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江湖不乱

更新时间:2021-01-11 05:58:23

江湖不乱 连载中

江湖不乱

来源:落初 作者:宋氏四少 分类:仙侠 主角:宾客刘青云 人气:

《江湖不乱》由网络作家宋氏四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宾客刘青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武林盟主暴毙,江湖群龙无首。王朝风雨飘摇,覆灭在即。天上仙人不临世间,九州百姓流离失所。谁能执牛耳,平动乱,御蛮夷?一家开在荒郊野外的黑店,一次无心之举竟改变了江湖与庙堂未来百年的格局。少年生来有飞剑而至,束发之年誓言要“脚踏九州大地,肩抗武道大鼎”!这是高人辈出的江湖,也是底层小人物挣扎求生的江湖。江湖人只管江湖事,庙堂权术仅用于庙堂。江湖不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剑庐建在的这个山洞有些闷热,宋逸安将自己的长衫解开了几颗扣子,又把袖子挽起来后,才开始正儿八经进山洞闲逛起来。

即便这样,刚走了一会儿也是汗流浃背。

剑庐内的铁匠大多都是****着上身,可以清晰看到他们每次挥动手中的铁锤,击打那烧的颜色赤红的雏剑时,厚实有力的胳膊就鼓起高高的肌肉,充满了野Xing且爆炸的力量。

宋炉四周皆是铁匠在敲打雏剑,这是铸剑过程最简单的步骤,不需要什么太过高明的技巧,只是一味地敲打就可。铸剑最难的是后期精细雕琢,最重要的当然是铸剑材料的比例。而这两样工作都由一个人完成——铸剑师。

当然,有的铸剑师也会充当铁匠的角色,毕竟每一把他们铸造的宝剑都宛如是自己的孩子一般,自然是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

宋家的铸剑师都是世代传承,学的都是宋家的不世铸剑术。从他们宣誓自己要做宋家剑庐的铸剑师那一刻起,便注定了他们与他们的后代要对宋家世代为奴,一辈子都不能出宋家大门半步。

老死剑庐。

这是对于宋家铸剑师最大的赞美。

剑炉深处,有几座人为建造的房屋,依稀可以看见里面有人影闪动。那里便是铸剑师工作的地方。

宋家剑炉的小宗主径直走过巨大熔炉,穿过诸多铁匠,但他也没有走进那个铸剑师呆的屋子,而是来到了最后一个铁匠跟前。

这个铁匠也同其余铁匠一样,****着上身,正在专心,一下一下用力敲打着手中的雏剑。他看起来年龄不小,差不多有半百年纪,头上毛发本来就不多,而且参杂着许多白发。

宋逸安随意找了一条长凳坐下来,面对着那铁匠,双手托着下巴,默默看着铁匠打铁。

过了一会儿,这座剑炉值夜的管事过来,手里提了一壶茶水。

“小少爷,您怎么来这了?”这不过是没话找话,来的管事当然知道宋逸安之前经常来这。

宋逸安接过茶壶,连看都没看那人一眼,更没有言语,而是直接摆摆手,让管事退下。

能让来监察剑炉的,肯定都是在宋家剑炉地位辈分很高的成员,宋逸安如此行为,而且神色轻视,确有些目无尊长的嫌疑。

但那管事看到宋逸安摆手,便立刻慢步退了下去,脸上无一丝情绪变化。

在宋家呆了那么久,这名管事哪会不知道鼎鼎大名的宋飞剑的脾Xing?说实话他心中确有一丝不忿,但那又怎样,未来整个宋家剑炉都是眼前这主的,人家没有抽自己两嘴巴子嫌弃茶叶烂就谢天谢地了。

管事转身前抬头瞟了一眼宋逸安来找的这名铁匠,很普通,剑庐里的人都喊他老罗。这名铁匠老罗平日里也不大爱说话,Xing格虽然冷淡,但也不惹人厌。如果不是年龄大点,倒跟这整个剑炉的所有铁匠都毫无差别。

但管事心里却跟明镜似的,知道这名铁匠老罗绝非常人。且不说宋家这位小宗主常来寻他,单是宋家那位大宗主宋龙鸣每次来视察剑炉时,都要和这名铁匠闲聊几句。

管事不由想到自己初来宋家剑炉的情形,那时他还是年龄不到二十的小伙子,因为他的父亲是剑炉的铁匠,而且为宋家打了一辈子铁,算是剑炉的老人。他时常想自己的父亲在辈分上,或者在年龄上,也该算是宋家剑炉的老大哥了吧。可就在他第一次随自己的父亲来这剑炉时,他的父亲碰到这个罗铁匠,并称呼对方罗大哥……想到此,管事不觉惊出一声冷汗。

宋家剑炉历经千年,即使遭遇诸侯乱战时代都屹立不倒,肯定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底蕴。

管事在走出很远后,才敢扭头看了一眼宋逸安和那铁匠呆的地方,心中唏嘘不已。

……

宋逸安倒了两碗茶,也不喝,而是依旧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那罗姓铁匠。

那铁匠余光看到宋逸安如此,轻微叹口气,而后他停下手中动作。

宋逸安见此神情一喜,连忙端起一碗茶上前,道:“罗叔喝茶。”

铁匠老罗放下手中工具,接过茶碗,先是瞟了一眼宋逸安,而后才慢慢喝了一口茶,道:“你怎么不喝?”

