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下弦月夜语

更新时间:2020-10-25 04:33:26

下弦月夜语 连载中

下弦月夜语

来源:落初 作者:沐小弦 分类:玄幻 主角:真帆晶 人气:

完结小说《下弦月夜语》是沐小弦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真帆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以妖怪为外皮的温暖故事,针对人类感情展开,叙述人与怪之间的羁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电视塔,高约249米;从3路车站走到小镇出口的超市门前,711步;她说谎的次数,1721次;他换过的女友,目前是第8任;冰欺凌店的门把手被握住过36942次;喷水池前的鸽子平均每秒钟振动翅膀5次;掉在地上的面包屑有446粒;这一秒停留在中心街的人数984人。

在他的眼里,每个人,或是每种物体,他们或它们的头上都会出现相对的数据库。人类的话,他还会看见他们剩余的生命时间显示。动物的话,他会感受到它们传达而来的电波次数。

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只有数字与电波。

如果说,真的存在那样一个没有数字库显示的人的话——

他闭上眼睛,慢慢呼吸,最后在寂静的脑海深处寻到了那个名字:

“由织。”

【一】

正值梅雨时节。

半个小时之前下过一场雨,此刻的天气又变得阴沉灰蒙,空气与泥土里都散发出潮湿的气息,皇由织摇开车窗把头探出去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小镇入口的黄色指路标前。

这里还真是大雾弥漫啊。皇由织眯起眼睛努力的四处张望,有两条通入前方的小路,其中一条在远处便延伸成了蜿蜒的石阶,另一套直接埋没在了森林中。

四周人烟稀少,不如说此时此刻根本看不见其他人,除了田野后几乎遮蔽天日的大片森林外,她甚至嗅不到其他生物的气味。

皇由织满心失望地皱起眉,也未免太荒凉了吧。

出租车的司机大叔可没心情理会她此刻的想法,只是不耐烦的回过头来丢出一句:“客人,你要来的地方是雾都吧?按照地图指示的,这里就是了。请下车吧。”

“等等等等。”女生拿出手中的地图仔细钻研,“这上面没有写走哪条路……好吧,就走左边那条,麻烦把我送到姓京的那家宅子。”

“前面是石路了,根本没办法通车。”

“咦?可绕行的话……”

“一共是五十六元整。谢谢。”

就这样被赶下了车,看着出租车调过头绝尘离去,再看向石路通往的长长石阶,皇由织觉得自己的压力值日很容易就会爆表。

会来到雾都,一切都要追溯到三天前。

父亲的老友京先生突然打电话过来,语气沉重并且为难的说“不麻烦的话,能不能到我们家一次?事情实在是很棘手,已经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了”。自家的皇氏是经营除妖降魔的神社,数家电视台争先抢后的为其免费热播广告,所以京先生请求的事情肯定也是和除妖降魔一类有关。类似于这种事情,皇氏中还是要数皇由织的哥哥皇青以比较得心应手。他继承父任,代替休假中的父亲繁忙于各路委托中。可惜兄长再怎样神通广大也不过是一介凡人,由于同女友南上瞳正处于热恋状态,所以根本无暇接受任何委托。

那么就只能由其妹——尚在实习中的半吊子皇由织硬着头皮出马了。

说来也怪,京叔叔家可是出名的言灵世家,世世代代精通言灵术,那东西可比除妖师厉害也赚的多啊,还会有他们摆不平的怪事么?这么想着,皇由织已经走完了石阶的四分之一。天色已近黄昏,大雾弥漫的森林显得有些阴森,她停下身来,歇息的同时不禁抱怨:“可恶,竟然都不来个人接我,小心我在执行委托的过程中参水哦!”

