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独宠异能王妃

更新时间:2020-09-20 06:51:12

独宠异能王妃 已完结

独宠异能王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恋月儿 分类:玄幻 主角:拂苏司空景 人气:

经典小说《独宠异能王妃》由恋月儿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拂苏司空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妖艳撩人的异能者,偏倒霉地被柏档出卖穿越成了被渣夫贱女迫害的侯门疯妇。她惩贱女、踹渣夫,一不小心却招惹了某爷一枚。 此爷身份尊贵、皮相撩人,在别人眼前高不可攀;在她面前却是化身行走荷尔蒙,分分钟上演情话剧,致力撩她到底! …… “喂,你不会是喜欢我吧?”过了一会儿,见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拂苏忍不住说。 “我允许你喜欢我。”司空景回答。 “我拒绝。” “拒绝驳回!”司空景立刻否定,没错,如果是这只‘小狐狸’,他允许她喜欢。 “霸道!”拂苏郁闷了,“我可是有夫之妇,出轨是要被浸猪笼的。再说了,你难道品味奇特,专爱别人的女人……” 那句‘别人的女人’听得司空景很不爽,他长臂一拉,再度把拂苏拉到自己怀里。低头,鼻尖几乎快触到她鼻子了,一字一句地说: “你听好,从今夜起,你就是我的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央国,皇城郊外,顺宁侯家别院。 一间仅摆放了床、桌、凳,再无其他装饰的屋子里。一个面容清妍、衣着单薄又眼神呆滞的女子双手抱着枕头坐在床边,一边摇晃着枕头、一边嘴里念着小曲: “宁儿乖乖,快快睡睡。醒来摇摇,娘亲抱抱……”   门吱嘎声被推开了,伴着流泄而入的月光,一个穿着粗布冬衣的小丫鬟手挎着以布遮掩的竹篮子走了进来。她先把竹篮子放到桌子上,然后看着抱着枕头唱曲儿的女子忍不住眼露怜悯.摇了摇头,她把已经有些冷的饭菜从篮子里拿出摆放在桌子上,然后对女子说: “少夫人,吃饭了。” 女子还是没有动。 小丫鬟又唤了几声,女子还是恍若未闻。小丫鬟只得摇了摇头,自己提着空篮子出去了。 小丫鬟一走,坐在床边的女子便站了起来。刚才还呆滞无神的眼神顿时灵活了起来,她走到桌旁看着已冷的两个寒酸的饭菜蹙了蹙眉。自己也是倒霉,堂堂异能组织的高手被柏档背叛翘了辫子。结果死了却魂穿到了这个陌生时空,成了一个被奸夫贱妇逼疯的妇人。结果那渣人还对外称自己重病,特意送她到别庄来养病。 啊呸,养个鬼的病,分明是想把她弄在这里来等死。 用筷子挟了两口菜后,她忍不住吐了出来。穿过来这三天她真是受罪了,这别庄的下人看菜下饭,见她是个不受待见的疯妇就欺负她。要不是刚才那个名春雨的小丫鬟心肠比较软,偷拿着吃的给她,才稍稍好些。 虽然她一身异能跟着过来了,想离开这别庄是分分秒秒的事。可是拂苏不想就这样离开,她既然得了这身体,借了人家的身份。自然也要担负起责任,据她所知,这名叫楚宛歌的女子,是户部侍郎楚知礼嫡女。虽为官家千金,但生母早逝、父亲不喜。若非其生母救过顺宁侯府老封君,她也不会嫁进侯府来。但是老封君尚在时,她日子还算不错。待老封君一去,顺宁侯一家就翻了脸。婆婆宋氏瞧不上楚宛歌绵柔懦弱的性子,唆使儿子跟媳妇离了心。又撮合亲侄女与儿子,生生把儿媳妇楚宛歌给逼疯傻了。这还不算,就连她三岁的女儿也因为那群人渣没有急时寻医而病死了。 拂苏想,她既使要离开也得为原主报了仇,然后光明正大地走。 待夜深人静,她悄悄开了门出了屋。 拂苏刚穿过来当日就想离开这个鬼地方,结果意外发现别院后山不远的地方有个天然温泉。后来她想着还是给原主报仇后再走就又自个儿回来了,不过心里却惦记上了那温泉。 拂苏顺利出了别庄借着月光来到那温泉池,池子还颇大。