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洪荒之枭雄天下

更新时间:2020-06-30 07:01:39

洪荒之枭雄天下 已完结

洪荒之枭雄天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沉吟至今 分类:玄幻 主角:云封雾 人气:

《洪荒之枭雄天下》作者:沉吟至今,玄幻类型小说,主角:云封雾,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数万年虽长,但对于无限星空、天荒地老来说,仅仅只是一小截时间。在这洪荒的世界中,他将强势崛起,雄霸天下,凡是挡他路者,都会被他无情地摧毁,粉碎。 他势要雄霸天下,傲世苍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暴风雪已停,幽幽的、浓浓的、玫瑰色的早霞终于勾勒出大孤山的轮廓。

纪长鹰耳听马蹄声渐渐远去,料想铁尔沁已被随从骑兵救走,这才扒开面前的积雪,从半山腰的石洞中探出脑袋。

蓦地,眼前一亮,两道碧绿色的光芒冲天而起,竟是一对白发碧眼的男女御剑在云端飞行,倏忽来去,转眼间消失不见。少年惊呼一声,不再停留,随即甩出“乌虬筋”,灵猫似的攀上怒雪峰。

伫立峰巅,千万里江山都在脚下!

纪长鹰从怀里摸出那本珍藏已远的《莽苍奇异录》,残破不全的书页上这样记载:六初花者,八大奇花之一,生在雪山之巅,开于玄冰深层,为冰魄之精元。花开六瓣,皆呈六角形,大小如海碗,花瓣可入药,果实可内服,旁有雪兽痴守,巨大冷酷,生人难近矣。

纪长鹰望着大山,一时傻眼了,满眼白茫茫的,要到哪里去寻找六初冰魄花?

正犯难时,一幅跳动的画面却无巧不巧的涌入眼帘。

对面的山峰上,一丛花儿钻出雪地,像是被造化之身赋予了灵性,蹦蹦跳跳的追赶一个毛茸茸的小兽。这花儿和小兽都雪白雪白的,若不是纪长鹰目力极好,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小兽体型比野兔要大,白的像个雪球,速度快如离弦之箭,三两下便将“追兵”抛在身后,瞬间消失不见。那花儿见它遁走,化道烟岚去了。

纪长鹰看的“呵呵”直笑道:“有意思!”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怒雪峰与对面山峰之间有几十丈的距离,中间突出了一块长长的山岩,从而让两座山峰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十之八九。纪长鹰跨上这块山岩,目测了一下实际宽度,即刻甩出乌虬筋,顶端的铁钩准确的抓住对面山壁上的岩石缝隙,就要荡过去。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背后竟然响起了一声女子的轻叱:“这么远的山涧也敢荡,难道不怕死吗?”

纪长鹰吓了一跳,慌忙转头来看。红日映照之下,一少女俏立在雪峰之巅,十六七岁,五官精致,身材纤巧玲珑,穿一身淡青色长裙,束一条水晶蝶带,蹬一双草绿色鹿皮靴,翩然若仙人。

“我与姐姐在这雪山上住了多年,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来,唉,竟还是个……”

女孩紧紧盯住纪长鹰,柳眉轻挑,眼神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调皮笑意,纪长鹰错愕之下,低头看向自己,不由的笑出声来。

他身体锻炼的很好,自幼不怕冷。为了攀岩方便,只穿了一身短裤短褂,肩上背着包袱,腰间别着把马刀。这身打扮在这样的季节里,真的不伦不类,也难怪人家会笑,而且衣服上有好几处都被山岩磨破了,狼狈邋遢的很。

而在对方眼中,这少年穿着随意荒唐,头上长发乱糟糟的,似乎好多天都没洗了,经山风一吹,纠结在一起,活像个鸟窝。女孩本以为是个小叫花子,没想到面前少年展颜一笑,竟如云开雪霁,说不出的英气逼人。

