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唤魔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6:07

唤魔 已完结

唤魔

来源:落初 作者:九级浮屠 分类:玄幻 主角:项文小白 人气:

新书《唤魔》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九级浮屠,主角项文小白,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落流光,万里寻。君厮守,入轮回。  千万师,豪情万丈,尔敢与我大战三万六千回?  且入魔,有其因,必有果。  一席白发,超尘脱俗,众人不知,为那一段因缘。  行天路,换天体,只手遮天,谁人不从?各方霸主,听吾号令,守家,斩敌,护人间。  千轮回,落因果,终得一面,不离不弃。  大气磅薄,峥嵘催魏。人生不过几何,红颜几许?  君不离,吾不弃。问君可敢陪我生生世世?  ——————————————————————————————————  点击阅读,加入书架,《唤魔》有你才会更加精彩!  新书需要大家支持!  公布一个书友群:2791180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ps: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每天三更,请诸位看完收藏,推荐,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那个宛如天神下凡的男人,扫视着扭曲了脸的贵族们,看不清面具后的表情,这就是高高在上的贵族?也不过如此而已。

似乎有些抵不过那些叫声,牛头人大吼一声,身体以一种野蛮的方式用摧枯拉朽的气势冲向身体笔直如剑,气势更是上升到笼罩全场的青年,似乎它只要想要,便随手能将这个宛如蝼蚁的人类撕成碎片一般,只要杀了他,就能自由,自由,回到自己妻儿的身边,这个念头,在牛头人脑海中无限放大,逐渐占据了心神,眼睛也变得通红,杀机在这一刻,放大到极致,他渴望自由,十九场的胜利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被这群卑鄙的人类用无耻的手段抓住了自己,然后拖到这个地方,他想要见到自己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为了这些,他必须胜利。

青年低下头,看也不看那冲击而来的牛头人,手中出现两张卷轴,在这个竞技场,只要你有物品,便能用,这是罗斯柴家族为了增加竞技场的血腥程度和精彩程度做出的变态不公平规定,因此,更多的人,想要得到罗斯柴家族的客卿,难如登天,姑且不谈那几十场的胜利,就是这些战斗场次所需要的卷轴消耗掉的金钱,便是一个天文数字,普通人如何担当得起。

同时摊开两个卷轴,瞬间在其脚下出现一个六芒星光圈,光圈散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牛头人的身体硬是闯入了这个散发着让他恐惧气息的圈子中,再想退,也来不及了,他的身体在此刻,动弹不得。

“五十加的禁锢玄法六芒星,”似乎有人认出了这个玄法,惊呼道。

坐在座位上的项文认出了带着扭曲面具的项正,疑惑道:“五十加玄法卷轴?叆儿你给的?”

颜叆点了点头,算是认同,项正跟他要走了三张卷轴的时候,他并未说什么便直接给了项正,这三张卷轴是泰岩临走之前交给颜叆的,让她留着当底牌,至于这三个卷轴,只是项正要用便三张都送了出去,却没想到在这竞技场里亮相了。

罗斯柴少族长眯着眼睛,却是笑了,带着冷,藏着刀,轻声道:“看得出来是谁制作出来的吗?”

在其身后的老者定了定神,半响后,声音中有着一丝疑惑,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加特学院那个老友所制作。”

青年不回话,似乎在想问题,直到接近战斗快要结束的时候,才低声道:“有多大把握能够摧毁这五十加的玄法?”

老者苦笑,这阵法他看得出来,那老东西应该是近了全力并且三天才完成的卷轴,岂是他说破便破,更何况那老婆子的实力要高出自己几个段级,只得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把握。”

青年眯着那双带着阴沉的眸子,当初如果不是需要这青年手中的一个东西,他断然不会去设计绞杀这傻大个,毕竟他可是当自己是好兄弟,可惜那个该死的黑袍人,每每想到那黑袍人,青年便是一阵咬牙,对之恨之入骨,巴不得那人立刻出现在身边,抽其筋,扒其皮,喝其血,手指不停的在一旁的椅子手柄上敲打着,看似稳定,但手指上微微的颤动却出卖了他。

“家族里面,谁可破那阵法。”有些头疼的青年抛出这么一个难题给老者。

“恐怕只有族长以及那远在加特帝国的森力将军可破之。”老者毕恭毕敬的真诚答道。

“罢了!”青年挥手,带着老者走出了房间,拥有五十加的玄法卷轴的他今天算是死不了,而且既然有胆量光明正大的使用五十加卷轴,那只能说明他身上可不仅仅只有这两卷,青年对此深信不疑,而自己呆在家族,就算是一年前几乎绞杀他,他也不可能对自己怎样,心中略微放下石头的青年不再思索,只是他不惦记别人,可不代表别人不惦记他。

在二楼包间最中间一个,一个身穿火红色旗袍的少女,发育完全,一对景色壮阔的Ru鸽景色秀美,秀色可餐,旗袍将其圆润的大腿,让大部分女人都眼红极度的完美身材勾画出令无数男人都为之疯狂的旖旎景观。

“哟,有趣,五十加的玄法,好大的手笔。”在少女身后,站着一个身材不高,但却英俊不凡的青年,青年目光完全停留在前方说话的少女身上,眼睛中满是***似乎恨不得在下方精彩战斗中将前者压在自己身下,正在青年想要将自己这个想法付诸实践的时候,一句话让他本来已经起杆的小兄弟顿时低下头去。