“师父都没喝,我这当弟子的又怎么能先喝。”宋逸安脸上笑容灿烂。

铁匠老罗却微微蹙眉,“我不是你师父。”

若是外界有人听到这话,肯定眼珠子都要惊得掉下来了。这位罗姓铁匠究竟是何人?竟然拒绝了给宋家这位小祖宗当师父在外人看来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宋家剑庐的小宗主像是没听见铁匠的话,脸上笑容不减,他看着铁匠老罗喝下茶水后,才屁颠屁颠跑回去拿了另一碗大口喝了下去。

其实他早都渴得不行了,他哪里像这里的铁匠那般耐热。从他刚到这剑庐就大汗淋漓,尤其是又干等了铁匠老罗一会儿,喉咙都要快喷出火来了。只是事实也像他说的那样,师父不先喝茶,他又怎会去喝呢。

老罗放下手中的活,坐了下去。

宋逸安眼尖,看到老罗流汗不止,就欲起身去给老罗扇风降温,却被老罗用眼神示意制止了。

老罗叹口气,他真是有些服了这小子了。

“你可是未来剑庐的宗主,有点风范行不行?”老罗无奈道。

宋逸安嘿嘿一笑,挠了挠头,道:“在师父面前,做徒弟的要甚风范?“

也只有在老罗面前,他才表现的像个正常的十三岁的少年。

老罗也没力气去纠正自己不是宋逸安师父了,其实他挺同情宋家剑庐这位小宗主的。

大名鼎鼎的宋飞剑要让人同情?说句很俗的话,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来作甚?”老罗闲聊。

宋逸安长长叹口气,俊秀的眉眼拧在了一起,“睡不着啊,发愁。”

老罗端起茶碗,听到宋逸安这话后手停在了半空,揶揄道:“你有甚可愁的?”

“唉……”宋逸安愁眉苦脸,“罗叔你知道我不想当这个家主的,太累……”

老罗嘴唇动了动,但是忍住了要说的话。

“但是我不当却不行,我哥上了武当,终生不得返俗世,而宋家百年的基业又不能断,剑庐千年的传承不能丢,我爹和我娘的希望更不能落空,我不站出来又该怎么办……“

“我不管世人怎么看我,说我是宋家剑庐的小宗主也好,剑仙谶语里传说的那个人也罢,我可以装,装的冷漠待人,孤傲于世,可那样就是,太累……“

“长生宗今天来信了,又提了那件事,徐钟晚到底什么样子我都快记不得了,只记得当时乖巧得很,如今八年过去了,谁知道成了甚模样……”

”朝廷催得紧,而马上也到时候了。十三年前我爹还可以将我哥送上武当搪塞过去,如今我贵为宋飞剑,剑庐这几年又是这般强势,朝廷会再次让步?罗叔你说这么多烦心事,我哪能睡得着!“

少年说着说着声音慢慢变小,最后甚至是没了声响,独自一人蜷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看不见此时他脸上的神色。

对于此,铁匠老罗也只能是默默叹气。这小宗主以前也是会经常过来跟自己发牢骚,只是今天发的牢骚有点多了。老罗看了一眼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的小宗主,心里那种同情的感情更加浓郁。

想来是由于时候快到了才会这样吧。

————

王阳一声不响来到宋龙鸣身前,道:“衣服做好了,您真要那么做?”

宋龙鸣微笑,语气柔和,“我毕竟是他们的父亲。”

王阳闻言眉头一皱,脸上浮现出一缕怒色,“五十年前那场****咱宋家剑炉都能安然无恙,如今即便他大明朱家做了中原之主又能怎样?江湖毕竟是江湖,不买朝廷的账又如何?”

宋龙鸣背过身,黯然摇摇头,心中无奈,“你真当他大明朝的东方‘武神’是吃素的?还有长安城大明寺里的那头畜牲,都是不好惹的主。小小东南行省三洲之地,总督萧索竟统领有八万禁军,这里头有什么深意你会不清楚?”

王阳欲言又止,脸色难看。

“衣服做的是什么样式,符不符合我的身份?”宋龙鸣忽然转变语气,略带笑意的说道。

王阳知道再怎么说也不会改变宋龙鸣的决定,于是似赌气般说道:“四爪金龙服,藩王级别。”

“哦……”宋龙鸣沉吟,幽幽自语,“还算凑合。”

四爪金龙再往上就是五爪金龙,那也是大明囯主穿的皇袍。

————

见宋家小宗主情绪如此低落,老罗于心不忍,道:“我听说你哥哥最近在武当,剑道修为又精进了不少。”

果然,一说到在武当磨砺剑道的宋宇轩,宋逸安便变脸似的脸上转阴为晴,兴致勃勃的看着老罗等着下文。

“你哥哥天生剑心,我一辈子也就见过一个人天赋要比他好些……”老罗眯着眼,似是陷入了回忆中,喃喃自语,“十三年前那个人刚出世,剑气便似要压满人间。”

宋逸安闻言不觉心想,十三年前我也恰好出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