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圣临诸天

更新时间:2021-01-13 05:15:15

圣临诸天 连载中

圣临诸天

来源:落初 作者:大日浴东海 分类:玄幻 主角:殷昊孙子 人气:

完结小说《圣临诸天》是大日浴东海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殷昊孙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是比干的孙子。比干是一个正直的人,纯粹的人,无私的人,好吧就是一个老人!狐狸精蛊惑纣王要挖我爷爷的七巧玲珑心,说是治疗她的心痛之疾,只要两片就行。纣王就诚恳意切的让比干挖心!做为孙子,我当然不同意。大殿上,我就问比干:爷爷,是先干死狐狸精,还是先将纣王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不是黑的?比干怒曰:逆孙,大逆不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很纠结,要不要先干死这个老头?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夜,殷昊难眠,翻转着心思。

见到了姜子牙,还真仙风道骨,只是也与想象中的不同,多了些清高,少了些烟火之气。

然而从爷爷口中听到的消息,对他的冲击更大。

修道不成仙,就不能长生,也怪不得姜子牙修道不成,只能享受人间富贵,最终寿终正寝。

然而人道有贡献,却也会有大成就?

火云洞,上古三皇、五帝居所?人族圣地?

禹帝铸九鼎,镇压人族疆域,能够压制妖魔鬼怪的力量,让人族战士能够猎杀?莫非也能压制仙道?

从爷爷的语气中,殷昊也听出了比干对仙道的不屑。

“这里隐藏的秘密,远远超出想象啊!”

感叹一声,进入睡眠。

过了五六天,殷昊乘着牛车,再次来到了宋家庄,今日宋异人外出,却是姜子牙夫妻接待。

“哎呀呀,小公子大驾光临,蓬荜生辉!”马氏一看到殷昊,细长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薄薄的嘴唇已经咧开,脸上的皱纹都笑成了菊花,“您请坐,请上座,我这就去沏茶!”

“仙姑不用!”

殷昊的小脸上也笑成了一朵小花。

“小公子就会说话,我哪里能得一个仙字!”

“仙长的夫人,当然是仙姑了!”

“就凭小公子这张嘴,将来不知迷倒多少小姑娘!”

马氏听的乐开了花。

殷昊摸了摸后脑勺,就嚷道:“牛叔,将礼品抬进来!”

“小公子来就来了,还送什么礼物?”

马氏更加高兴了,细长的眼睛迫不及待的望了过去。

两个侍卫进到屋中,各放下一口箱子,殷昊连忙介绍:“上次来的匆忙,没有置办什么礼物,今日前来补上,一箱子丝绸之物,这是给仙姑的,一箱子是一些竹简铭刻,送给仙长阅读!”

“小公子真是太客气了!”

马氏心花怒放。

丝绸之物,她连想都不敢想,看着一箱子,定然数量不少,若是做几件衣服到外面走两圈,不知会羡煞多少人。

“别嫌太庸俗就行!”

“哪里、哪里,小公子若是不嫌弃,以后可以将这里当成家,有什么需要小民夫妇的,尽管招呼一声!小公子您坐,我去置办饭菜!”

她吭哧吭哧的抱着箱子走了出去。

姜子牙看的嘴角抽搐,他指点殷昊笑骂道:“你这小鬼,怎地生的这般奸猾!”

“小子这般心思,还能瞒过仙长不成?”

等马氏离去,殷昊整了整衣衫,神态严肃,作揖行礼,却被姜子牙拦住,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好一阵打量殷昊,最后叹道:“我听兄长所言,小公子天生聪慧,异于常人,虽接触短暂,我也能看出一二。小公子心智成熟,处世老道,若不是我观小公子灵慧圆润,体魂先天融洽,还以为小公子被妖魔附身,或者什么夺舍而成。”

“仙长怎能如此妄言?”殷昊不满道,“陈塘关李靖有一子,名哪吒,孕三年六月而生,生而能跑能言,岂不更邪乎?小子从不妄自菲薄,一岁开始读书,至三岁,爷爷的藏书,已进入脑海,不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却也晓百家言,万民事,这是早慧与后天学习的结果,仙长怎能将小子与妖魔鬼怪为伍?”