“那可不行。”

“哈啊?”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皇由织不满的抬起头。

“如果你真的参水,相对的,我们也不会付全额的酬金。”说话的是一个与皇由织年纪相仿的少年,他站在距离她七八节的台阶上,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和牛仔裤,茶色的短发看上去很柔软,肌肤白皙,一双下垂眼看上去有些轻佻,会让人有种他很不正经的错觉。

谁啊这家伙。一副不讨喜的傲慢表情。皇由织不太高兴的瞪着他,发现他正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并且当他走进的时候,又把手中的另一把红色雨伞递给她。

“干嘛?又没有下雨。”

“五分钟之后你就会感谢我了。”

“……”他那种好像是预言家的自信口吻,真是不爽。不过,还是把伞接了过来。

少年转身去向前走时,侧脸向她做出了一个“跟上来”的动作。皇由织警惕的眯起眼睛,却听到他一边走一边背对着她说:“好久不见了,你应该还记得我吧,皇由织。”

“咦?”她一愣,对方知道她的名字,于是她连忙追上几步问道:“你是京家的人吗?和我差不多是高二的模样……难道说……你是加树?京加树?!”

他埋怨似的冷哼一声,“和以前一样是个白痴,还以为你会变成怎样的美女,浪费我的期待。”

“喂……!”她作势发怒,却听到有雨水掉落在地的声音。啪嗒。啪嗒。

啊,竟然真的下雨了。

【二】

雨不见停。

傍晚时分,皇由织终于到达了建造在山顶的京家。是一座优雅的古宅。古宅四周被长方形的纸符保护着,挂在纸符下的金属铃铛在雨中发出相互撞击的轻巧声响。宅门前的木柱上挂着“京”字,皇由织打算走进宅邸的时候,却蓦地觉得身后有人在盯着她看。

她转头看向背后,只有来时的石阶,没有其他任何身影。

京加树已经打开了宅门,不太耐烦的喊她:“愣什么呢?快点进来。”

“嗯?哦,好!”她回过神来点点头,跟随他一起走进了宅邸里。

……是错觉么?皇由织皱起眉,刚才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依旧清晰。她握紧手指,总觉得事情比想象中还要大条。

京家人很热情,全员出动来迎接皇由织,全家上上算是佣人一共有十几人,榻榻米上摆放着长长的餐桌,上面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坐在主位的夫妇是京叔叔和京阿姨,其次是京家的长子和他的未婚妻。再来便是次子京加树,皇由织坐在他的右侧。餐桌上的气氛很是热闹融洽,就像是在聚会一般,完全感觉不到这里存在“怪事”的紧张感。

只是京加树左侧的那个位置一直空着,她便小声问了句:“还有人没来吗?”

明白她是示意自己的左边,京加树头也不抬的挑着盘中的鱼刺,“女佣去叫过,一定是她不想来。”

她?

“是惠弥。”听到皇由织和京加树的交谈,京叔叔回答的同时似乎轻微叹气,“惠弥是加树的青梅竹马,因为三年前父母双亡而住进了京家。其实找由织你过来,就是因为惠弥的事情……”

京阿姨的表情也变得惋惜起来,“老公,晚饭过后就让加树带由织去惠弥那里看看吧?”又转向皇由织歉意的微笑:“真是麻烦你了,由织。”

女生连连挥手表示没什么,待气氛又重新回归正常的喧闹时,她才继续和京加树之间的单独谈话:“喂,惠弥是谁?你的青梅竹马?”

“嗯。”

“可以住进你家里,不仅仅是青梅竹马那么简单的吧?换言之,就是女朋友喽?”

“啧。”京加树不悦的瞪她一眼,“肮脏的思想。”

哈啊?她又没说什么,为什么会被指责思想肮脏?气愤的抬起手来想要给他一拳,谁知他却突然一脸严肃的警告她:“别碰我。”

她停下动作,因为他的表情看上去十分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接着又是一句:“接下来的时间里,你都不要碰到我。”

还是和以前一样奇怪,皇由织心有失落的坐回到距离他有一点位置的座位,他的那句“不要碰到我”勾起了小时候的回忆。

这不是第一次与他见面,更早的,要追溯到十年前。那时皇由织七岁,曾经被父亲开车带来京家做客。记得那时的雾都并不叫做雾都,因为还没有大雾。皇由织见到京加树时,他正蹲在宅邸里的小池塘旁和青蛙讲话。语气淡漠的嘟囔着“你还可以活三天”、“不信的话也没办法,反正你三天后就会死了”、“是被车子压死的”……当时的皇由织觉得他古怪异常,干嘛要去折磨可怜的小青蛙。而当他站起身来看到她时,第一句话竟是惊讶的“居然看不到”。

什……什么看不到?看不到什么?