“胆子大了不少呢,弟弟!”面前这个笑容真诚的少女让他想到了不久前和自己有着同样想法兄弟的下场,顿时如坠冰窟,笑容真垦,轻声道:“姐姐想到哪里去了,小弟自然是不敢。”

永远一眼就能看出真相的姐姐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笑容迷人,意义不言而喻,不点破弟弟心中那个我迟早还是要把你压在身下的想法,抿了口这在罗斯柴家族中都算作价值不菲的红酒,在他看来,酒是好酒,可是这家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嘴角的迷人笑容,越发扩大。

场中那个六芒星阵法越发明亮,有些刺眼,这是阵法的玄力达到顶峰时刻,然后青年将另外一张摊开的卷轴放下脚下,轻声吟唱“五雷,天火,黑暗,聚我之手,为我所用,净化眼前不净的灵魂,玄法五十七道,铁棺。”

在其身前,那个被六芒星死死困住,挣扎不出的牛头人眼神绝望,和人类斗争了这么长时间,以他在牛头人部落的地位,自然知道五十加的玄法已然不是他所能抗拒的。

最后的结果只能绝望,他的眼前出现了儿子和妻子的开心笑脸,于是牛头人那张挣扎不已的脸庞开始平静,嘴角浮现安详的笑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己输了,结果只能死。

牛头人开口,用生涩的人类语言对着面前单膝跪下的青年道:“勇士,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有让我敬佩的实力,有一件事拜托你,这也是我最后的心愿。”

青年点点头,没有丝毫犹豫道:“你说,只要在能力范围内,我会做到。”

“如果以后有机会,请代替我照顾我的孩子力努,我的妻子安妮卡莉,还有我的家,他们生活在安丘部落。”见到青年点头,牛头人眼中充满了谢意,终于是闭上眼,等待着最后审判的到来。

青年不可能停手,即使牛头人能够走出这座竞技场,但是在出了卡尔王国之后,也会被人暗地绞杀,这是无论如何叶改变不了的事实,那还不如让它痛快的死在自己手上,至少在它最后的生命里看不见人类最为阴险昏暗的一面。

一个巨大的黑色棺材缓缓从地面升起,纯粹的黑色反而有种与之不符的诡异宁静,映衬的那黑色棺材有着一种特殊的质感,黑色棺材将那已经闭目,脸色平静安详的牛头人锁住。

微低着头,手掌紧紧贴住巨大铁棺,青年心中默默祈祷,随后便微微张嘴,低沉的声音掺杂着有些嘶哑的声调:“绞杀。”

没有任何声音,青年收回手掌,巨大的铁棺也瞬间消失,留下身体千疮百孔已然死亡的牛头人,在其脸上,有着安然的平静,它心中再无牵挂,因为他知道,之前这个他看似弱如蝼蚁的青年,一定会遵守他的诺言,他一定是人类中少有的善良孩子,方才会答应他那近乎无礼却又是最后的要求,不管是否真实,但总归有个美好期盼。

青年抬起头,扫视了一眼看台上疯狂大叫的贵族们,面具后的憨厚脸庞出现了的少有一丝冷笑,这些披着高贵皮囊的狗屎,不过是打着贵族的幌子,做着只有下贱种族才会做的事情,他早就看清楚这些贵族微笑面具后的真实丑陋面庞,他微微举起手掌,示意自己的胜利,最后用带着凌厉的目光将二楼彻头彻尾的扫视一遍,其目光停留最多的地方,则是那罗斯柴家族才有资格入驻的包间,青年将目光移到死去的牛头人身上,眼眸深处的淡淡哀伤被隐藏的无人发觉,他完成了他一百场连胜,他也该离开这个地方了,他知道,以后还会有回来的时候,那时候,将是那朵恶心的艾尔丽凋谢之时。

五分钟后,项文看着缓步走来的魁梧青年,有些怒气质问道:“大哥,你有事,竟然不同我们商量?你可知道后果?”

而蓝月则是拉着项正的手臂,略带撒娇,但却理解宏正,轻声维护道:“我知道项正哥哥还有自己的事情,项文哥哥你就不要说了。”

看着那一脸憨厚笑容被自己弟弟训斥挠挠头但却不反驳的青年,和一旁未来自己可以叫做嫂子的颜叆,项文无奈,只好撇过头去,终于有些理解,释然了,大哥不是那种没有条理便去做事的人,他既然敢出现在仇人眼中,必然有所依靠,他自然也不再瞎Cao那份心了。

在得知项正没有其他事情之后,项文带着二人离开了这个竞技场,他们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到这里来了,因为那朵黄色的花,看着有些脏了眼球。

直到三人一直走入通道中完全消失了身影,在二楼的包间中,红色旗袍拥有萝莉一般面孔的“少女”,微微摇了摇手中高脚杯中的小半杯价值昂贵的红酒,抿了一口,眼睛微眯,轻声笑道。“看来,放出那头梦魇的弟弟要比哥哥更加有趣了呢?我越来越喜欢这对兄弟了呢!”

舔了舔红艳的嘴唇,那摸样完全没有少女的羞涩,反而是想将男人勾引上床的放荡姿态,而放出那传说级别物种的最终始涌者,有说有笑的和一个大个子和一个娇小的可爱女孩聊着天准备离开这个城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