纪长鹰见对方笑自己,有些不快,不咸不淡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看你要去送死,所以过来阻止啊。”女孩轻笑,“我终年住在这里,深知此处地理状况,很多岩石是被冰雪冻在山坡上的,并非自然形成,很不牢靠。”

纪长鹰望着那块裸露在积雪之外的巨岩,而铁爪正深深的嵌入其中,对于对方的话,他有些将信将疑。

“人就是这样,心眼太多。”对方见纪长鹰不信,转身要走。

纪长鹰笑道:“好吧,信你了。”他轻轻抖动绳索,铁钩脱出岩石的缝隙,准确的回到手中。

女孩问道:“我叫雪悠悠,你呢?”

纪长鹰眼睛瞥向别处,随口说出自己的名字。

“你能帮我个忙吗?”雪悠悠突然问道。

纪长鹰一听,暗想:这小姑真果然不谙世事,第一次见面就要我帮忙。反正一时半刻也寻不到六初冰魄花,看在你长的漂亮的份上,便陪你玩玩。

想到此处,这样答道:“没问题,你尽管开口,只要不杀人放火伤天害理,老子刀山火海也敢闯。”

“哪里有这么夸张。”雪悠悠“咯咯”笑出声来,沉吟道,“你随我来吧。”

说着一把拉起纪长鹰,腾云驾雾似的的向前跑去。她的速度已经超出了常人,纪长鹰笃定她也修习玄门神通,要不然也不会这般迅捷。所幸他的“赤虚炎”也是玄门正宗,只不过凭他现在的修为,勉强才能提气跟上。

两人在雪山之巅凭虚御风。

“看得出来,你根基不错,若能吞下两颗冰魄花的果实,功力可以增加两倍不止。”

纪长鹰一惊止步,抓住她双肩摇晃道:“六初冰魄花?你知道花的下落?”

“你这人……真是的……”雪悠悠瞪他一眼,推开他的双手,轻轻揉着肩膀,有些羞涩,。

“我此次上怒雪峰,就是为了寻找此花。”纪长鹰本来玩世不恭的脸上竟显出一丝庄重来,接着说道,“我姐夫身患热疾,瘫痪在床六年,唉……”

雪悠悠有些感动,道:“你心肠真好,如果你能帮我个忙,我就送你冰魄花,寒月洞里有的是,你可以随便拿。”

纪长鹰大喜,忙问道:“如此最好,你快说,到底帮什么忙,可别再绕弯子了。”

“帮我捉住踏雪玲珑狮子。”雪悠悠眼中涌起几缕俏皮的波光,“它是个通灵的神兽,虽然现在还小,却机警异常,我捉了几次都失败了,而姐姐又很少理我,所以请你这个大好人帮忙。”

纪长鹰哈哈一笑,道:“一定尽力。”

雪悠悠感激的望了他一眼,指着崖边说道:“从这里下去,可以进入山腹,然后到达对面的山峰,不需要你荡秋千冒险。”

纪长鹰低头看去,根本望不见崖底,粗略估算,最起码也有千丈深,苦笑道:“女人的心也挺狠的,你刚才不让我荡秋千,难道现在要我跳崖?”

“呵呵,你要跳崖我可不会阻拦。”雪悠悠笑的花枝乱颤,“你跳吧,我可要先走了。”

说笑时,她水袖轻轻挥舞,崖边积雪像受到劲力牵引,纷纷往两边卷去,露出一道陡峭的石阶。依着悬崖的走势雕凿而成,坡度极小,直通向谷底。

纪长鹰看的惊讶不已,却听雪悠悠说道:“正门太远,没办法,只好带你走后门了,别介意啊。”

说话间她她竟纵身跳了下去。半空中伸出莲足在石阶上轻轻一顿,下垂的身形瞬间止住。她衣裙纤纤,迎风飞扬,像极了山崖边上横生出来的一枝青梅。

纪长鹰倒抽一口凉气,满脸震惊之色,却见雪悠悠面朝自己含笑招手,道:“你不是要跳崖吗?现在可以了。”

