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家夫君是剑人

更新时间:2020-02-25 09:42:40

我家夫君是剑人 连载中

我家夫君是剑人

来源:落初 作者:一眼无空情 分类:玄幻 主角:羽曦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一眼无空情原创的玄幻小说《我家夫君是剑人》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羽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你师父是仙王,那你好厉害,不过教我修仙的可是三大神王之一,所以该揍还是要揍你的。”“什么?你有上好的仙品法宝送我,只求饶命?你知道我用的是什么?我用的可是宝剑,我会看上你这仙品法宝?”手握着三大神王之一化身成为的宝剑,她表示没有什么法宝是一剑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剑。“你把我当什么啦?”她正得意洋洋,暗自欣喜,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当然是夫君啦。”甚至都不用思考,本能反应就使她,双手抱剑,满脸呵护的抚摸剑身,怂的一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对,是左边。”

“你真厉害,你不知道五行八卦,它就是一个圆?你不能顺着它走,你要走直线,右边。”

羽溪一边出言说着,一边不断地讽刺着已经摸不着方向的羽曦。

羽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对于生活之类的知识一窍不通,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可以说是一个离开了别人的照顾,完全活不下去的一个人。但是对这些玄学类的知识,却因为痴迷于修仙,异常的精通。

羽曦身为一个21世纪的警员,从小自立自强,现实生活中可以说什么事情自己都会做,加上做警务人员这几年的历练,已经变得做事干练,什么都保持着一定的理性,并且正义之心浓郁。但是对于这些玄学之类的知识却真的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毕竟21世纪生活并不需要运用到这些知识。

“在骂,就你自己来走。”羽溪是一个大小姐,从小文静不爱动,吃不得苦头,就是路走多了都能让她崩溃,羽曦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才会这么出言威胁。

“又不是我要来的。”羽溪低咕了一句,明智的选择闭嘴。

七拐八拐,好不容易到达了内院,羽曦又犯难了,地方是找到了,但是怎么找到人呢?

“你知道他住哪里吗?”一个一个的找显然是不可能的,羽曦也只能问问土著人,看看有什么别的办法。

“我怎么知道?主卧虽然不可能,但别的都有可能啊!那些侧房可不下十个。”

“那就去侧房找!”羽曦说着就向左边走去。

“呃,我觉得应该是在右边。主卧坐北朝南,以左为尊,左边房间应该大一点,所以应该往我们右边走。”羽溪在羽曦走了好几步之后才开口说。

“那你不早说。”羽曦觉得羽溪绝对是故意的,报复自己,刚刚威胁她。

“你也没问呐!”好熟悉的话语,好熟悉的对话。羽曦脑海中回想的都是自己刚穿越来不久时闯祸的那些日子。那时的她也总是这样子说,只不过位置要对调一下,当时的羽曦可是把羽溪气的半死,这时却是自己被气个半死。

“你学坏了。”

“我也这样觉得。”

“你有病,得治!”

“你有药吗?我吃!”

羽曦觉得这家伙才是21世纪来的人……

凌雪别院之所以称之为凌雪别院,就是因为就是因为这个别院之中到处都种满了梨树。梨树花开之时,花瓣如雪,布满整个院子,就像凛冬飘雪覆盖大地一般。

此时虽然还不是梨花败落之时,但是院中的梨树也已经开始萌芽,结出了花骨朵,虽只是处于将开未开之际,但是却也开始泛白。

月光朦胧,照射在这些梨树枝上,满院的星星点点的梨花白。而这时,有一道人影,穿着一身黑衣,猫着腰,小心翼翼的穿梭于这些院落之间,此然虽然谨慎,但是却因为穿的衣服不对,显得特别的光明正大,一目了然。

找了三个小院之后,羽曦运气好的找到了当时的那个人。

怎么找到的?

