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对爱情的专一

更新时间:2021-09-11 09:50:43

对爱情的专一 已完结

对爱情的专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龚良泉 分类:言情 主角:腾格尔明白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龚良泉原创的言情小说《对爱情的专一》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腾格尔明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呼和浩特理工学院确确实实是个非常无聊的地方,我和这个地方的人水火不容,我只需要担保好自己的分数就好了,根本来应该是为了我自己。我要过得非常好,在那个事情之后让那一个遗弃了我的人看一看她的闺女此时此刻是怎样的生活,令她后悔,后悔最开始的下定勇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白天上学,下课就到酒馆歌唱。

我每一天都在期盼着晚上的到来,我可以在酒馆里尽兴地歌唱,唱我自己。

今日的酒馆还是和过去的时候一样,我仍旧一成不变地唱着,看着那一些来消遣孤寂的人。唱到第二首歌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兰卡蒂尔斯龚琳子来了,她带了一伙男孩姑娘,这一些都是混迹在歧途边缘的人。

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在台下非常开心地冲我挥手,我对着她轻轻笑了笑。她好像非常振奋,唱了几曲之后,我临时歇息了一下,我不想去找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她自己找过来了。

“姐,原来你在这个地方歌唱啊,我讲我只需要把这个地方的酒馆都逛遍了确信能遇到你吧,这地方不错哦,你唱得好棒。”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始终叽里咕噜地讲着,面庞上难掩的振奋。她还是个儿童,单纯排遣孤寂的儿童。她明白我在外头歌唱,曾经就将我领她来玩,再被我回绝了。

还没等我讲话,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就将我拉到她面前开始介绍:“喂,看一看,这就真的是我大姐,不错吧,大姐,这一个是李爱娜,他是袁子浩,他是李牧然,她是……”兰卡蒂尔斯龚琳子介绍完了,大家就都嚷开了。

“大姐,唱歌唱得真好啊。”

“大姐,之后咱们来这里能看见你吧。”

“大姐,之后咱们来玩的时候照料下咱们吧。”这一些越是在外头混的儿童越是嘴巴甜,我讲“好啊”,并没有展现出热情。

“……”

“大姐,请咱们喝点东西吧。”

才刚知道多长时间啊,此时此刻就想勒索我,可是那么一点要求对我来讲并没有什么。我刚想讲话,话讲我到此时此刻都没机会讲话,光听他们讲了。再兰卡蒂尔斯龚琳子非常不爽地中断了我:“你们这就真的是干什么呀,我仅仅是介绍我大姐,也太随便了呀,要喝东西自己买去。”

场面刹那间有那么一点难为情,此时此刻的儿童讲翻脸就翻脸,当然火气过了立刻将会好了。我此时此刻也不可以一走了之,我对兰卡蒂尔斯龚琳子也有责任,不可以看着她在我前面混。

我非常认真地对他们讲:“要喝东西可以,再完了之后兰卡蒂尔斯龚琳子你得和我回家,你在其他的地方玩我没看见也哪怕了,再此时此刻在我的地方我不可以不重视你。”

我那么认真地讲完,尽管承诺请他们喝东西,再大家都不太开心了,氛围比方才十分下跌了,当然开心不起来。兰卡蒂尔斯龚琳子的脸立刻跨了下来:“咦,姐,你太扫兴了,原本叫你是找你带咱们玩的,早明白就不叫你了。”

“对呀,大姐就给咱们在这哈哈玩会儿吧。”

“咱们头一回到这里来。”

“……”大家都帮着兰卡蒂尔斯龚琳子讲话,我没有理睬他们。

“明白我每一天回家都看见你祖母在等你吃饭吗,要玩就趁此时此刻我仍旧在快活地玩,过会我就将走了,你得跟随我走。”讲完不重视他们的反应怎么样我就转头走了,我还想再唱几首歌呢。儿童们仍旧在那一个地方抱怨着。

上台后我看见儿童们尽管有一些扫兴但还是玩去了,我就放心地歌唱,我看见墙角突然发生了吵架,非常黑,看不清晰,这在酒馆里是经常的事。那边的战役一次比一次大,闹得非常严重,有一个人突然被推搡了出来,我转头一看,这不就真的是兰卡蒂尔斯龚琳子的朋友吗,是叫什么姓名我记不住了。

我就住他问:“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呢?”

