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羁

更新时间:2020-09-14 05:24:04

仙羁 已完结

仙羁

来源:落初 作者:辟寒 分类:仙侠 主角:萧呈师尊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仙羁》是辟寒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呈师尊,书中主要讲述了:无意中闯入仙宗的少女,深深陷入十四年前的一段旧事,这一切是冥冥之中的天意,还只是纯粹的巧合?  大条的神经,乐观的心态,莫名拥有的神技,再加上几个忽冷忽热心意难明的俊俏男子,能否让叶沧沧在这云荒之上演出一段精彩的好戏?!  (感谢堂堂唐少友情提供的封面!唐少威武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在摩城小镇,叶沧沧与辟寒一道,历尽几番波折,终于将周敏安毫发无伤的交与周家护卫,然后与后者告辞,不打不相识的两人就此分道扬镳。

此一行,虽然时日不多,但是给叶沧沧带来的感触却是良多。而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她终于察觉到自身功力的不足。

虽说几次三番都能将杀手们制服,却只是胜在反应迅捷,暗器精准,外加逃生为主进攻为辅的“移魂步法”,才堪堪占据上风。

但论起真材实料,叶沧沧就真的差得太远,内力不足,剑技不精,江湖阅历几乎为零,倘若不是自己机灵,加之有那么一丁点运气,恐怕周敏安那个小家伙跟着自己肯定是要多吃更多的苦头!

叶沧沧在独自悠然回谷的途中,再次想到两天前与辟寒的那场较量,不禁咬牙恨声道:“不就是稍胜一筹么!何必趾高气昂!等我回谷随师父刻苦认真地练上一年‘缤纷剑法’,到时候再去收拾你!”

原来,敢情那场比试,到底是她输了呵。难怪心中愤愤然,这才破天荒的励志要勤学苦练。

不过,此次出谷也令她长了许多见识,至少懂得了江湖凶险,人心叵测。不再像从前一样认为什么事情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

说来也奇怪,当初一心一意想要出谷见识见识外面的花花世界,等到真的置身其中了,心底却又由衷的怀念起谷中的悠然时光,那些与师父师姐相依相守的日子。

呃,尽管师父总是斥责她偷懒不用功、尽管三师姐总是将她抛入冰冷的潭水中、尽管二师姐总是看她的笑话、尽管大师姐终日只顾弹琴,一天也同她讲不到三句话……

因为心中有了挂念,回程的路途便显得格外的漫长。

又经过了两天的行程,叶沧沧终于在一个斜阳西下的黄昏,来到了进入山谷的唯一入口处。

此刻,映入在眼帘的景物是那般熟悉而温馨,虽然似乎有那么一丝异样,但也足以令她一扫疲惫之态,神采飞扬起来。

“师父!师姐!我叶沧沧又回来啦!”叶沧沧兴奋地大叫一声,双臂展开,激动地在空地上转了一个圈。

殊不料,就是这转起来的一个圈,忽然令她察觉到异样之处何在——原来,苏樱师父一直设在山谷入口的“乱石阵”竟不知何时被人给毁了!

石堆早已不在,只有零星的石块四处散落。

这是怎么回事?叶沧沧蓦地愣在原地。师父的“乱石阵”在此处至少摆设了十四年,其间迷惑了无数外人,这才将这个空谷守了这么多年。

可是、可是!今儿怎么就没了呢!

叶沧沧怔怔的呆立原地,忽的一个不详的念头如闪电般划过脑海,令她生生打了个激灵。难道、竟是有歹人硬闯了进去么!

一念及此,她再也站不住,立时向谷内点足疾奔而去。

此时的谷中安静的可怕,偶尔有山风穿过,将树梢吹得“哗哗”作响,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其他响动,竟是连鸟雀的叫声都没有。

在穿过那片绿意盎然的竹林时,叶沧沧的眼角忽的瞥到一处不同的景象,那竹林深处的一片竹子竟然不知何故乱七八糟的折了一地。于是,她方向一转,朝那里扑了过去。

来到跟前,叶沧沧皱眉观察着,那些东倒西歪的竹子全部是从中间折断,似乎是被什么重物凌空撞击而致。

忽的,一个并不属于竹林的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俯身将其拾起,放进鼻尖处细看,却由于距离太远,反而看不清楚,只能瞧见自己的右手正在难以抑制的颤抖!

其实不用细看,叶沧沧也认得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根古琴的琴弦。是大师姐苏如墨视若生命的古琴上的琴弦。

此琴乃大师姐心爱之物,平素总是琴不离身。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竟令她生生勒断了琴弦!

