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兵从天下

更新时间:2020-11-22 05:58:26

兵从天下 连载中

兵从天下

来源:落初 作者:胡不语 分类:玄幻 主角:赵羽子羽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兵从天下》的小说,是作者胡不语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曾几何时,远古的记忆在体内先祖所遗传的基因内复苏。  这是我记下的一个——支离破碎的“梦”  《兵》中没有所谓的坏人,更没有所谓的好人,他们都不过是在遵循着自己心中的“义”,至于到底谁对谁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两位先生似乎从未有一天停止过争吵,可正是这两位看似滑稽的先生教会了我们如何在战场上生存下来。

“今天讲角度与力量”不知是否由于昨天的失利,我总觉得次将先生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任何的兵器在使用中都要讲究角度与力道,两者是密不可分的,以刀为例,砍人与伐木的道理是一样的,水平的砍,柔韧的枝干会在震动中消除刀刃的力道,只有斜着劈下,脚下的大地让它躲无可躲,才可让刀刃的力道用实。就像这样!”次将先生一声暴喝一刀劈出,面前一株合抱的大树应刀断做两截。

次将先生收刀在手,正要开口就听远处传来一声讥笑“老夫来晚一会儿,你也用不着拿我夏天乘凉的大树出气吧!就看见主将先生带着胜利的微笑姗姗而来。

“在战场上,用刀竖直的砍下和水平的削出是最为不智的,千万不要听信一刀过后人头落地之类的鬼话,因为刀身最容易卡入人身体最为坚硬的脊椎骨上拔不出来,更不要说将人从中间砍为两片。就算你们有拔山之力,竖直砍则会耗费光你的力气,在每一瞬间都可能丧命的沙场,无论是耗力过巨或兵刃卡入敌人的身体,只要身体一慢下来,眨眼间就够让你们死上十回!所以,只有劈--斜劈,是劈断敌人身体最省力、最安全,也是惟一可行的方法,且同样是杀伤力最大的,因为一刀劈出,同样的力道下,斜劈造成的伤口要比砍和削长,伤口长出的血就多,出的血愈多就愈容易致敌死命,何况人体正面保护内脏的骨骼相对于头骨与脊椎骨本就弱不可击!”

次将先生这才横了他一眼,回过头来接着说道:“今天起劈柴!每人每天交一百根直径半尺长两丈的树干,率甲之士多交十根长三丈六尺,径一尺的树干。”

等次将先生安排好功课,主将先生招了招手,将我们三十六人唤到身旁,压低嗓子道:“凡兴兵十万,出征千里,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内外骚动……故间有五,有田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故三军之事,莫亲于间……故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以三兵之要,三军所待而动也。”总觉得主将先生对用间好像另有所指,“《孙子》博大精深,尔等下去自行体悟。”

鹤发童颜的司命先生一天到晚总是没完没了的发呆,不是对着花呀、树呀,就是对着月亮星星,他总有一些奇怪的想法,这七天来,我们就是按照他的意思将山上的土地深深的翻出了三尺,狗子抱怨着:“种地而已,又不是刨坟地,用牛犁好了,何必让我们用锄头锄?对了,二牛去拉犁!”狗子话声未落就听二牛飞快的接道:“你叫狗子,怎么不吃屎?”狗子一个没料到,平日木纳的二牛竟能如此回答,在众人的笑声中楞在一旁。被笑声惊动的司命先生在问明了经过后,叫他去亲手阉掉了一只曾经拱坏了先生花园的猪。

司禄先生最是奇怪,他是惟一一位不住在讲武监内的先生,除了上课的巳时,没有人能找到他。他和所有的先生都能说到一起,包括思想怪异的司命先生。他对所有的人都很客气,与别人说话时从来不站在上首,可大家对他都很尊敬,就连主将、次将两位先生在他面前也从不大声争吵,身为儒者的他却最看不起孔子,在讲到君子儒、小人儒、中庸儒这三种做人的态度时说道:“孔子--迎合了贵族的需要,用为贵族量身定制的《礼》践踏百姓,从而突出贵族的身份与特权的媚上者,编写了《乐》用*的歌舞和奢侈的生活将贵族带入**的深渊的哗从取宠之人!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长袖善舞,在百家争鸣的激烈斗争中给儒家带来了崇高的地位,为儒家的发展壮大身为小人儒的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与孔子完全相反的君子儒的代表--孟子,处处为百姓着想,不时的告戒贵族。他的舍生取义才是让天下太平,国家富强的王道思想。”