旁边岩石围绕,还有草木茂密。月光如银轻洒在池面,波光粼粼,很美。 拂苏脱掉身上有些脏的衣裳,把自己整个身体都浸入池中。 “舒服。”温泉水浸泡身体,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了。拂苏忍不住仰头叹道,一边想自己得快点报了仇走人。否则再装傻下去,她会非疯不可。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噢噢噢,我爱洗澡……”拂苏揉揉胸、捏捏臂,一个人玩得不意乐乎。似乎是想把这几天的郁闷情绪全部都发泄掉一样,她没看见,在温泉后面,有个颀长的身影站在一块巨石后听着这慌腔走板的歌忍不住勾起唇笑了。 司空景没想到今夜居然有这样奇妙的相遇,这个温泉池是他三年前意外发现的。后来他让人将这里特意围了出来,刚才那个女子刚出现时他就发现了。只是女子没发现他,自己脱了衣裳泡进了池子里,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开口提醒她。 “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那女子突然又换了曲调,这歌比刚才好笑的歌倒是多了几分韵味。但是她变换得突然,司空景被惊了下,竟咳嗽出声了。 “咳咳……” “谁?”玩着水花的拂苏听着突然的声音惊了跳,她这会儿可没穿衣服。她往水里缩了缩只露出头,明眸警惕地张望着四周。 司空景知道自己曝露了,他顿了顿,迈着步子现身了。 司空景走出来时,拂苏眼里掠过惊艳。 好美的男人!仿佛是月下谪神。 虽然用美形容男人颇怪异,但是这个男人是真的极美!他穿了身宝蓝色的广袖锦袍,但是未素腰带。衣服有些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一头乌黑如墨的头发也披在肩头,竟还透着湿意。五官完美似精雕细琢而出,肌肤在月光下泛着光泽,似比女人还细嫩白皙。那双眼睛狭长而深邃,透着一股子慵懒邪魅的感觉。难道这人之前也在泡温泉? “你是谁?”拂苏望着他直接问,如果这人若敢有什么举动,她自然不会放过他。 司空景看着仅露出头部的女子,她容貌清丽、眼神灵动。只刚才对自己有一瞬间的惊艳后,便是警惕防备了。 司空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有意思,还极少有人能够如此正视他的容貌。 “这话应该我问你!你是谁?为何出现在我的温泉池?” “你的温泉池?”拂苏一怔,不是天然温泉池吗? 司空景一挑眉,让出位置,指着旁边的一块一人多高的岩石。 拂苏眯眼一看,才发现原来岩石上有三个字‘碧清池’,而她之前居然没注意到。看来果然是人家的温泉池,只是这人也忒有意思了,居然在这山间弄个温泉池。 “如何?”司空景挑眉问。 “好吧,算我误闯了。现在请你转过去,我这就离开。”拂苏对男子说,实际上她也泡了很久了,该回去了。要是被人发现她不在,就坏了她的计划了。 “你就这么离开?” “我没钱。”一听他话,拂苏反射性地说。 司空景抚额,他像缺钱的人吗? “喂——” 拂苏突然出声,司空景闻言看向她。四目相撞,见她勾起唇神情诡异地对他说: “忘记见过我!” 司空景怔住,这是做什么?他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她抢过池边的衣物飞速套上,然后像只被狼追赶的兔子赤着脚跑了。 “易白——”司空景看着拂苏离去的背影勾了勾唇,然后转身唤道。 “爷——”一个全身被黑袍包裹的年轻男子蓦然出现。 “追上去,看看她究竟是什么人?” “是。”话落,易北的身影消失在跟前。 司空景回头看着一池温泉水扬了扬唇,虽然刚才她跑得快。但他却没错过那被衣服包裹的身段,这是一个容貌清妍却身材妖娆的女子。更重要的,从来没有人敢用命令的口气对他说话,有意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