“能说出这样一番言语,真的很难想象,你只有五岁年纪!”

姜子牙感叹。

“天生聪慧,后天吸收百家名言,年岁虽小,却也能胸有沟壑!”殷昊认真道,“仙长既然猜出了小子的心意,不知可否?”

他目光灼灼,带着殷切。

“你我有缘无分!”

姜子牙无奈摇头。

“什么是缘?什么是分?”

殷昊哑然失笑。

“缘来相聚,无分则散,这是命数,强求不得!”姜子牙认真道,“你我无师徒之缘!”

“也罢!”殷昊没有强求,坐下后问道,“仙长不在昆仑仙山修道,为何下山行走?人间红尘之气弥漫,欲望遮眼,难有清静,岂能更好的修行?”

“你这一双眼睛,看透了世间本质,我真想收你为徒,可惜可叹!”姜子牙真心的叹息一声,“你也别称我为仙长了,太见外!”

“那好!您老年长,比我爷爷还大些年岁,我就叫您姜爷爷吧!您称我小昊就行!”

“甚好!”姜子牙点头,“我修仙无成,奉师命下山,希望能在人道上有所成就!”

“人道?”殷昊眯起了眼睛,笑道,“姜爷爷,就以百姓为例,怎能让他们的生活更好?”

同时,他挥了挥手,让牛皋等人远远的离开!

“当然是通沟渠,排旱涝,养桑梓,多耕种了!”

姜子牙理所当然道。

“太片面,而又无实物!”殷昊道,“百姓之需,莫过于衣食住行!”

“衣食住行?”姜子牙一怔,仔细品味,捋了捋白须,不由点头,赞叹道,“言简意赅,民事之本,也是大道至简!小公子,了不起,当真了不起!”

殷昊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就如这衣!现今百姓,多为麻衣,穿在身上,又硬又刺,冬不保暖,夏不散热,就没有替代之物?再如食物,这个不说烹食之法,毕竟大多食不果腹。就说种植之道,就不能改良?如春耕之时,百姓以木棍刨土种植,就不能替代?如以铁器耕地,以牛牵拉,又会节省多少工夫?”

说话之间,他以手沾水,在桌面上勾勾画画。

姜子牙身躯一震,眼中喷出了精光,就陷入了沉思,许久激动道:“小公子大才,真正的大才啊,若是此法普及,耕种之地,必然多番几倍,产出也必然大增,这是活民之法!”

“这说明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如衣物,可以越来越好,冬暖夏凉;如耕地,会更省力,多耕种多产生,然而这就需要不停的发现新事物,新工具,更新换代!”

“更新换代?”

姜子牙忽然沉默。

“姜爷爷,你说这个天下,什么才是根本?”

殷昊不给对方多考虑的机会,忽然问道。

“根本?”姜子牙露出迷茫之色,最后低低说道,“万民!”

“小子也是这么认为!因为有万民,才有食物,才有衣物,才能修路,才能建筑,他们以自己的辛劳,建造了世间的美好,可为什么却天生的最低下?犹如奴隶一般?任打任杀?”

“这个……天生有贵贱!”

“吾常闻,吾等万民,皆出自女娲娘娘造人而成,哪有贵贱之分?三皇之时,不分贵贱,禅位传承,五帝治世,没有贵贱,没有高下,为何到了如今,却分了三六九等?为何将创造一切的万民处于最底层,而不事生产的贵胄高高在上?姜爷爷,您说,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这个……!”

“姜爷爷,您说,若是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万民有书读,开民智,会如何?人人如龙?”

“这个……!”

姜子牙满头大汗。

“告辞!”

殷昊起身,弹了弹衣角,一甩袖子,潇洒而去,走出门外,他嘴角一瞥,心中嘀咕:“姜子牙啊姜子牙,小爷想要拜你为师是抬举你,竟然拒绝?那好,我就给你抛出一个大命题,看你如何思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