总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很不爽,所以作为还礼,当时的皇由织指着他的肩膀叫道:“有东西在,是一个正在梳头发的老婆婆!”接着要假装很专业的替他将肩膀上的东西驱走,却听到他生气的大喊道:“不要碰我!”

现在想想,七岁那边的初遇,彼此之间一定都没有留下什么好印象。不过,还是那句“不要碰我”让人很不开心啊,太冷漠了……皇由织苦笑。

【三】

结束晚饭,皇由织便跟着京加树去往惠弥的房间。司惠弥,她是京加树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到无人能够介入与理解的地步。惠弥的父母还健在时,两家人也经常开玩笑说“等加树和惠弥将来毕业工作,就让两人结婚吧”。可是若要真的做灵力超高的京家人的妻子,想必一定会很困扰才对。

来到惠弥房间时,穿着嫩黄色碎花睡衣的女生正坐在床上看书。她转头看了一眼皇由织,又看向京加树,露出“有客人来了吗”的诧异眼神。

京加树点头,略微侧头示意身旁的皇由织:“我爸朋友家的女儿,皇由织,是来这边玩的。”

玩?是不能说除妖的事情么?不想让惠弥知道实情?

皇由织这么想着,转头看向惠弥,她好像不愿理人,又可能是察觉到了某种外来人员身上携带的异样,于是低下脸去合上书本,一副下达逐客令的模样。

很奇怪。她的头发在掉色,人类不可能会有近乎银色的发色,而她的发色也绝对不会是天生的。在看向她的手腕处,隐隐约约有形状怪异的暗纹浮现。听说她无法开口讲话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也无法走出家门,所以无法上学。但其实并不是她不想出门,而是完全走不出去。每当她来到玄关时,都会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将她隔开,她只能待在京家的宅子上。

接下来便是发色日益变浅,就算接连几天不吃饭也不会有饥饿感,体重更不会减轻。最奇怪的是,她的手指不小心被刀子割破,隔天便会找不见伤口。

这是……被附体了吗?

皇由织困惑的环起双臂歪过头,说实话,她完全感觉不到惠弥身上有任何不对劲的气息。走近她一点看,只有她带着的那条玉石项链很特别。月牙白色的玉石坠,鹌鹑蛋一般大小。皇由织伸手想要去碰,却被惠弥猛地打开手,继而责难似的望向她,用眼神说道“你想干嘛?!”。

“别这样充满戒备嘛,我只是觉得你的项链很漂亮。”皇由织努力摆出友好的笑脸,“可以让我看看吗?一下就好了,马上还给你。”

惠弥别过脸去,皱着眉头不愿理会。

见是这样,京加树便对皇由织说:“喂,惠弥想要休息了,我们走吧。”

什么叫“惠弥想要休息,我们走吧”,带她过来的人明明是他好不好!现在又摆出心疼青梅竹马的嘴脸来,她又不会吃掉他的青梅竹马!

虽有不满,可皇由织也只能跟随京加树离开房间。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个人,皇由织走在他身后,不由问道:“你会言灵吧。”

“会又怎样?”

“你也可以看得见惠弥身上的一些东西吧,我听说京家每隔千年会出现一个能够分析别人数据与电波的言灵继承者,你看得见吧?”不然他怎么会知道什么时候下雨,时间都拿捏的那么准确。他肯定是那个“千年一见”。

他停顿一会儿,“看得见。”

果然。

“那就告诉我啊!不然我要怎么解决?”皇由织很急迫,她完全找不出惠弥身上甚至是她身边的不对劲,“否则她会一直这样下去的哦,不能开口说话也走不出你们家的大门,那样也无所谓吗?”

