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誓不成仙

更新时间:2020-02-14 12:38:08

誓不成仙 连载中

誓不成仙

来源:落初 作者:白衣送旧 分类:仙侠 主角:雷泽君修仙 人气:

完结小说《誓不成仙》是白衣送旧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雷泽君修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墨语录》简约版  第一条  走自己的断桥,让许仙跳湖去吧!  第三条  养一条狗,携一两个朋友,煮上一尊清酿,与明月清风里小醉,人生快意,不过如此。  第一百条  终此一生,无论是一千年、一万年,我也不会成仙.  我的爱,我的恨,都在人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经有一个江湖方士,唬人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半闭着眼睛,从细缝里瞅着客户惶恐不安的神情,硬是靠牙缝里挤出牙疼一般抽搐的声音:

“唉……要知道人的名字就能注定一生富贵还是穷苦!”

光是一个叹息就能搅得人心神不定,再加上涉及了祖宗家法管理的名字改正权,更让不识大字的穷苦农民觉得万物凋零,生命无趣,世界上所有的神灵都抛弃了自己,从古到今,似乎全部的不幸都要马上成堆成堆的缠上自己。于是乎,鸡鸭、鱼肉、家产、粮食……一切都可以抛弃,换的孩子下一个富裕的生活空间。

白素贞虽然不在乎明里乾坤,也不清楚这个异世界存不存在伟大的命运女神之类的东东,但是出于对原著女主角懦弱花痴的痛恨和鄙夷,她还是自我安慰的认为,新的名字代表新的开始。从此,白墨这个颠倒黑白的化名正式出炉。

令人扼腕的是,当白墨想要依靠娃娃脸这一招牌摆个算命的摊子赚点外快的时候,运气却从名字更改后彻底背离了她。街头小巷行走来往的人无不对一个不足半人高的小娃娃侧目,看到她使劲板着脸,想要显出严肃的脸色,却扭曲了清秀的五官。立马有几个好心的大妈摆着憨厚的笑脸说道:“小娃子,莫不是牙疼!啧啧,肯定是糖糕吃得太多。让你娘试试偏方……”

三五乘除,绕的白墨彻底漏气。

摊子旁边的几个耍大刀的人倒是接着她搞怪的风光,生意越发兴隆。人群里一层外一层,圈的密密实实。白墨坐在椅子上摇晃着沾不到地面的两条短腿,荡出一层层无骨头的波浪,她有气无力的叫唤几声,“号外号外,天机老人家隔壁邻居的外甥女的妹妹的邻居的外甥女的妹妹,到此地一游,凡有忧愁,一两半卦。欢迎惠顾。”

好饿啊!白墨听到自己肚子里响起的奏鸣曲,苦着脸,唉,来了凡间果然不好,一个不克制,就恢复了以前暴饮暴食的习惯。好端端的辟谷的美德半个时辰不到就被罪恶的零食打破了。果然是,从不吃到吃容易,从吃到不吃难!

我不会成为第一个被食物馋死的妖怪吧!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眼睛盯住不远处包子店快要出炉的菜包,口中潮水澎湃。好香好香!她都快忘记了,凡间烟火是如何的诱人。

“十卦九不准?这是什么招牌?”

一只手在白墨痴迷的视线里摇晃来摇晃去,白墨也随着躲避去躲避来,死死不肯放弃对于孕育中菜包的意Yin。

“姑娘,姑娘!我要算命!”

哪来多事的爪子!不要挡着我!你还摇!白墨饿得神志不清,裂开嘴,张大了健康雪白的一口好牙,毫不犹豫的咬上去,死猪蹄,你还动!她口中暗藏的几颗尖牙出动,牢牢的扎进了对方的肉里。

很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灌进白墨的嘴里,换回了她的神智。眼前,一张苍白的扭曲的脸正痛苦的对着她。“痛……你难道是……属狗的吗?”

呀,她还以为是脱了水的猪蹄呢,饿昏头了,竟然咬到一个小姑娘!白墨慌忙张嘴放爪子,发现小姑娘的手已经被戳出两个血淋漓的空洞,一看就知道是极其锋利的兽牙所致。白墨尴尬的绕绕后脑勺,看到对方摇摇欲坠的样子,很过意不去。

看起来,应该很疼吧!竟然一声不吭,还真倔强!不过看来我的蛇牙一点都没有退化嘛!