纪长鹰却连连摆手,嘿嘿笑道:“你真会说笑,我可没那么大本事。”

要想和雪悠悠一样将身子悬在半空,非要达到内修的“驭物期”不可,而纪长鹰现在还没跨进内修的门槛。并非他笨,只因“内修炼神”非得借助玄功法诀不可,而其父在半年前才传他“赤虚炎”。

“呵呵,看你怎样下来?”雪悠悠眼波含笑。

“哈哈,那有何难。”

他伸手在石阶上一按,下坠的身子便顿住,再松手,又继续下坠。一按一松,反复三次,就到了雪悠悠面前。

也不知雪悠悠触动了什么机关,面前的石阶突然凹了进去,一个半人高的洞口出现在眼前,女孩率先进洞。

“这条通道纵横整个大孤山,连同寒月洞在内,是我们祖先几十代人的心血。”雪悠悠燃起火把走在前边,“前面左转,再走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到达寒月洞了。”

火光阑珊,映着雪悠悠袅娜的身姿,在洞壁留下了一道柔美的剪影。纪长鹰歪着脑袋在想:“她若是我老婆也不错!”

身后好半天没动静,雪悠悠转身望来。这个大男孩的俊挺的鼻梁就在自己眼前。

纪长鹰趁势嗅了嗅她眉毛,有一股幽幽花香。随即问道:“不是去捉踏雪玲珑狮子吗?为何来寒月洞”

雪悠悠是个不入尘世的方外神女,哪里晓得纪长鹰的心理,随口答道:“先给你点甜头,好让你尽心尽力啊!”

这话说的大有深意,纪长鹰一听便往歪处想,问道:“什么甜头?”

“明知故问。”

果然,在前面左转,向前走了一炷香时间,就望见了一座色泽瑰丽的洞府。不过入口很小,应该是侧门。此时,洞门大开,一溜的长明灯照的整座洞府亮如白昼。

纪长鹰不由自主的伸手推去,门上随之传来冷入骨髓的寒意,这才意识到这整座洞穴应该都是用寒冰雕凿而成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纪长鹰想到她刚才的话,玩心大起,想逗一逗她,壮了壮胆,悄悄的贴近,伸出双手就要抱住面前女孩的纤纤细腰。谁知还没碰着人家的衣服,脸上却吃了一记清脆的耳光。

啪——

“臭男人,就知道你要耍坏心眼。”雪悠悠轻嗔道。

“女人真小气。”纪长鹰撇撇嘴。

那记耳光打的极轻,而他却装出了一脸无辜来,看的雪悠悠心中来气,骂道:“看来还真不能让你吃冰魄花的果实,要是长了本事,还不知道怎么欺负人呢。”

纪长鹰一脸赖皮,说道:“你本事这么高,我可不敢。”

雪悠悠不理他,伸手指了指洞壁。纪长鹰顺势望去,大吃一惊,眼前的景色令人叹为观止。

果然不出他所料,整座洞穴都是用寒冰雕凿而成的,而在这寒冰雕成的洞壁之中,却生出了数以千计的妖艳之花,相互交错,形成各不相同的图案,或是珍奇异兽花鸟虫鱼、或是沧海大河瑰丽山川,不一而足,乍一看去,活像一幅巨大的屏风,将整座洞府装点的美轮美奂,宛如仙境。

雪悠悠见他如痴如醉的看着,一脸自豪的说道:“寒月洞漂亮吗?”

这些花均开有六个花瓣,每个花瓣都呈六角形,大小如海碗,靠近洞门的花鲜红如血,但随着洞府的延伸,花的颜色却渐渐的浅了下去,玄奇无比。

纪长鹰看的瞠目结舌,问道:“这些,这些难道都是六初冰魄花?”