“我不能说。”他打断她的话,淡漠的语气中透露出坚定,“一从我的口中说出来,会成真的。”

皇由织怔了怔,最终只能叹气。

他曾经说过那只青蛙会在三天后死掉,那只青蛙便真的在那个时间被车子压死了。所谓言灵,会将拥有这个能力的人说出的话实现。若是看得到并不说出口,或许还会有改变的余地。

但说出来的话——

就真的再也无法挽回了。

【四】

“所以就说了,凭我的力量根本不行,我现在完全感觉不到有什么奇怪的气息!”来到这里的第三天,皇由织就被逼无奈到只能打电话给兄长皇青以询问解决方式。

据说惠弥已经这种状况长达三个月了,京叔叔和京阿姨起初是完全没有注意到,等到察觉之后,惠弥的头发已经完全变成了银色。

言灵没有任何用处。用言灵要求惠弥张口说话,将一切都说出来也是徒劳,因为好像有某种东西在惠弥的身边将言灵的力量全部淡化掉了。

说不出正确的言灵是没用的。

唯一那个可以看到惠弥身边异样的京加树却又拒绝说出口。

简直烦死了,头要都大掉了!

“你有什么可烦的?”皇青以在电话那头不以为然,“不是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吗,平常心对待就好。反正你也和学校请了假,等到一切搞定再回来不就可以了。”

“问题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每次抬头看窗户外面都觉得很可怕,难道对方的目标是我?”

“你感受到威胁性了么?”

“没有啦,如果感到有威胁的话,事情说不定早就解决了!”

“既然没有威胁……”皇青以想了想,“说不定,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哈啊?”

“有东西在保护着她。所以对突然出现的你充满了警惕。只要你不伤害她,我想那东西也不会对你怎样。类似于这样的情况,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才比较好吧?放心,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皇氏。”

说的简单。

总之符咒也带了过来,法服也带了过来,只要一天不吃特制的药,身为皇氏才拥有的金色眼眸便会恢复本色,所以她认真起来的话绝对不会容许自己与委托人受伤。

将手机盖子合上,皇由织走出房间准备再去一次惠弥的房间时,走廊里却有迎面而来的小学生模样的男孩站在那里。记得他是京家的三子,叫什么来着,啊对了,是京拓也。

“喂,我问你,你是除妖师么?”男孩一脸正义感的提问,那自以为是的语气真是不讨人喜欢。

京家的儿子怎么都这么傲慢啊。

“算是吧。”皇由织决定谦虚一次,不过,反正她也还没有拿到兄长那样的除妖资格证,也的确只能勉勉强强作为除妖候补人员。

“那你能保护惠弥姐不让她被带走吗?”

保护她?不让她被带走?难道这小孩知道什么?皇由织弯下腰凑近他,语气亲切的问道:“你知道惠弥的事情?能不能告诉我?”

“笑得那么恶心,别把我当小孩子。”

咳……不是小孩子是什么。

“好吧。你是拓也?那么拓也,惠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知道对不对?”

京拓也沉着一张小脸点点头,以一种极其不满的腔调吐糟道:“惠弥姐在去年捡了奇怪的东西回家。”

皇由织皱眉,听他继续讲下去。

“在其他人眼里看来,她带回来的东西只是一只有着白色毛发的动物,虽然大家都没见过那种动物是什么,可它有尖尖的耳朵,眼睛是暗红色的。老爸老妈也觉得那是动物,看不到其他的异样。言灵这种东西不会一直存在效用的,一旦过了三十岁,言灵就会逐渐消失,老妈老爸失去灵力很正常,所以在大哥二十岁的时候便继承了老爸的职位。”京拓也说到这里,心觉气愤的扭起眉,“可惠弥姐带回来的,在我和二哥看来,完全就是一个男人。和二哥差不多年纪,有着长长的银色头发。”

“那眼睛的颜色呢?你看到的是不是也是暗红色?”皇由织追问道。

还没等到回答,走廊尽头就传来了京加树的怒喊:“拓也!不要乱说话!”