她偷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瓷瓶,用小拇指挑了黄豆大小的秦绿色药膏,胡乱的抹在伤口上。同时用另一只手盖住小姑娘发红的双眼,默念几句咒语,伴随着体内仙力流逝,很快,小姑娘的手背恢复了一片白皙。一点痕迹也不曾留下。

“那个马有失蹄,人有失口。我刚刚饿死了,结果一个不小心……哈……哈……哈,现在没事了。”白墨皱着眉毛扮可怜,肚子也恰到好处的发出叽里咕噜的响声,像是在回应她说的话。

遭受不幸的顾客十分大度,或者说神经大条,一看到自己奇迹般复原的手,立刻兴奋的凑近问,“你用的是什么药?真神奇。抹一下就好了。能不能卖给我?价钱多少我都出的起。”

现在的小孩都是钱堆里生出来的吗?话说的真是太拽了!白墨酸溜溜的想,还好自己做了个半妖半仙,对于普通的尘世***根本不再考虑之内。要不然,肯定会心理不平衡,变成问题少女。

她看着眼前这个带着面纱的小姑娘毫不在乎的,掏出一只金光闪烁的**,喉咙里立马有些干渴。这能买多少个包子?她又瞅瞅正在熄火的卖包子的老头儿,觉得香味越来越浓郁,肚子也越来越饿。奇怪,明明体内早就达到了元素平衡,对于凡间的食物没有任何需求,为什么她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最低需求。

小姑娘等得有些不耐烦,隔着一层薄薄的面纱,提高了嗓子道,“出个价钱吧!我用黄金买!”周围的人听到了吓一跳,一个十三岁大小的女孩子摆摊算命,现在出来一个也大不了多少女孩拿着金**砸人,如今的世道,都换做小孩子出风头了吗?

其中不乏一些市斤混混看到**,心里起了一些歹意,要是把这个有钱的小姑娘绑回去好好藏着,还不知道能榨出多少钱。指不定是哪家财神爷的明珠呢!白墨眼角瞟到几个闪动的身影,心思一转,就猜到这些龌龊无耻的家伙打得什么主意。她翻翻白眼,叹口气,对于这一群不自量力的笨蛋保持了最高敬意。

底子都不摸清楚就下手,也不怕咯着。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算了,就当做做好事,救你们几条小命吧!

白墨托着下巴,手里的瓷瓶不停摇晃,侧着脸站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问,“姑娘是什么人?竟然拿金子来砸人。也不怕人单力薄,万一被歹人看上了,那可就吃亏了。”她笑嘻嘻的盯着几个神情僵硬的混混,微微摇头,左手做了一个中指朝天的动作,气得对方一脸铁青。

面纱少女愣了一愣,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下一秒却沉静下来,听出了白墨口中的意味,眼睛很自然的在围过来的人群里转了一圈,所到之处众人皆避。她身上有着一股天生的高贵气势,压得普通百姓头都不敢抬。她回过头,掸了掸自己的衣角,抬起下巴昂着头,柔声细语,却是不见胆怯道,“我是什么人?你大可不必知道。不过我手中就有天下第一奇毒,七魂断肠毒。更何况,在新丰城,还没有人会想着和官府过不去,和朝廷过不去吧!”她冲着几个倒退的混混,说道,“我还不知道有人会想以身试法?不知道是勇气可嘉,还是不,知,死,活!”

啪啪啪!白墨很尽兴的鼓掌,同时把瓷瓶递上,很大度的挥手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好意思再收你的钱了。马马虎虎当作礼物,交个朋友嘛!”和官府有关系的人,还是不要随便得罪的好,更何况,她觉得这个小女孩真是对了胃口,有趣极了。

朋友?小姑娘愣了愣,看着白墨笑完的眼睛,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她不解的试探道,“这种奇药我从未见过,光是在京都云中,任何一家药堂出价,都不会低于四千两,要是进了皇宫大内的药名册,那么上万两黄金更是不在话下。你真的送给我,不收钱?”

白墨听到上万两黄金的时候,感到肚子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只是看到周围人炽热的目光,嘴巴像是有自我意识一般,提前在理智之前开口,“算了,不过一瓶家传药,虽然药方已经失传,但是宝物到了识货人的手上才有用处。在下白墨,字离秋。有个义兄,赵瑜。如今正在养病中。另有一犬,白玄。”

小姑娘才发现摊子的角落上匍匐着一只酣睡的小狗,不起眼的外貌和它的主人同出一辙。她轻微的笑声从面纱下传了出来,十分悦耳。“我叫耿雍,字云霄。”她顿了顿,低声道,“我是云南王的女儿,穆顺郡主。”