“大姐,她在里头呢,刚才咱们……”男孩像捉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仓促地讲着。

我还没有挤进去就听到兰卡蒂尔斯龚琳子的声音:“你们究竟想怎么样,撒手,听到没有,叫你们撒手。”在那个事情之后我就看见兰卡蒂尔斯龚琳子护着她的几个姊妹,就在跟人吵架,一个男的正拽着他的衣领,几个姑娘的衣裳早已被扯乱了,头发也乱蓬蓬的。

我冲向去奋力拉开揪着兰卡蒂尔斯龚琳子衣领的那一个人的手:“你们想干什么?他们还是小儿童,有话慢慢讲嘛。”

“大姐。”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小声喊了我一声,我没理她。

才刚知道多长时间啊,此时此刻就想勒索我,可是那么一点要求对我来讲并没有什么。我刚想讲话,话讲我到此时此刻都没机会讲话,光听他们讲了。再兰卡蒂尔斯龚琳子非常不爽地中断了我:“你们这就真的是干什么呀,我仅仅是介绍我大姐,也太随便了呀,要喝东西自己买去。”

“你不是那一个歌唱的吗?原来你们是一起的。”那一个人上下察看着我,这帮人应当是社会上的小痞子,整天不要紧干的那一种人。

“对呀,她是我妹子,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最好用放松点的语气讲话。

“哦,他们撞了我。”红毛死不正经地讲着。

“不是这个样子的,是他们先撞的咱们。”兰卡蒂尔斯龚琳子焦急地解释着,跟随她的女儿童也应和了几声。她们再也不讲话冷静了下来。我就真的是碰上了麻烦的人啊。我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感情,曾经撞了我的兰卡蒂尔斯龚琳子的朋友这个时候候也就凑到我身边了。

“我看你们一样是这里的老客了,今天放她们一回吧。”我非常厌烦小声下气地跟其他人讲话,我讲这一句话的时候始终使劲地注视红毛的眼眸,尽管是在求和再也要令他感觉到我的气概,真要打起来,我自己倒不要紧,问题是我不可以担保把这一些童们都安全带出来。我曾经跟随腾格尔卡米斯练过打架,之后又去学了散打。腾格尔卡米斯可是非常会打架的,我还是因为这一个知道她的。

“大姐,不要表达歉疚,分明是他们不对……”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又嚷起来了,事实上她尽管不明白事,再个非常讲道义的人,就真的是有那么一点太盲目了。

“你别讲话。”我的语气非常冷冰。这小蹄子到此时此刻还分不清晰状况。

“表达歉疚顶个屁用,假如表达歉疚的话此时此刻也晚了。”红毛的目光非常挑衅。

“那你讲要怎么样?”

“你假如能一下子喝光一杯白酒,这件事情就完了。”红毛思虑了一下讲。

我转头不屑地笑了笑,讲:“就这个样子?”在那个事情之后不等他讲话我就到来柜台边拿了两杯白酒过来。

这个时候候经理突然出现了,闹事许久了不出来此时此刻才出现:“什么事情?”

我轻描淡写地讲了一句:“等我将这一个喝了就不要紧了。”

我刚才准备喝的时候,突然有人抢了我的酒瓶子,我一看是腾格尔卡米斯,她来接我大致在外头等急了就跑进来了。

“我来替她喝。”腾格尔卡米斯看着红毛讲。在那个事情之后举起酒就将灌。

我不想令她插手这件事,在那个事情之后我夺下了酒瓶子,讲:“你就别管了。”在那个事情之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我连着喝了两杯,喝完了之后,我看都没看红毛一眼,对经理讲:“钞票记在我头上。”在那个事情之后不重视经理瞠目的表情拽着兰卡蒂尔斯龚琳子走了,她的朋友也抓紧跟在后方出来了。

到了门外,腾格尔卡米斯也出来了,我对腾格尔卡米斯讲:“你把她给我送回家。”我的脸冷冰地像结了冰一样。兰卡蒂尔斯龚琳子和她的兄弟们都没有胆量做声。她的兄弟们小心地看了看咱们的气色,在那个事情之后一个讲了声“大姐,咱们先走了”就一个接一个地跑掉了。

“那你呢?”腾格尔卡米斯看了一眼兰卡蒂尔斯龚琳子讲。

“我走回家。”我突然带点笑容地对腾格尔卡米斯风趣地讲,可是这笑容在兰卡蒂尔斯龚琳子看来仍旧有那么一点寒。

“你认为我每一天闲得慌啊。”腾格尔卡米斯笑着打了我一拳。在那个事情之后兰卡蒂尔斯龚琳子乖乖地坐到了电动车后方,临走还不忘讲了句“大姐,那我就先离开了。”我冰冷地嗯了一声在那个事情之后腾格尔卡米斯就疾驰而去了。

非常少这个样子在路上走了,晚上的风非常凉快,我就这个样子慢慢地走着,路上的路人开始变少了。这个样子一个人在马路上走着,我心里面好像也放松了许多,头脑里什么也没有琢磨,腾格尔卡米斯又折回来了,就明白她会折回来的。

“有没有想我呀?”停在我一边的时候腾格尔卡米斯无赖地笑着讲。

“哪个让你回来呀,我自己爽着呢,这夜景不明白有多美,曾经在你摩托上始终以来没留心过。”我不领她的情。

“上来。”腾格尔卡米斯把头一扭,我捶了她一拳在那个事情之后坐上了电动车。

腾格尔卡米斯开车的时候我就搂着她的腰,每当这一个时候我总感觉到咱们合为一体了,在那个事情之后我会在她后背想许多事,这一个时候的咱们最冷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