“我才没有乱说,是事实!我说的是真的!”京拓也大声的反驳,最后丢下一句“二哥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帮助惠弥姐,替她隐瞒也是救不了她的!”便扭头跑掉。

剩下皇由织站在原地,转过头时看到京加树朝她走过来,一脸的没辙表情,只说:“拓也这笨蛋,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真是感人至深的竹马情啊。皇由织看他的眼神有些酸溜溜的,不禁脱口而出同样酸溜溜的话来:“这样下去真的好吗?搞不好惠弥带回来的那个男人会把她抢走哦。”

他挑眉:“身为皇氏除妖师的你,会允许那种事情发生么?”

“真的很想给你一拳!”

他向后退步,无奈的看向她叹气:“说过了,不要碰到我。”

“为什么?”她忍无可忍的问道,“究竟为什么不能碰你?”

他没回答,眼底泄露的那抹寂寞反而让皇由织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坏心眼的事。

干嘛摆出这种表情啊。

【五】

寂静优雅的古宅。四周空旷。大片的芦苇在风中摆动。

梦里的人失落的对她说:“不要碰到我。”

……为什么?

“我不想要夺走‘有我存在其中’的你的数据记忆。”一旦被他碰到的人,或是无意中碰到他的人,都会失去关于他的记忆与数据,一切有都将从零开始,他厌恶分别。

……咦?

“所以,不要碰到我。”微微的有些颤抖的声音,好像回荡在很多年前。

皇由织从梦中醒来,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她看向窗外,依旧是大雾弥漫,只是比起前几天,那种一直被人偷窥的异样感觉突然消失不见了。

终于释怀的同时又觉得不对劲。

这是她来到京家的第九天。

听京家的人说,惠弥发生改变是在三个月前。加上今天的话,就是整好的一百天。该不会——

……不可能吧。又乱想了。

皇由织自嘲的摇了摇头。可是想到银色头发与暗红色眼睛的那种生物,联想到一百天这样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那是天狗神。传说天狗神选妻的仪式要经过一百昼与一百夜。虽然天狗也是妖的一种,可他们生来血统高贵举止高雅,自命为贵族,自然是与其他妖鬼截然不同的。不如说是相当的绅士。

不过,还没听说过哪个天狗神会开放到和人类联姻。所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嘛。

走出房间的皇由织正准备去厨房寻觅早餐,却发现走廊里的京家人已经乱作一团。京大哥和未婚妻在楼上楼下的找人,不停的喊着“惠弥,惠弥!”,佣人们在房间里穿梭不停,两三个碰面之后便会相互问答着“找到了吗”,“完全没有”。很想拉住一个人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大家看上去都不像有心情理会她的样子。恰巧此时,京加树一边潦草地穿外套一边跑到玄关处穿鞋,京拓也跟在他的身后也迅速的系好鞋带。就当他们要走出去的时候,皇由织喊住两人。

“喂,喂!你们要去哪里?”

京加树好像没听到她的话,只是飞快的夺门而出。剩下京拓也还很理智的回答她:“惠弥姐不见了。”

“什么时候?”皇由织这下紧张起来了。

“一个小时前。妈妈去她房间要她吃早餐,发现人没了。比起人不见,她能够走出家门才最让觉得担心。”

岂止是担心,根本是害怕才对。一直无法走出宅子一步的人,竟然会突然失踪。

皇由织突然觉得自己的“想多了”完全是必要的,她问男孩:“小鬼,你还记得惠弥是在什么地方把那个男人捡回来的吗?”

