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闻仙不可说

更新时间:2021-01-12 05:27:56

闻仙不可说 已完结

闻仙不可说

来源:落初 作者:妖辞栖迟 分类:仙侠 主角:白洛笙望舒 人气:

《闻仙不可说》作者:妖辞栖迟,仙侠类型小说,主角:白洛笙望舒,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曾经,有一个人,为了他,堕神成魔,覆灭六界,只为再见他一面,听他再唤一声止越。只是,“这一世三生情缠,终至尽头。这千万般爱恨恩怨,我从未后悔过,我只求,再无来生,再无来世,让我再也没有爱上你的可能。”有一个人,为了她,封心绝爱,毁灭九重紫霄,辗转六界千万年,只为寻回她,告诉她一句,止越,好好活下去。只是,“越儿,对不起,我不能拿天地作为赌注。你必须死。”这一场越过三生三世的亘古之恋,是“奕子修,我要你永生永世痛失所爱,万劫不复。”还是“九阙神君奕子修,神魂俱灭,身骨俱陨,只求止越复活!”?所谓爱恨,都已注定,在命轮中辗转扶摇,挣扎着,归于既定的结局。至少,还有我等你,带我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宰辅手上鲜血无数,自然记不得多年前为自己所害而伶仃孤苦的一双姐妹,便难得没有当场杀了她们,也要兼顾自己在这群无知乡民间的形象,才堪堪留她们一命,不过以他睚眦必报,这一点虚伪善心,也必然维持不了多久。

果然,不过数月,他上了奏折建议皇帝检验太子箭术,又假借射定靶难以凸显太子实力,理应采用动靶来检验,何况天牢中关押均是些穷凶极恶之徒,本就罪当处死,如此也算死得其所。

自己也是夺嫡中踩了无数人鲜血上位的皇帝思忖一番的确如此,便点了头,命户部加紧赶出一个围墙高达丈余的猎场,防止“猎物”逃逸,那些日子所有工匠日夜赶工,为太子锻造弓箭,以及加铸手铐脚镣等等以备万一。

故地故人,业已长大的白梨抱着年幼的妹妹,却仍是当年小小的模样蜷缩着发抖,明明自己声音也是颤抖得不忍卒闻,却仍是拼命咬着唇抚着妹妹的头发劝她不要怕,她们会活下去的。妹妹在她怀里发着颤,眼睛瞪得大大的,却是不见分毫眼泪,早早苍茫一如狱外下了一夜的雪,冷去天地所有热气生机,只能痴痴重复一句会活下去的。

而她们都知道,这次,是活不下去了。

那些所谓的天潢贵胄,她们的生死只是他们无关紧要的游戏,甚至价值还及不上博卿一笑,多不甘心……不甘心……可有什么办法……

如果能活下去,无论如何都活下去……

她记得那一日,那群人如狼似虎涌进来,所过之处除了红色便什么都没有,那些对她笑过的人一个个倒下去,面上全是彻骨恐惧,淋漓的血迹在青石上宛然一幅凄厉狂草,点点胭脂色像是母亲从前含笑点在自己眉间的艳色,可如今,那胭脂血一寸寸覆盖在她的家里,将她熟悉的一切全部夺走。白梨泪流满面死死拽着母亲的手,杀手一剑削去母亲的头,他眼睁睁看着母亲一贯温柔优雅的容颜掉落在肮脏的血污里,身旁的侍女拼命哭叫夫人,而她只会痴呆般抱着母亲已经冰凉的手死也不放开,有个杀手不耐烦来扯她,她这才突兀歇斯底里叫起来,干脆一口咬在母亲手臂上,温热的血流进嘴里,呛得她连声咳嗽,却死也不松口,只会模糊想着,纵是死,也不离开母亲……

杀手眸中浮起戾气,一把扳过她的头按在地上血泊里,滚烫的泪落入冰凉的血,却暖不热那些她最亲最爱之人的血……她乍然松开嘴,哭声凄厉令人想起夜里的困兽:“娘!娘!”

她从来没有这样绝望。他们夺去了她的一切,她的父亲,她的娘亲……她全部曾有的幸福,与疼她爱她的家人,都被他们全部毁灭……只有满满的血,冰凉的血……

她身体剧烈抽搐着,胸中气血翻滚,汹涌怒浪头一浪一浪香没理智,咬着牙在那杀手的手下挣扎着转头去咬,咬死那些毁了她一切的恶魔,纵然不能,也可以死……死,多么美好而温暖,温柔的娘亲在那里等着抱起她为她梳起漂亮的发髻,还有父亲大笑着抱起她在空中旋转笑说梨儿又长大了父亲要抱不动了,Ru母笑着招呼她喂给她一勺一勺芙蓉羹,侍女姐姐偷偷招呼她来打秋千,其他几位姐姐笑着守在一旁等着接她……那样多的家人……还有什么好怕的,那才是如今她最渴望的归宿。

她多么渴望着死。

可是就在转过脸的一刹,她看到自己的妹妹,那样小的孩子,在血污里爬行,哭声都开始渐渐微弱,许是饿了,竟不顾一切开始****地上冰凉脏污的血,即使被冰德身子一颤,还是哭着接着舔,接着舔……

白梨定定看着那一幕,眼泪突然汹涌而出,她想起自己哭着跪在父亲脚下,父亲濒死的唇都是紫色,被杀手划开的喉咙呼呼灌风,他呼吸里全是翻涌的血沫,却拼命撑着说:“活下去……梨儿……照应好漪儿……活下去……”