其实还要得益于他说话的声音太过独特,也不是说那人的声音有什么特点,只不过是他的行径太过可恶,让羽曦一听之下就对他印象深刻。

人虽然已经找到了,只不过此时羽曦觉得自己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因为此时的房间之中,那个男的好像正在调戏她的师妹。

“要不我们还是走吧。”羽溪看着眼前戳开的窗户纸上面的画面,一脸的害羞,将声音压得极低,像蚊子似的低不可闻。

“都是要嫁人的人啦!学点经验也是好的。”羽曦也压低声音开着车,虽然她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画面,害羞的厉害,但是输人不输阵不是。

“那怎么下药呀?”

“等等,等他们完事了有机会的。”

“那能不能不盯着他们看?”

“为什么不看?这可是学习的好机会,别到时候你洞房了,都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这俩人可都是老司机来的。”

“快点闭眼,你再这样我喊人啦。”

“你喊呀!反正到时候被抓了,受罪的又不是我一个人。”

“你”……

看羽溪真的有些暴走的趋势,羽曦终于把眼睛稍稍挪开了一些,同时自己的脸也是通红。

“不就是双修嘛,有什么还害羞的?阴阳交配乃天地之道,造化无穷,确实应该多仔细的观察观察呀。”

虚空中的人影就这么的坐在窗户上,一半儿身子在窗户的这一边一半身子在窗户的另一面。就这么地饶有兴趣的看着贴着自己的脸,几公分远的女人。

“师哥,我们去洗一洗吧。”

“好啊,那我们再来个鸳鸯戏水。”

半个时辰之后,房间之中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然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两人一同离开了房间。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走?”羽溪满脸的好奇。

“瓜娃子,一看就是没有经验。”羽曦满嘴跑火车。

“……”虚空之中的人,看着眼前这张算得上妖娆的脸。不停地变化着神态,一个害羞之中带着好奇,一个洋洋自得之中带着害羞,觉得分外有趣。

羽曦悄悄地来到桌子旁,将房间内的茶水都放了一些泻药。

又快步来到床前的衣服架子上,在那白色长袍上也撒上了药粉。

转身就想要离开,转身时无意间碰到了一个小袋子,将它弄到了地上,将袋子内的东西给摔了出来,只见一时之间一枚枚青色石头遍布满地。

仔细一看,原来这些是青色石头制成的刻着道字的令牌。

“弟子令!”

“弟子令?到底是什么东西?”羽曦今天已经听了好几次这个名称了。

“只要持着这个令牌就可以参加道宗的弟子考核,只要考核合格就可以成为道宗的弟子。只要我们拥有这个东西就可以直接去考核,而不用让他们看过灵根。”

“原来是这样。”羽曦一边随口应着,一边将地上的令牌全部捡起来,放入袋子之内又挂回了原来的地方。

“羽曦!”小心翼翼,充满忐忑又充满渴望。

“嗯?”

“要不把这个偷了吧?”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乎低不可闻。

将东西挂回原来的地方之后,羽曦瞄着身子快步离开,完全没有回答羽溪的话。

原路返回,羽曦依旧是那么偷偷摸摸的样子,其实却依旧是那么正大光明的,从那些隐藏在暗处巡逻的修仙弟子的眼皮底下,走出了山庄。

直到走出了很远一段距离之后,羽曦终于直起了身子,开始走的正大光明。

“羽曦,对~对不起。”羽溪突然之间开口,语气之中既有愧疚又好像松了一口气。

“你不也没有强行去拿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羽曦表现的却好像再正常不过一般,身为一个警务人员怎么能去偷东西?

“倒是难得的坚持,不过你真的不想要吗?”飘在虚空之中的人影,一只胳膊搭在羽曦的肩膀上,像是把整个人都撑在羽曦的身上,借助她来行走一般,就这么地把头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问。

问了之后,好像才反应过来,羽曦并不能听到他说话。

“好无聊啊!看来得培养培养你俩了,起码要听得到我说话才行呐。”虚空之中的人影满脸的无奈……

第二天,天朗气清,万里无云,早上清风徐徐,正是出行的好时候。

羽曦少见的早早的爬了起来,收拾了一番之后,前去找羽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