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永一之歌

更新时间:2020-11-21 05:57:17

永一之歌 连载中

永一之歌

来源:落初 作者:青阳散人 分类:仙侠 主角:张阳明白 人气:

《永一之歌》为青阳散人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张阳,一个末法时代的修行人,继承前修真文明的遗赠,带领至公文明走上修真之路。一路上无数人跪求:“大神,带带我吧!”张阳:“你是主角,我送你个世界咋样!”“你是配角,我送你件混元灵宝吧!”“你……送个基地!”“啊……”张阳大吼,“我忙不过来了!干脆每人送个系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阳一听,问道:“是九九之数吗?九九八十一年。己经养足了”

刘老汉听了想了下,“是养足了,一直养着成习惯了。平时也没大放心上。你今天问,才想起来,刚才才仔细算了时间。从今天开始就可以停火,等灶火凉了再取,到时我叫你一起来。”

“那好,刘老爷子你早些歇着去吧,我去睡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村中响起一声声嘹亮的唢呐声,紧跟着锣鼓齐鸣,节奏喜气铿锵有力。张阳听不懂曲名,听了会,起床洗漱完,出门去看热闹去了。

跟在菜瓜几个小孩后面,张阳来到一家农家院子。院坝里左边摆了三十四桌酒席,右边用塑料搭了个篷子,篷子下筑了安放三口大铁锅的土灶,一口锅正蒸着三米高的大蒸笼,靠中间摆着案桌,摆满一碗碗肉,旁边几个水桶泡着粉条,木耳,香菇,蚕豆等。

再往里走是红砖青瓦的大房子,两排鼓、吹手端坐在正门两边吹打着。进门正屋摆着嫁妆。正屋右门是新娘的梳妆屋,左门是吃酒的礼局。

己经有人在挂礼,挂完礼在左屋互相交谈坐等开席。

把菜瓜喊来,一起随礼三百。打开礼局回的礼袋看了看,递给菜瓜。吩咐道:“烟拿回家给你爸吃,瓜子糖果你吃。别乱跑,等会带你坐席。”

……

等吃完回小屋,正准备睡下时,父亲打来电话,交谈了几分钟。挂了电话,张阳吃酒带着的喜悦渐渐的淡了下来。想着新郎成家时的喜悦,新郎父母的开怀,亲友齐贺的热闹。再想起自己,两相对比,一股孤寂的感觉滋生……良久才释然一笑,“我自行我道。”张阳心中坚定。

也不睡了,张阳闭目养神。内景再现……

张阳醒来,决定去洞中再探。正想去跟刘老汉打声招呼,不吃早饭了。不想刘老汉却自己过来,还带了一件大纸箱。张阳一看单,是宝贝网订购的东西。决定好好准备,再去探察山洞山谷。便顺道跟刘老汉去吃饭。

再次来到山洞,又发现了两处蝠糞芝,张阳心思不在采药,用夜光笔在小本上记下,继续前行。

遗洞空空荡荡,张阳来到大厅,在大厅中摆下一个草垫,草垫内里塞了一层香露草清香怡人。盘坐在草垫上,微微闭上眼睛,陷入似睡非睡,眼前景象再现,一个个符号各自运转变化,飞向视界中心,一扇门先出现,然后是墙壁最后形成一个大厅,然后空荡荡的大厅出现一些光点,光点漂浮游荡互不相涉。

看着这门,这大厅,与身处大厅全无二致,只是不知光点是何物,为何大厅中无对应事物。既然厅中再没有发现。张阳打算看看门后有什么东西。正想着,那门自动打开,视界随之移动,进入门里。

门里是条甬道,密密麻麻的光点弥散游荡甬道中。顺着甬道继续向前,然后是洞口。到了平台,终于发现在平台上睡着一条看门狗,一条链子拴在栏杆上。

狗如此完美让人喜爱,张阳忍不住想要摸摸这狗头。立刻这狗睁开眼晴,双目中凶厉直冲张阳而来,张阳还来不及反应,这狗立即双眼含满惊喜,站起吐舌摇尾,一副讨好主人的模样。汪汪呜呜叫个不停,似在对张阳说些什么。张阳听不明白,不知所措,那狗越发叫个不停,蹦蹦跳跳,更加急切。

张阳思考半晌,不甚明了。继续向里而去,身后小狗叫声充满失落,伤心。

下了平台,满山谷花草树木沉浸在光点的海洋中,谷中鸟兽虫介各自生机昂然,自在活泼。山谷一会儿就逛完,在谷南面发现了狼群正在捕猎。靠中间只发现一片建筑残留物。一个还算完好的柱子孤零零的站立着。

探遍整个遗迹,除了一只狗。再没有能发现张阳的动物。张阳确实有些失望,往回行去。路过小狗处,小狗还在眼巴巴的望着山谷。见着张阳出来,又叫又跳。牵只狗回去也好,总算不是白费力气。可孤零零一个视界,又如何作用在链子上牵走狗!

视界绕着狗链移动,忽然发现视界竟能透入链子,看到链子的细微结构。原来这链子是由无数极小的珠子构成,珠子透明,能看到里面多少不一的光点,光点之间有光丝联着,光丝各各颜色不一,不停的变幻色彩,一些光丝透出珠子进入另一个珠子中联着一些光点。

视界凑近,光点放大渐渐如雾朦胧,一圈圈光纹从光点中心扩散出来,继续移动视界,穿过雾层,是一片空寂的黑暗。无光无音,一切皆虚无。这时,视界似乎受到冲击,开始抖动,越往里,抖动越是历害,等到视界开始扭曲时,怕视界损坏,张阳开始后退。

后退极为迅速,似是一瞬间,又出现了链子外面。

那狗仍在继续蹦跳叫着。张阳无可奈何,视界向小狗冲去,欲穿透小狗。无奈有层无形障碍挡住。只好作罢。寻思着继续呆着也没法,干脆出去。

推开大门,只觉一股拉扯之力袭来,猝不及防下,已经清醒过来,睁开了眼。视界己经不见,大厅中一片黑暗,再推开门,甬道里也不见光点了。来到平台,没有小狗,拴狗链的栏杆也同其它桂杆一样,并无二致。望向山谷,树木花草鸟兽虫介与视界中一般无二。

张阳试了试栏杆的强度,系绳而下。全副武装,执双节棍打草木开路,往谷中遗迹走去。一路无惊无险,到达遗迹。景况与视界中一般无二,来到立柱跟前,细细打量着,上面纹饰己经风化断续。

围着柱子转到一边,忽见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张阳陡的后退几步,手中舞着双节棍,心惊汗粟,凝神屏息,盯向那人,那人一动不动,慢慢逼进,却是一个不知何种材质塑成的栩栩如生的男子像,这却不是视界中拥有的。

这石像面目普通,抬头望着前方,似怀念,似遗憾,似欣慰,似喜悦,似痛苦,似漠然,无数情感包含在凝视的双目之中。张阳心道:“这真是雕像吗?那神情,那衣饰,那发丝……怎么看都是一个活生生的凝视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