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最强大侠系统

更新时间:2020-06-29 06:57:42

最强大侠系统 连载中

最强大侠系统

来源:落初 作者:叶问水 分类:玄幻 主角:玄叶城 人气:

叶问水新书《最强大侠系统》由叶问水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玄叶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剑网三,伪系统,还你一个大侠梦】风雨大唐,山河动荡,妖魔横行,世人苦难。我有一剑,可镇山河,可吞日月,可凌太虚,可转乾坤。我有一戒,可噬魂,可召唤,可悟武学,可救乱世。灵力纵横,分为九品:三品通灵,六品化神,九品遮天。我只想保护好身边的人,若是我生来便沾染罪恶,那便杀出一片净土,杀伐果断,以杀止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箫玄,你怎么又回来了,莫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大长老呵呵笑道,话虽如此,他心里,却是隐隐能猜到箫玄的来意。

虽然,在他心中,箫震气度沉稳,心思缜密,的确是担任族长的不二人选。

但是,今日承了箫厉恩情,让他不得不诛心。

“大长老看样子心情不错呀,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么?”

箫玄淡淡笑道。

“呵呵,薰儿成功驱毒,恢复健康,难道不值得高兴么?”

大长老眉头微皱,对箫玄这番带刺的问话感到不爽。

箫玄轻轻摩挲手上的戒指,漫不经心地道:

“若真是彻底驱了毒,那当然值得高兴,就怕有些人只会做表面文章,而耽误了人的性命啊。”

此言一出,屋中之人皆是豁然变色。

大长老眉头微皱,隐隐有股怒意,道:

“箫小少爷这是什么意思?”

箫玄淡淡一笑,看着刚驱毒不久,面色仍然有些苍白的薰儿,道:

“取一根银针,刺她腰椎下三寸处。”

闻言,大长老眉头微皱,略作沉吟,朝着侍女道:

“取银针来。”

侍女办事效率贼高,不一会,就搞来了一根银针。

大长老手握银针,走近床榻,沉声道:“只此腰椎下三寸?”

“他全身的魔狼毒,都被那个大师逼到此处,其他地方没用,就在这里。”箫玄淡淡道。

深深地看了箫玄一眼,大长老不再多言,果断出手,将银针瞬间刺入薰儿腰椎下三寸,针入一半,缓缓地拔出。

而就在银针拔出来的那一刻,大长老骤然变色。

针尖处,已由银色变为黑色,一阵难闻的腥臭味弥漫开来。

赫然便是那魔狼毒!

“王大师根本没有将这魔狼毒彻底驱除,只是将它暂时压制下来,不过,这暂时压制,日后若是反弹的话,那薰儿,怕是真的有生命之危了。”轻轻摩挲戒指,箫玄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个箫林,居然找这种冒牌货来糊弄我!”

大长老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桌子,在他那恐怖的力道下,桌子瞬间裂成四瓣。

薰儿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美眸泛红,低声垂泪,大长老轻叹了一口气,一下子仿佛又老了许多。

“人又没死,有什么好哭的?”

闻言,大长老猛地抬头,他听出了箫玄的言外之意,目光有些炽热地看着箫玄,迫切地问道:

“你可是有解救之法?!”

经历过先前这番变故,他对箫玄的看法改变了许多。

箫玄淡淡一笑,从怀中取出一颗丹药,将之递给大长老。

“箫玄在乡下之时,也是有着一番奇遇,无意间得到了一枚二品丹药:纳元丹。听薰儿中了魔狼毒,这才风雨兼程,从乡下赶回,将纳元丹安全无误地送来。

纳元丹的功效,想来大长老必然知晓。”

大长老微微一愣,这纳元丹的功效,他自是知晓。

纳元丹隶属于二品丹药,唯有二品炼丹师方能炼成,可解百毒。

“若是能救得小女性命,小少爷这份钱,我记下了。”

箫玄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当务之急,先让薰儿吞下纳元丹,看看最终效果吧。”

虽说他对扁鹊有着十足的信心,但看到魔狼毒之毒性,他心中仍是忐忑不已。

薰儿微微点头,略作犹豫,贝齿微掀,玉手捏起纳元丹,一下子吞入肚中。

大长老死死盯着薰儿,目光紧张而又期待。

片刻之后,安静的房屋内,一缕缕黑色雾气,从薰儿皮肤中缓缓冒了出来。

这缕毒雾,散发着腥臭味,令人恶心。

然而,待屋内之人看到这缕毒雾之时,却是忍不住的面露狂喜之色,他们能对这缕毒雾熟悉至极,这赫然便是魔狼毒!

也就是说,薰儿体内的魔狼毒,竟然真的被化解了!