仓促间抬头四处观望,看到不远处有一架破损的古琴,琴身已然一分为二!叶沧沧心里一紧,只觉脚如灌铅,缓缓朝古琴走了过去,刚要俯身将琴捡起,眼角却忽地瞥见一块巨石后面躺着一个人。

只一眼,便令她的心猛地一缩,蓦地感到呼吸有些困难。然后,一股细小的刺痛感从胸腔内缓缓传出,而左肩胛处早已结痂的旧伤又开始隐隐作痛。

叶沧沧捏着琴弦的手指蓦地收紧,大叫一声:“师姐!”,然后冲了过去。

此时的苏如墨面色惨白的侧躺在地上,双眼闭合,嘴角一股黑血已然干涸。而她心爱的古琴,就断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叶沧沧双膝几乎一软,上前一把将她抱入怀中,用力的摇晃着,大声的唤道:“师姐!如墨师姐!醒醒啊!”

然而,苏如墨此时冰凉僵硬的身体残酷的告诉她,师姐再也不会回应了。

“师姐!”又惊又痛的叶沧沧仰天大叫一声,然后不敢接受般闭了闭眼。岂料,就是这闭眼的一个瞬息,她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她清晰地看到,大师姐如平常般在翠竹下盘坐抚琴,只是琴声是少见的尖锐激昂,脸上总是淡然的神情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紧张与焦虑,还有…恐惧!

刺动耳膜的琴声继续着,大师姐身前却似乎涌现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一步步的搅乱她的心神,攻克她的抵抗。忽然,一声“铮”响,一根琴弦应声而断,同时,她一口鲜血喷出。紧接着,身体被那股看不见的力量猛地斜抛了出去,撞上了一大片翠竹。

叶沧沧双眸一动,霍然睁眼!

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何像是亲见大师姐遇敌一般,难道是自己的想象么?可是,那个敌人又是谁?想象中,只能看到大师姐的正面,却丝毫看不见那个敌人的模样。

怎么办?怎么办?大师姐死了!叶沧沧的心里悲痛至极,忽的,她想到什么似一跃而起,脚下“魂移步法”顿时施展到极致,奋力朝竹屋奔去!

既然大师姐不幸遇害了,那师父呢?二师姐与三师姐呢?老天保佑,你们可千万不要出事!

叶沧沧一边发足狂奔,一边在心中祈求道。

然而,当她狂奔到离竹屋还有两丈之距时,眼前的一幕将她的侥幸瞬间浇灭。

目眦欲裂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叶沧沧凄厉绝望的叫了一声“师父”,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然后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面前的景状一片狼藉惨厉,竹屋前、苗圃里,四处都留下了激烈打斗过后的痕迹,到处都是早已干涸的鲜血淋漓。

被掀翻的石桌旁,有一柄断剑,不远处,一只水红的轻纱被绞成了数段,上面透着斑斑血迹。二师姐苏如云与三师姐苏蔚蓝分别倒在一边,嘴角处,衣襟上,都是鲜血点点。

而竹屋前,一片被烧地漆黑的空地上状况更为惨烈,一道令人惊悚的宽大血痕一直从竹壁上拖到地上,极为可怖。而那一贯带着温和笑颜的师父苏樱斜靠在竹壁上,身上体无完肤,伤痕累累,最为可怖的是,在她胸前有一道巨大的创伤,几乎将她整个胸膛撕裂开来。大量的黑血涌出,将她身上的素净衣服染得变了颜色。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叶沧沧心中大恸,忍不住仰天大呼。

她痛苦的闭了闭眼,再不忍看眼前让她浮想翩翩的惨况。

令人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在她眼眸阖上的一瞬间,刚才看到的那些画面一幕幕的在眼前闪过,然后,脑海中又出现了一幕新的画面。

这是师徒三人御敌的惨烈画面。

二师姐苏如云与三师姐苏蔚蓝联手抵御一人,却仍是敌我实力悬殊,只看到她二人在对方的猛攻之下节节败退,渐渐招架不住之际,对方猛然发力,一举震断了佩剑,又立时绞断水袖。接下来,失去武器的两人分别被一掌拍得飞了出去,口中喷出的鲜血便是在此时洒了很长一段距离。

同一时刻,正在竹屋前将“缤纷剑法”舞到极致的师父苏樱满身都是剑痕,从伤口处渗出的血迹竟然将素色的衣服都染变了颜色。

此时的苏樱神情狠厉,决绝,似乎回到了少年时的锋芒毕露,只是一对美眸里却隐隐流露出绝望的神情。渐渐地,她挥出的剑芒慢慢弱了下来。

就在这时,从斜对面刺过来一柄乌黑的长剑,以惊人的速度与力道贯穿了苏樱的整个胸腔,将她钉在了竹屋之上。然后,一只手腕处纹了一个细小黑色闪电标记的右手猛地将剑拔出,苏樱整个人立时委顿在地,身后拖了长长的血迹!

“不!”惨厉的景况如亲见般在脑海翻腾,叶沧沧终于承受不住,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她凄厉的叫声在空荡荡的山谷上空盘旋着,直冲云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