司禄先生的课是我最喜欢的课,每当他讲做人的道理时,他那低沉的声音总带给人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与霸气,就连风亦为之振奋不巳。但他的声音却略带着因不为世人认同的疲惫的沙哑,让我们血脉沸腾时,心却不仅有些酸苦。

司中先生虽然同样不苟言笑,不怒自威。可是他传授的课却是最为清闲,在我看来几乎和睡觉没有什么分别,反而比睡觉还更解乏。不过别人却不这样认为……仅仅七天,听琴的二千六百二十八人就只剩了不足二百人。一曲弹罢,司中先生张口唤道“子羽。”我赶忙出列,先生也不发问手一挥,一道掌风脱手而出。

“先生“我连忙放松全身,任由先生的掌风穿透身体,让体内的风随着掌风的波动一同波动,随着掌风中巨大的力量溶入我的体内,顿时觉得精神百倍。就听见先生自言自语道:“明明经脉通畅,可听了我七日入门琴声,体内却没有一丝真气”

我好生奇怪,不知道先生说些什么,正待发问,司中先生已经挥手道:“退下吧!”

“是!”我虽然不明白先生的用意,可又没法发问只得退了下去。

今天上午终于应司命先生的要求开垦完了千余亩田地,正好每班三十六亩。自从上次阉猪事件之后,司命先生虽说那头阉掉的猪会长的又快又壮,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狗子至少在司命先生面前,却变得同那只曾经十分嚣张的猪一样乖巧。

“那是警告。”我大口嚼着饭,点头赞同大壮和二牛的看法,狗子委屈的看着我们正要张口,主将、次将两位先生争吵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还不服老,早上竟起不来床。”

“我就算比你老,可也比你起的早、精神好。”

我回过头,正好看见次将先生望着主将先生嘿嘿冷笑,口中不住念道:“老矣!老矣!!”

“我只不过如厕耽误了些时间而已……”主将先生还要分辨,次将先生便已正声道:“廉颇八十尚能一顿饭吃下一斗米,且不曾因如厕耽误时光。”

主将先生哼了一声,“我一顿饭也能吃一斗米。”就听次将先生接道““别不认老,你要能吃一斗,我就能吃一斗一升。”言必两位先生相互冷笑……

转眼间,又过了一个多月,开垦出的田地都长出了小小的绿苗,田地的四角搭起了三丈高的瞭望塔并用我们自己砍回来的树围成了围栏,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座座木城。很奇怪,先生却让我们把门开在而朝山脚的一面,每天上田都得绕到山下。

我十分佩服司命先生的神算,当我们按照他的要求:垄与垄间距一又三分之二尺,每隔二又三分之一寸播下四粒种子后,他交给我们的经过药水浸泡后的种子竟刚刚够用。

现在,主将与次将先生已开始教我们弓的用法,我们每天下午除了分批去地里浇水除草外,都在练习射箭。自从两位先生开始比拼吃饭后,便终止了争论,令我们晚饭时少了很多乐趣。

“子羽,随我来。”

“是,先生。”

琴不离身的司中先生在我回答的同时不紧不慢的走开,我忙放下手中的弓箭,紧紧地跟在司中先生的身后,后绕过花园走进司命先生独有的大院,忐忑之情随即被好奇取代。的看着司命先生院中的各种从没见过的花草果树,和司命先生那六十丈见方高二十丈,四四方方奇怪的大屋。走进屋内,我才发现大屋从内看原来是三层小楼。

“就是这小子,“司中先生对司命先生说,“没有一丝真气,却听完了我七七四十九天入门琴法,你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命先生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微笑道:“小子,你叫什么?”我忙弓身答道:“回先生,我叫子羽。”

“第一个过河的子羽?”司命先生拉着我的手,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司中先生一眼,在那一瞬间,我通过风感到司中先生的身子轻轻的震了一下,在司命先生目光中的奇异的笑意下变得紧张的司中先生恨声道:“别光问,快看看是什么原因让他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竟能听完琴?”

就听得司命先生说道:“坐好!”未待我反映过来,司命先生以扣住我的脉门,将我盘好同时对我和司中先生说:“弹琴!”

在司中先生手中琴弦的振动下,一手扣着我脉门的司命先生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一刻钟后,随着司命先生另一只手按在我的头顶,一道暖流贯穿我的全身。我用尽全身气力,让体内的风随司中先生琴弦一同振动,不知不觉间竟与司命先生贯在我体内的暖流融合在一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