飘散出来的黑雾越来越多。

薰儿的面色渐渐红润起来。

“爷爷,我没事了。”

待黑雾彻底消散,薰儿望向大长老,甜甜笑道。

与此同时,戒指上的侠义值,增加了10点。

“薰儿,你吓死母亲了。”薰儿目前率先反应过来,猛地扑了上去,抱住了薰儿,哽咽道。

大长老浑身也是微微颤抖,红着眼睛,然后看向箫玄,对着她深深弯腰一拜。

“大长老,晚辈可受不起您这一拜。”

箫玄忙将他扶起。

“大恩不言谢,这份恩情我记住了。”大长老沉声道。

“谢谢箫玄哥哥。”

薰儿激动不已,贝齿紧咬着红唇,俏目看向一旁身躯挺拔的俊俏少年,忍不住的有着异彩浮现。

次日,箫家议事厅。

此刻的议事厅中,箫家的几位长老等候得焦灼不安。

如今老族长骤然死去,却没有招他们前去托孤。新任族长的不明确,使得这一切扑朔迷离起来。

在实力为尊的大唐,没有立长不立贤的传统。继承人要么由族长钦定,要么由长老团选出。

长老们踱着步子,谁也不知道该商议些什么。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一个人离开议事厅,他们知道,权力交接之时,随时都可能发生意料之外的变化。

因而箫家的骨干,尽皆被招了回来,守在议事厅这个离箫家权力中心最近的一个地方。

目下,箫家的长老骨干们,都处于焦灼不安之中。

二长老有意无意地走向了大长老旁,拱了拱手,道:“大长老怎么看?”

大长老白发苍苍,身体极其清瘦,看上去如风中之烛,将燃将熄。

然而其身上不经意间散发的灵力波动,却是让人不敢小觑!

他虽然也是聚灵中期,却是抵达了聚灵中期的巅峰,离聚灵后期也只有一步之遥,是如今箫家内第一强者。

且他德高望重,向来公平行事,颇受箫家族人敬重!

甚至,只要他想,他来担任族长,断无一人会反对!

二长老的请教,显然是想旁敲侧击,问一下大长老的立场,大长老却是淡淡回道:“二长老常随族长,有何见教?”

这是一个微妙的反击。

闻言,二长老略觉得尴尬,讪讪一笑,道:“在下才疏学浅,何敢言教?”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一队铁甲武士踏着整齐沉重的步伐走到议事厅外,铿锵列队,守在门外庭院。盔甲鲜明,长矛闪亮。

带队的却是箫厉的部将箫文!

看着这等架势,议事厅骤然沉默。

几位长老的额头都冒出了汗,张口结舌,暗暗猜测。

老族长没有向他们托孤,箫厉此举何意?

一直以来,都是箫厉掌兵在外,箫震负责内务。

虽然箫厉并不能掌实权,但是他常年在行伍之中,与箫家守卫关系亲密,在箫家的军队中颇有威望。

此时老族长溘然长逝,他若振臂一呼,军队岂不都听他的?

权力对抗,最根本的还是要看是谁掌管重兵,谁能获得高层支持。

如今箫家因为老族长的死去,综合实力已经不能比上夏家。

若要兄弟二人刀兵相见,那箫家可真是要大难临头了!

甲士列队方完,又是一阵沉重急促的脚步声,箫厉带着他的长子箫林大步走了进来。

箫厉一摆手,又有两排甲士走了进来,排在议事厅两侧。个个双手持剑,杀气凛然。

箫厉站在议事厅门口,厉声喝道:“大家在自己位置上坐好,听候族长口诏。”

众人迟疑片刻,纷纷坐向了自己的茶几。

与此同时,箫厉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纸,小心展开,高声念道:

“老夫遭遇夏家埋伏,身中毒箭,时日不多。现立箫厉为下任族长,望诸位长老骨干全力辅佐,有二心者,人人得而诛之。”

随着箫厉的念诵,议事厅内疑云四起,长老们纷纷沉默。

这只是口诏,口诏算不上真正的诏书。

此时,无人敢领命遵诏。过早得表明立场,无疑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不呼应,不说话,至多是个不敬之罪。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众人循声而望,只见一身黑衣的箫震,带着箫玄走了进来。

“若是此诏当真,箫震自当领命。只是,这只是老族长口诏。若是老族长有这功夫下口诏,那为何不将长老们召集过去,当面托孤?”

朝着诸位长老抱了抱拳,箫震淡淡说道。

此言一针见血,戳到了要害。

此前,箫震本欲也来传达一份口诏,却被箫玄回绝了。

若是他也来一份诏书,那接下来便是众人带着怀疑的目光判断二人了。而若是他只是来要求箫厉证明自己,那大家便只会带着一种怀疑的目光来看箫厉。

淡淡地看了箫震一眼,箫厉冷冷道:“父亲本欲召集长老,谁料待你进入之后,便溘然长逝了。你不觉得,你该给大家一个解释么?”

箫震一时语塞,而箫玄却听得清楚,箫厉分明在偷梁换柱、转移话题。

“二伯,话不能这么讲。你既然说了本欲召集长老,那族长为何还要正经地和你下口诏?顶多只会和你传达让你当继任人的意思。大叔强行解释,难能服众啊!”

箫玄不卑不亢,淡淡地道。

闻言,箫厉心头一沉,自知说错了话。

对方有备而来,若是辩解下去,自己会被不知不觉地拖入劣势。

骤然间,箫厉满脸铁青,怒喝道:“族长遗命,谁人不从,有如此石!”

言罢,大步回身,拔剑出鞘,剑光闪烁,拦腰掠过门前一根石柱!

箫厉冷笑一声,左手一挥,石柱的上半截“咚”的一声大响,滚落在议事厅前。石柱下截平滑如镜的切口闪烁着青森森的光芒,让人不寒而颤。

两排甲士齐声高喊:“恭迎新族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