晰可见,血色呈现出黑红色。

稍稍一抬手,在周围晃一晃,这些风雪就好像怕他一样,会躲开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隐藏在风雪中癫狂的笑声,从未停止。

“我……”也许是由于太悲伤了,郑南发现自己竟然感受不到悲伤。想哭却也哭不出声,那种感觉闷闷的,很难受“果然不是人类……么……”

“给我!把你的力量统统给我!!”风雪中的那个女人尖声斥责着:“统统给我!!!”

紧接着!

地上的藤蔓又冒了出来,它们攀爬到四周的树干上,发了疯一般地生长。就像是病毒一般,被它们碰到的所有生物,都被吸走了体内的能量,瞬间枯萎。包括这些藤蔓所碰到的雪,也会变得干净洁白,就像它们还在天空飘荡时一样,一尘不染。

“给我!给我!!都给我!!!”那个女人还在叫嚣着,仿佛饥饿的野兽一般,一刻也不肯消停。

皱眉。

郑南感到很烦。他发觉那些风雪似乎会躲着他,于是他便五指张开,尝试着朝前方猛挥了一下右臂。

四周的风雪消停了。

前面的路被打开了,堆积在那里的雪被弹开,出现了一条路。

随后,只见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女人,不偏不倚地正好掉在郑南面前的路中间。这个女人的模样十分丑陋,左脸上有一块很大很明显的黑斑。然而,这块黑斑还在不断地扩张着。

从她一落地开始,那些细小乌黑的藤蔓,便像是找到了妈妈一般,缠绕在她的脚旁。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她脸上的黑斑才开始不断扩大。

那些……藤蔓……

郑南好像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你!”他刚想往前走一步,却心脏猛得一刺!

一瞬间的疼痛,让他难受的无法行动。他捂住自己的胸口。

脚下忽然一绊。

郑南这才发现,有一根十分细小的藤蔓,此刻就贴在他的脚上。而另一头,那个女人脸上的黑斑也变得愈来愈恐怖……

郑南就像是踩虫子一样,踩过之后,还拈了拈那根藤蔓。

却没想到在这么做完之后,那个女人愤怒地瞪了他一眼,竟立马飞身扑了过来。一个来不及躲开,他又被女人扑倒在地。

藤蔓也再次回了他的身上。它们迅速地缠绕着,由于这些藤蔓本身太过于细小,而数量也确实惊人,所以郑南很难甩开。

不过,凑得这么近。他倒是看清了她的样子。

她的眼睛很好看,但是没有眼珠,白白的仿佛看透了一切,也仿佛能够看到你。她的长相虽然不会太过于惊人,但其实是十分好看的那一种。只是那原本干净小巧的脸上,正在逐渐被一块难看的黑斑所覆盖。

他怎么会不认识她呢?

这分明……是自己的画作啊……

“给我,全都给我,你的力量,你的……”可是她却早已不是画中那娴静温婉的模样,她狰狞着,癫狂着,看起来恶心而又丑陋。

一把将她推开。

郑南拿出一个方盒,一打开盒子,沉睡在里面那青色的火焰,便兴奋的燃烧了起来。接着,一大团青色火焰,化作一个个“小伞兵”从盒子里跳了出来。它们就像是被关了太久的恶犬,一但出了牢笼,便迫不及待地放飞自我,愉悦而又奔放,它们跳到了女人的身上,贪婪的吸允着她身上的每一寸,直到将其完全吞没,才意犹未尽的分散出精力去吞噬别的——

“啊——”女人惨叫着,却仍是不肯放弃想要扑到郑南身上“啊啊啊啊啊!!”

她试图往前一步。

郑南就退后两步。

她艰难地往前爬一点点……

郑南就朝后退一点点……

直到她全然没有力气,贪婪的双眼死死地瞪着郑南,直到化为灰烬也绝不肯闭上双眼!

死不瞑目!

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失误。却没想到,只不过是一次失误而已,竟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影响。

“我……”他两眼冷漠地望着地上那摊火,安静地听着女人的惨叫声,冷冷道:“果然是不祥的吧……”

雪停了。风也停了。天开始放晴。

那团小火焰逐渐蔓延,将地上的雪都烧成了灰烬。

不仅那个女人最后烧成了一堆灰,就连地面上那些积雪在烧完之后,也不是水,而是灰。

这些纸灰飘散在空中,零零碎碎,浮浮沉沉——

郑南看着他们,直感觉自己心情复杂。

他无法放下自己手中的笔,因为他是如此热爱描绘这一切。可他却不得不放下自己手中的笔,因为那支笔——

燃烧的焦味在鼻息间徘徊。六月是个充满夏日气息的炎热季节。

郑南站在荒芜之中。

青色的烈焰不断的高涨,正在吞天灭地的它们,仿佛要将这世间的一切都送入地狱。

他不得不放下自己手中的笔,因为那支笔,会招致黑暗,带来毁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