来不及对她的称呼发表不满,京拓也放佛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连忙回答道:“在山脚的森林尽头,那里有一座小神社,惠弥姐说过她是在那里把那个东西捡回来的。”

开什么玩笑啊,竟然是在神社前面!皇由织简直无法理解惠弥在想些什么,她要京拓也出门去把京加树追回来,然后要他们两人赶去那座小神社前汇合。

而她自己冲回到房间穿上带来的青色羽织,那是皇氏的除妖法服,看向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瞳正在恢复原本的金色。昨晚没有吃药果然是正确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京家其他人解释,皇由织飞快的跑出大门,木屐踩在石阶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

有小雨落了下来。

打湿了衣襟。

她抬脚一跃,飞舞在空中的刹那,黑色的长发在雾气中变为红色,紫色的琉璃念珠在胸前作响。金眸,青衣,羽织美若红莲。少有人知其真实容貌,世人只称之为——皇氏。

【六】

一百昼。

一百夜。

血统高贵的天狗一族。

在这个暗处隐匿着魑魅魍魉的世界上,他们在与人类的相处之间都是彼此礼让三分。小妖,人形的神魔,美艳女子,俊秀男子,善良邪恶与尊贵低贱,有妖存,自然也有降妖的人在。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天狗——传说中的西凉之神来到人间与人类的少女进行一百昼一百夜的联姻仪式。好像瞬间便懂了,自从来到京家的那刻起便感受到的偷窥与监视,完全就是来自那位天狗神。他一定是不希望有人来破坏他的仪式,毕竟努力了这么久。甚至在京家四周布下结界,以此来给惠弥安全——这就是在仪式当日到来之前,她都无法走出京家大门的原因。

惠弥的银发。手腕处的暗纹。这些都是证明她同意仪式的契约。是和救下的天狗神产生了感情么?还是被花言巧语欺骗了?不管怎样,都不能让惠弥遭遇危险。

不管怎么说……她是京加树的青梅竹马……至少不想让那家伙为她的事情伤心难过。

当皇由织赶到小神社前的时候,惠弥正站在小神社前自言自语的讲着什么。不,不是自言自语。她在对面前的东西讲话。只是那个“东西”的形状很模糊,像是深色的雾气一般扭曲不定,身上散发着银色的光,要整整比惠弥高出一个头来。

这次感受到了。妖气。

皇由织大喊一声:“惠弥!离开他!”

听到声音,惠弥受到惊吓般的转过头来。她看到身着青色羽织的少女从怀里拿出了符咒,似乎念了什么咒语,那张符咒瞬间燃烧。从小就和京家的人来往,惠弥懂得许多人不懂的事情。言灵。术士。除妖。她知道眼前这个叫做皇由织的少女从到来的第一天就要做什么,她不准许那种事情发生,所以毫不犹豫的挡到银色身影的面前拼命摇头:“不行,请不要这样!”

她……她可以开口说话了。这代表仪式……正在最后的进行阶段中么?

皇由织愣神的片刻,手中的符咒已经烧到了底。她哇哇的大叫着“好烫好烫”然后不停的将灰烬挥散开。再次抬起头时,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模样。掩埋在雾气中的绿色森林变成了白色,有雪落下,她知道,这里已经变成了梦境。

是那个银色身影制造出来的。

他是想要让自己看发生在一百天前的事情么?因为感受到这个梦境里四处都充满了善意,所以皇由织也决定冷静下来回顾他和惠弥之间的发生在一百天前的故事。

【七】

一百天之前。

黄昏的雪天。惠弥放学回来,路过山脚的神社前看到了倒在地面上的人影。对方穿着雪白的长袍,同样是银色的长发几乎淹没在冰冷的雪里看不出来。死……死尸?!周围静悄悄的,惠弥被吓到,条件发射只想迅速逃跑。

可是却被脚下的石块绊倒,摔倒的同时发出惨叫,大概是这声音惊动了雪地里的人,他挣扎几下想要爬起身来,可最终还是不行,再次倒下去的时候完全失去了意识。

还活着!不过要是这么放任他一人在冰冷的雪地里绝对会冻死!