“你说呢?”雪悠悠站在洞壁旁边,淡青色长裙与那些妖艳之花相映成趣,清丽脱俗,“不是说过要带你来取冰魄花的吗?你小混蛋想哪里去了。”

纪长鹰被他称之为“小混蛋”,脸上有些挂不住,但心里头却有一股莫可名状的感觉,这种感觉甜甜的,暖暖的,像三月的风样轻柔,像暖春的雪般纯净,和姐姐叫自己“小无赖”完全不同。

“只是,这些花长在玄冰深层,要怎样才能取出?”

纪长鹰心想,如果用刀子劈开冰层,岂不糟蹋了这么好的洞府?

“你随我来就是了。”雪悠悠向寒月洞深处走去,“花的颜色越淡,说明花龄越长,等到花龄过了千年,就会与玄冰融为一体,不知内情之人根本找不到,至于治疗你姐夫的热疾,三百年花龄的冰魄花应该足够了。”

果然,越往前走,花的颜色越浅,已由血红渐渐转为浅红,纪长鹰彻底被惊呆了,由衷感叹大自然的玄妙。

不知不觉间,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飘入鼻端,如兰似麝,虽然极为清淡,却沁人心脾。

就听雪悠悠说道:“快到了。”

她轻盈的踏上另一条通道,向前走了几步,就见一座小巧的洞府,而在这座洞府的斜对面,还有另一座洞府,从上到下,都被冰魄花装点的绮丽无比,像极了花房,

“那是我姐姐的卧房,她性格孤僻,所以就不请你进去了。”

“难道这是你的卧房?”纪长鹰指着眼前的洞府。

“怎么,不敢进来吗?”雪悠悠轻轻推开门扉,芳香扑鼻而来,让人心醉。

纪长鹰还是第一次进女孩子的闺房,心下惴惴的,但嘴上却逞能:“哪有老子不敢去的地方?”

雪悠悠不禁摇头,道:“唉,小混蛋就是小混蛋,连话说的都混蛋。”

与洞外的绚烂奇伟不同,这座洞府五丈方圆,开在玄冰中的冰魄花已经淡的看不出颜色了,摆设除了桌椅、床榻、衣橱之外,别无他物,清新雅致之极。

雪悠悠轻轻一抖手,掌中已出现了一把半尺长短的小巧匕首,在纪长鹰惊诧的目光中走向了那张寒冰床,纪长鹰好奇的跟过去看,问道:“你要做什么?”

雪悠悠却没有搭理,用匕首在枕头处划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图形,然后用力一拍,一块方形的冰块随之弹了出来。

纪长鹰讶道:“难道这块玄冰中的冰魄花已经生长了千年?”

隐约之中,冰块内好像有东西,但已经看不出颜色了,所以他这样问。

“小混蛋倒聪明的很。”

雪悠悠仍低头用匕首在冰块上轻轻的刻划,不一时,又取出了两块玄冰。棋子般大小,对纪长鹰说道:“果实就在里面,你吞下吧。”

千年冰魄花何其贵重,纪长鹰不敢接,说道:“礼太重,不知如何报答。”

“不是说好的吗,我送你冰魄花,你帮我捉踏雪玲珑狮子”雪悠悠见他还不接,一脸不高兴,“小混蛋你骗人,姐姐说的不错,人都是骗子。”

纪长鹰见她泪光莹莹,马上要哭,忙摆手道:“不不,不是,你误会了,即便你不送我冰魄花,我也会帮你捉踏雪玲珑狮子的,反正我闲得无聊。”

雪悠悠将信将疑,仍旧将两块玄冰举在他眼前。

纪长鹰暗想,这丫头一直住在深山,不通人情世故,看样子,如果我不吞下这两颗果实,她肯定不依不饶。嘿嘿,不过也好,有便宜不占是傻瓜。他性子随意,一把抓过冰块,就要捏碎,以便取出其中的果实。

“果实已经和玄冰融在一起了,你连冰块一起吞下吧,”雪悠悠一脸真诚,“开始的时候会有些冷,不过我帮你,不用怕的。”

纪长鹰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书上记载,冰魄花旁边有雪兽守护,巨大凶猛,怎么,此处没有?”