穆顺郡主?那个权倾一方、爱女如目的云南王最宠爱的穆顺郡主?白墨清晰的听到四周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像是突然有一只巨大的手掌抓住了众人的鼻息。她凉凉的看了看,那些胆大包天的小混混们走就逃得不知所踪。谣传有人曾经作诗调侃这位年幼的郡主,就被当时愤怒的云南王扔到了兽笼里喂了虎豹。

所以,一提到穆顺郡主,众人想到的是那一双双发绿的饥饿的虎豹眼。还有云南王狰狞的媲美狂狮的怒吼。不过三个呼吸,周围一帮看热闹的人群走的一干二净,空荡荡的街道上只剩下几片枯叶被风锤炼。

白墨痴傻的看着仿佛搞笑片的场景发生在自己身边,回过神极为懊恼的指着穆顺郡主,叫嚷道,“该死的,好不容易聚了一点人气,就被你吓走了!今天的银子又泡汤了。”

穆顺郡主看看左右,哼唧道,“怎么又成了我的错,刚刚说给你黄金,你还不要。现在怪到我头上来了。”

“我哪里知道你是什么郡主?明明聚了人气,指不定今天能分到三成收入,现在可好,连生财的工具都被你吓跑了!靠!我还真倒霉!”

“你不是算卦的吗?”

白墨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她,瘪瘪嘴巴,收拾租借来的桌椅,“算卦?这个小地方,谁那么闲找个小孩算卦?我是和旁边耍杂技的一伙人合作,我招来人气,他们想办法哄出钱来。人越多,我的分成越多。”她哀怨的拧着穆顺郡主的面纱,试图刺穿她,挑起对方的内疚心理,“结果难得配合你演一场戏,竟然把老本都赔了进去。真是太倒霉了!”

果然,穆顺郡主的语调有些不自然,“我,我不知道你是在赚钱……”

宾果!白墨微微低下头,不让对方看到自己得逞的笑容,抬起的时候,恢复了无奈愤恨的表情,无力摇摇手,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加的委屈,“算了,可惜我义兄了,今天买药的钱都没有到手。都躺在床上快一个月了,结果我……我真是太无能了……”

白墨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哽咽,但是穆顺郡主再仔细倾听的时候,又觉得更像是被压抑了的平静海浪,她想了想,很配合的走进对方的陷阱里,“那个……白……”

“白墨,你可以叫我白离秋。”白墨快速借口,心里紧张的念叨,接下去,接下去说!快点快点,发挥你的同情心,小姑娘。

“好吧!离秋,既然你肯交我这个朋友,能让我来帮帮你吗?”穆顺郡主话一出口,就看到白墨背过脸,低垂的肩膀有些颤抖,似乎在哭泣,又像是在忍耐心里的怒气,“我们不是乞丐,郡主,你不能用钱来侮辱我。”

白墨背对着天真的小郡主,笑得心花怒放,嘴里不忘记装出一副痛苦受伤的口气,小郡主,我不介意你用钱砸死我!她心里快速的算计着需要用钱的数目,想到对方财大气粗的身份,很自然得把每一项都提高了百分之五十,遇到肥壮的猎物,该出手时就出手,免得将来为一时的怜悯而懊悔!

穆顺郡主慌忙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帮你。我……我从来没有过朋友。”她的声音渐渐放低,然后悄不可闻。白墨努力挤出几滴眼泪,偷偷的把辣椒油倒到地上毁尸灭迹,然后赤红着双眼,做出拼命忍住激动情绪的神情,用力的抓住小郡主绵软的玉手,牢牢的揪住了未来一段时间的衣食小父母,用恰到好处的沙哑的声音道,“谢谢。真的,谢谢你。”

她咬住下唇,让一滴泪流过脸颊,然后高高的扬起额头,深吸一口气,重重的像一朵寒风里颤抖的花破碎的开放,笑出一个令人爱恋的笑脸。她的手很诚恳的传递过来小郡主内心的激动,以及那奔涌着的被她所感动的感激之情。

白墨感慨的看着小郡主的面纱,略有些遗憾的想到,“要是没有这层面纱,自己的这场表演一定会尽善尽美。奥斯卡一定是为我创立的!”

而长处深宫天Xing单纯的穆顺郡主却激动不已的看着白墨的眼睛,念念道,我终于有了一个朋友,一个不是父王指定的朋友。而且,一个秉Xing纯良、视钱财如粪土的好女孩。她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人。

朋友?白墨笑得更加甜美,两个酒窝盈盈展现,朋友,就是需要的时候哪来利用的,关键的时候拿来出卖的,穷困的时候拿来骗钱的!

小郡主,我也不想欺骗你幼小的心灵,可是偏偏你撞上来了!那么,就拿钱消灾,救苦救难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