要怎么办才好?报警?但是那需要很久的时间……

惠弥心软下来,小心翼翼哆哆嗦嗦的走回到他身边,伤脑筋的小声嘀咕一句:“就算可以救你,但是你这么大块我也没办法拖着你爬那么多的石阶回家啊……”

好像是听到了她的苦恼,雪地中的人很乖的变化成了非常小只的类似于狗又像是猫的小动物。银色的毛发,尖尖的耳朵,看上去一点危险都没有。

惠弥不禁笑出来:“原来你可以变的这么可爱啊。”

将他抱在怀里,就这样把他救回了家。替这只毛茸茸的家伙洗澡的时候才发现,他腹部有一条长长的伤口,好像是被猎人用长刀划到的。是不是把他误以为是白色的稀有动物了呢?好在惠弥精心的照料他,每天都换药,他的伤口恢复的很快,几天之后就已经活蹦乱跳。银白色的毛发,暗红色的水晶般的双眼。惠弥知道他和自己不同。但为了方便称呼,就暂且叫他“小银”。

“要是被加树发现你的话,你一定会有危险。”惠弥曾经对他这么说,“不过我会保护你的,所以别担心,好好养伤,小银。”

他听懂她的话,眨了几下灵动的眼。

几天过后,惠弥在某天放学回到房间时,却找不到小银。他不见了,惠弥很担心。四处寻找他。心想着要是被加树发现的话就糟了,他很讨厌那些东西。

黄昏的夕阳已经落下,随之而来的是大片黑暗。

满月开始升到头顶,惠弥在山脚的神社下不停的叫着“小银,小银”。她的声音惊动了枯木从里的乌鸦,数只拍打着黑色的翅膀腾空飞起,惠弥被吓了一跳。然而银白色的月光下,有清澈的声音喊出她的名字:“惠弥小姐?”

惠弥怔然。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满月之下有穿着白衣的少年站在那里。他美得像是神,银色的长发闪动月白的光。天狗的面具挂在他的胸前,他的眼底有暗红色的光。

惠弥并不觉得害怕,只是很吃惊。正如她第一天见到他的那个样子,可又觉得不可思议,于是问道:“你……是小银吗?”

他微笑,彬彬有礼的模样:“是我啊。不过,我真正的名字叫做知又。惠弥小姐,非常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说着,他端正的半跪下来向她行大礼。

惠弥不知所措的连忙挥手,“不要不要,千万别这样!”

“你只要还礼就好。”知又抬起头望着她,“我想娶惠弥小姐为妻。”说到这里又露出不安的眼神,“还是说我太过鲁莽?不过,若是惠弥小姐不愿意,我可以等到一百昼一百夜后再来接走惠弥小姐。那是一个仪式。嫁与天狗的必经仪式。”

惠弥的脸很红,这家伙明明长着一张害羞的脸,为什么却可以完全不在乎的将“嫁”和“娶”这样的字眼挂在嘴边?

可是……对于他的事情,完全讨厌不起来。他说,一百昼一百夜的仪式要想顺利完成,她不可以在这些天内讲一句话,不能够把他的事情说出去,他会保护她,不被任何人打扰,所以她走不出京家大门去往外界。

只要一百昼一百夜过后……

惠弥点了点头,想了很久,终于说出:“我会等你来接我,小银。”

【八】

“我会等你来接我。”

——百昼与百夜。

“这是我的选择和决定。

——小银。

“我等你。”

所以很抱歉。加树。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把真相告诉过你,让你担心,对不起。离开你的话,我一定会感到很寂寞。

可是不和小银在一起,我绝对会后悔的。

再见。

对不起。

——这是她从未对京加树说出过口的话。

【九】

皇由织看着眼前的梦境一点点的消散,回归到现实后她心里忽然有种酸溜溜的难受。原来这就是“怪事”背后的真实。此刻的惠弥正站在名为“知又”的银色身影旁,她将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递给知又,银色身影在触碰到玉石坠子的那一刻突然产生了变化。

大片大片的银色光芒从他的身上绽放,最后那些刺眼的光芒渐渐消失,知又的人形出现在了皇由织的面前。他有一张温润的脸孔,微笑的模样很有礼貌。

那枚玉石的坠子,是让知又得以现身的媒介。他牵过惠弥的手,转头向这边的皇由织说道:“由织小姐,一直以来都在监视着你实在很抱歉。你可以既往不咎,让我带着惠弥小姐离开吗?”