雪悠悠撅着小嘴,有些气恼,“雪兽的确存在,就是踏雪玲珑狮子。最近半月不知怎么了,这小东西老喜欢往外跑,已经好几天没回寒月洞了。”

纪长鹰一笑,原来如此,将两块玄冰一同塞进嘴里。

“看得出来,你用来炼神的玄功走的是纯阳一路,若能阴阳调和,会更上一层楼,所以冰魄花对你内修大有好处。”

此时,两块玄冰入腹,纪长鹰顿时觉得自己成了冰人,浑身上下到处冒着寒气,丹田中“赤虚炎”的灵力本来就很弱小,现在被突如其来的寒气一撞,几乎要全部崩溃,无奈手脚僵硬,无法动弹,只能龇牙咧嘴的喊冷,

而雪悠悠却不理会他的大呼小叫,伸手按住他的“百会穴”,随之,一股更为冰冷的寒气直逼丹田,在气海中盘旋不定,

“我用‘玄河冰劲’封住你丹田,你试着去冲开。”雪悠悠说道,“你修习的玄功太霸道,不过这样的功法倒是遇强则强,如果你能冲开被冰劲封住的丹田,就说明你已经踏进炼神的门槛了。”

所谓“内修炼神”,无外乎周天,敛气,驭物,仙脉,合体,摄魄,抱婴,渡劫,圆融,涅槃等十个阶段。如果能“奇经八脉通畅,道气周流全身,毫无窒塞”,就说明已经进入了内修的“周天期”,

“赤虚炎”至阳至刚,霸道无比,俗话说“刚极易折”,其姐夫柳如玉就是在修习之中走火入魔,从而留下了“热疾”的后遗症。因此,如果能调和阴阳,平衡冷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机缘巧合之下,纪长鹰吞下“莽苍八大奇花”之一的六初冰魄花的果实,此花属性阴寒,与“赤虚炎”截然相反,“阴阳调和,冷热均衡”的境界尽在咫尺。

他修为尚浅,丹田中“赤虚炎”的灵力极为弱小,但这弱小的力量却像是困在笼中的猛兽,哪里肯安分?上下左右的胡冲乱撞,不到两炷香的时间,丹田的寒气已经消退不少。

纪长鹰摒除杂念,闭目修炼,却不知雪悠悠此时正坐在自己对面,纤纤玉手托着香腮在想:“这人长的不赖,哼,就是胆子太大,有些混蛋。”

她见纪长鹰本来苍白的脸上渐渐泛出了红晕,说明进展顺畅,鼓励道:“你虽然在‘内修’上没什么根基,但在‘外修’上却很有底子,俨然是个‘炼穴脉’的小武师了,所以要加油哦。”

与内修炼神相比,外修主要是炼身,即“炼皮肉”武者、“炼筋骨”武生、“炼穴脉”武师、“炼腑脏”武尊、“炼血髓”武宗、“炼丹心”武王、“炼灵甲”武帝、“炼幻身”武圣、“炼领域”武仙、“炼虚空”武神等十个阶段。

前五个境界主要注重皮肉、筋骨、穴脉、腑脏、血髓的修炼,要简单一些,但后面的五种境界已与内修连在了一起,因此修炼起来要艰辛困难的多,除却先天资质和后天的努力之外,更需要莫大的机缘。

但不管怎么说,外修是内修的基础。打个比方,把外修比作水囊,内修比作水,如果水囊不够结实,再甘甜的饮水都会洒落地上。所以,好的身体是炼神必备的先决条件,而纪长鹰的身体就不错,他的外修之道很简单,就是跑步和打拳。