那双眼睛,至死不曾合上。

是,她答应了父亲的,照应好妹妹,好好活下去……她还有妹妹……她不能对父亲失约……父亲到时候不要她了怎么办……

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狠狠撞开那个杀手的手,连滚带爬扑过去狠狠抱住了妹妹牢牢护在怀里,疯了一般喃喃:“活下去……我们要活下去……”

如今到了这般境地,父亲……我们也算不辜负你所托了吧……

第二日,消息还是来了。

狱卒早早将天牢中犯人悉数押出,带好手铐脚镣,关在围场****皇家射猎。

可也就是那一日,因为幼年就陪着她颠沛流离缺衣少食而一贯体弱的妹妹在牢中突然染上风寒奄奄一息,不知幸抑不幸,白漪被留了下来。

可她还在重病,就算不用上猎场,呆在阴冷潮湿的牢里无人照应也会熬不过去,白梨扒着牢门死也不放手,被狱卒一根一根掰开手指,其中食指用力过猛被生生掰断,豁出白森森的骨来,还是被生生拉了出去。

躺在地上的白漪罕见没有哭,却是笑着说了一句:“姐姐,死在一起也不错。”

白梨恍惚看着妹妹安静的脸,咬着唇,始终没有哭出声来:“这样,也好。”

而此事中另一主要人物太子,也不得不提了,身在皇家,又有那样一个爹这样一个宰辅日夜熏陶,他居然也没有黑到骨子里而是难得颇为纯良实在无比难得。

总之太子倒还很有人情味,虽说无法违抗皇帝,但是他还是挣扎了一下,把箭头偷偷换成了木箭头,以免伤人,可惜此等间接的英雄救美太过间接,女主角白梨完全没感觉而且自此对太子恨入骨髓,而且奠定了太子后半生的虐恋情深与悲催入骨……真是要为悲哀的太子长叹一声了……

之后,白梨生命中另一重要人物出现了,那位男子有名钟回,是镇国将军钟隆独子,因为父亲战死沙场作为忠烈之后被接入宫中抚养,作为太子伴读,同样看不得此等事件,便与太子商量,太子不敢正面反对皇帝,但看在钟回父亲的份上,皇帝会答应钟回的请求,何况只是此等无关紧要之事,于是太子无比煎熬开了弓,为了防止多伤无辜,特意挑了入场以来便呆呆站着的白梨,捡了不会重伤的腿部射了一箭,此刻钟回也总算哄好了皇帝义正辞严救下女主角,扮了白脸配合着太子结束了彼此都无比煎熬的箭术考核,同时收获了白梨与太子好感并且在白梨心里把太子的好感彻底刷到了水平线下回不来了……望舒真是忍不住叹息一声,人家这才是人生赢家。

不论此时好感度如何,反正白梨与状元钟回的故事已经开始,太子开始了他这悲催的酱油男配的一生……

白梨在不自觉开展了钟回线后心满意足被放回天牢,且在钟回的帮助下得到了能和妹妹一起离开的承诺,兴奋地回到她们的牢房中找妹妹一起离开,又不幸发现,妹妹不见了……几近崩溃的白梨求了钟回查了所有猎场众人也没找到妹妹,一心以为定是太子早早射死了妹妹,皇家为他掩饰抹去了一切痕迹,白梨并不知钟回所做一切均出自太子授意,而妹妹失踪也着实与太子赵稹无关,认定是太子造的孽,本来因了太子换箭头事件好不容易提升到及格线挣扎的好感摇摇欲坠几番后果断飞流直下,彻底到达水平线下回天无术……望舒叹息,黑锅背得如此圆润,你也就认了吧,谁叫你是男配角。

后来,白梨在钟回帮助下出了宫,钟回本想着她一个女子孤身出宫毫无凭依会很难活下去,想着留她在宫中做个宫女好歹能活下去,但白梨恨极了太子与宰辅,连带着也恨极了宫廷,于是不顾一切出了宫想要报复太子与宰辅。

可复仇之计哪那么容易,何况她只是毫无武艺什么也不会的弱女子,还在牢里养出一身病,纵是做苦工都没人要,还总被觊觎她美貌的贼人惦记,走投无路,她被迫堕入了风尘进入了Chun风楼。

然后……剧情又奔向了悲惨录……

丢了妹妹,灭了家门,孑然一身的白梨辛酸地沦入风尘,在鸨母恶毒打骂之下艰难生存,又是五年艰辛,总算撑到了花魁大会,且铁了心要做这个花魁。

花魁大会当日,白梨方起身梳妆,一个跟她一同进入青楼的清倌人知晓她的故事很为她痛心,便劝她离开吃人不吐骨头的青楼,以她倾城容貌,找个富贵人家嫁了好好过完一生也未尝不可,何苦到这风尘中走一遭。

白梨却是尽态极妍地一笑,飞花几羽掠过她鬓角,缱绻落在她指尖,她缓缓握紧了那片飞花,仿佛握紧了自己的命运,话语软媚:“这样不好吗?我是花魁娘子,艳冠三十二里惊鸿坊,我大可以将那些可笑男人全部玩弄于鼓掌之间,叫他们甘心情愿做我的宿主,从他们身上源源不断的吸食金钱和血肉……等我有了足够的钱,我就可以报仇……我要他们,总有一日,也从那云端跌下来,尝到比我所受多几倍的痛楚!”。

那片飞花在她掌心被攥碎,只余血色般一痕红色,白梨久久看着那一点红,唇畔也勾起了同样娇艳的笑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