喂……别把问题推给她啊,很难回答的好不好!

可是皇由织明显已经没有了除妖的兴致,而且那个妖好像也没什么意识,根本就只是想带着他的准未婚妻回到他所在的地方而已。但是……真要让他们离开的话,回去要怎么和京加树交代啊?

“你们走吧。”

就在皇由织踌躇的时刻,身后突然传来了京加树的声音。她立刻转头,看到男生正向这边走过来,他看着神社前的惠弥和知又,好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但还是略微遗憾的叹息一声:“惠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加树,难道说……你都已经知道了吗……”惠弥恍然大悟般地睁圆了双眼,随后流下了眼泪。

“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你必须要答应我。”男生这么强硬的说着,却露出温柔的笑意:“请你一定要让自己幸福,如果那只臭天狗欺负你的话,绝对要回来告诉我,我会替你去教训他的!”

惠弥破涕而笑,用力的点点头。

知又向两人点头示意,轻声说:“谢谢你,加树少爷,也谢谢你,由织小姐。”最终紧握住惠弥的手,在一片银色的光芒中缓缓的消失掉。大概是去往天狗神的故乡了吧。听说那里很漂亮,就如同是世外桃源。

会幸福的,因为那是惠弥自己选择的未来,所以不要紧,没问题的。

【十】

“喂,京加树。”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皇由织擦擦脸颊的雨水,继而抬起眼睛看着他。

“我现在碰到了你,但好像没有失去有关于你的记忆哦。”那晚在梦里她就已经回想了起来,他不准她碰他的原因。

在他的世界里,由于继承了千年才会出现的言灵师的本质——他能够看到他人身上显示的数据与电波。可是,同样的,被别人碰到的话,对方就会失去有关他的记忆。从小到大,他甚至没有被母亲抱过。可不要紧,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个由数字同电波组成的世界,所有人都是相同的。

直到七岁那年与皇由织相遇。

他看不见她的数据。所以很珍惜她,一直期待可以再次相遇,空白数据非常的特别。

“大概,是因为我看不到你的数据的关系?”京加树放佛终于释然一般的松了口气,抬起紧握着的她的手,随后又不禁皱眉,“这样看来我简直就像个傻瓜,一直以来我都在担心没用的事情。避免让你碰到,也克制想要碰触你的心情。”

“其实就算是碰到你后会失去有关你的记忆也不要紧。”皇由织歪过头,“反正我可以重新再认识你,真正喜欢的话,是不在乎分别多少次的。”

京加树有些怔然地看向她,眯起眼睛:“这算是告白?金眸小姐。”

“错!”她伸出另一只手的食指摇了摇,“是横刀夺爱——你的青梅竹马已经和别人跑掉了,所以我要把你的心从她那里抢过来。”

“什么啊。我和惠弥又不是那种关系。”

“那不然是什么?都被家长要求过‘长大后结婚’耶。”

“大人们一厢情愿的玩笑需要在意吗?总之,你不需要夺,我会很自愿的过去你那里的。”

皇由织不禁失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啊!拓也呢?是我叫他把你找过来的,他人怎么不在?”

“白痴,我早就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当然要把他打发回家。”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表示这样可以看见的东西与别人不同。

虽然也觉得“千年一见”的本事很了不起,可皇由织现在更担心另外的事情。

“……那现在怎么办?惠弥和她的王子私奔了,你打算怎么和家里人解释?”

“这个好说。”京加树自信的点点头,“就说你除妖失败,害得惠弥整个人不幸烟消云散。”

“哈啊?!”竟然把责任推到她头上,还说什么烟消云散,又不是蒸汽,惠弥好歹也是他的青梅竹马吧,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开玩笑啦。”京加树笑的有点顽劣,抬头看向天空,静静的说道:“只要让他们相信惠弥不管在哪里都会幸福,那样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皇由织一愣,随后微笑:“说的也是。”

森林上空的大雾逐渐散开。笼罩在心底的灰暗也一点点消失不见。剩下的是温暖的柔和。

雨停了。

《雾都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