他六岁开始习武,习武的第一堂课就是跑步,绕着父亲供职的尧城跑。尧城虽然只有十五里方圆,但是却让这个六岁的小毛孩跑了一天一夜。

“身体不够强健,再好的炼神法诀也没用。”其父云铮经常这样告诫他。

纪长鹰表面上随意的很,用他姐姐云翎的话说是个“小无赖”,但骨子里却桀骜好强,从不低头,更不服人。一路坚持,跑步的时间渐渐缩短成一天,直到一个时辰。

但是纪长鹰仍不满足,悄悄地在腿上绑了沙袋,接着又在胳膊上绑了沙袋,再接着又在肩上背了一根大梨木,十五里跑下来,最多三柱香的时间。

这时候他已经十二岁了。

他脑袋灵光,思维跳跃,经常琢磨,“速度和耐力是有了,欠缺的应该是平衡性和协调性,只是要怎么锻炼呢?”

恰在此时,姐姐端粥过来,纪长鹰福至心灵,一拍脑袋,有了!

自那以后,尧城的百姓每天早晨就有好风景可看了。有谁见过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浑身上下绑满了沙袋,脑袋上顶着一个大海碗,碗里盛满了滚烫的稀粥,一边跑步一边挥拳呢?

刚开始的时候,结果可想而知,纪长鹰无数次被粥水浇成了落汤鸡,以至于家里的碟子和碗都摔的差不多了。他姐姐只好帮他做了个木碗,结果木碗也被摔碎了,无奈之下,只好找工匠为他特意打造一个大铁碗。

这一跑就是四年,足迹遍及尧城的角角落落,纪长鹰脑袋顶碗、清晨跑步的模样家喻户晓,老少皆知,乃名副其实的“风云人物”。

皇天不负苦心人。这四年下来,纪长鹰到家之后,取下铁腕,里面的粥还是热的。

由于十年坚持,事事用心,勤奋不弃,纪长鹰身体锻炼的极好,血脉旺盛,筋骨坚韧,耐力悠长,俨然是个“炼穴脉”的武师了,距离“炼腑脏”的武尊境界还差那么一丁点,这也是他暴雪天里能攀上怒雪峰的关键。

而今,他静静的坐在寒冰床上,任由丹田中的“赤虚炎”为所欲为,他深知这玄功的秉性,只要入门时没走错,“赤虚炎”的力量会随着修炼的进展渐渐强大起来。

一般而言,大凡炼神的法诀都具有灵性,“赤虚炎”自然不例外。

现在,“赤虚炎”受到寒气的刺激,一种自保的本能勃发而出,将被封住的丹田冲开了一道缺口。

纪长鹰心中大喜。

“赤虚炎”的力道犹如怒潮般撞来,势如狂龙,冰劲被撞的彻底散开。“赤虚炎”的灵力猛地收缩,将寒气冰尽数吸收,随即,两股属性不同的灵力慢慢融汇,倏忽之间散入全身经络,不冷不热,不躁不闹,丹田之内温暖如春,一片和谐。

“臭丫头,好大的胆子,竟然带一个陌生男子来寒月洞。”

大功告成时,纪长鹰睁开眼来,雪悠悠已不知踪影,隐隐约约中,洞外传来冷如玄冰的女子声音。

“我只是请他帮忙,又不是引狼入室。”雪悠悠声音如蚊。

“哦,是吗?”对方显然不信,语含杀气,“他已经醒了,自己看着办吧,否则……”

纪长鹰耳听这冰冷的话语,皱眉想了一下,难道是雪悠悠口中的姐姐?他见雪悠悠进洞,便道:“既然你姐姐不欢迎我,等捉住踏雪玲珑狮子后我立刻下山。”要不是他吞下了冰魄花,吃人家最短,肯定拍拍屁股就走。

雪悠悠轻咬嘴唇,满是歉意道:“只能如此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