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卿惑无疆

更新时间:2020-02-14 13:13:46

卿惑无疆 已完结

卿惑无疆

来源:落初 作者:何满子 分类:言情 主角:居延林维域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卿惑无疆》是何满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居延林维域,书中主要讲述了:十五及笄,女扮男装的背后,是滔天罪恶堆积的血海深仇。战马戎装,浴血沙场,为那一段血腥往事,为那一个因爱泯灭良知的昏君。不幸被掳,当年的少年竟然是敌国的王。国恨家仇,一并涌上。可是,他竟然说:“我要你做我唯一的后。”待所有真相告白,背后又是怎样撕心裂肺的残忍?万丈红尘,煎熬的是芸芸众生。出尘仙人,却甘心为她堕入泥沼扰世。当倾国的皮囊流逝,他拥住她,触摸到的是两个相知的灵魂低语呢喃,飘散在空中的永恒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堂课,终于在众人各怀笑料的憋忍后结束。当卫夫子迈着矫健的步伐稳当当地出了门之后,好多人终于忍不住爆笑了出来。

“林居延,真有蟑螂在你桌上爬过么?”

“你就徒手拍下去的啊,恶不恶心呀?”

“那蟑螂的尸体还在不?让我看看。”

一帮人围到居延身边,七嘴八舌。居延尴尬地笑笑,只身走到居端身旁,拽着居端的手就往外走。待走到一处人少幽静之处,居延才停了脚步。

“二哥,爹爹叫你好好照顾我,你就是这么照顾的么?”居延瞪圆了眼睛。

“怎么样,二哥的绘画技术不错吧。”居端瞅着居延的小脸洋洋得意。

“二哥——你太过分了!看我出糗你很开心么?哼!”居延气地别过了脸。

“居延不生气了,恩?那我也没想到你会那么大反应嘛?”居端挠了挠头。

“没想到?!二哥你撇的真干净!第一天就这么丢人,真是让人郁闷!”居延有些沮丧。

“好居延,是二哥错了,你罚二哥吧,二哥保证不反抗!”居端拍拍胸脯以示保证。

“嗤!”看到居端一副愧疚样,居延忍不住笑了。“算了算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当娱乐大众好了。”

“居延真的不生气了?”居端凑近了问。

“没有啦。”居延摆手,“我想一个人走走,你先回去吧。”

“二哥陪你走吧,对这里,二哥比较熟悉。”

“不用,我就是随便走走看看,二哥先回去吧。”

“居延……”

“二哥刚还说听我话呢,现在第一句就不听了。”居延佯装微怒。

“恩……那你一个人小心些。”居端不放心。

“知道了。”居延无奈,二哥好是好,就是有时候对自己实在太啰嗦了。

下了课的别院,一派热闹纷呈。果然最有活力的地方,永远是学校。居延信步走着,遇到同班的同学点个头打个招呼。

别院的景致很好,假山流水,繁花绿叶,亭台楼阁,长廊水榭。居延沿着长廊往深处走,一个岔口的地方,看着有些破旧的一座小房屋出现在眼前,与整体的华丽美景有些不搭。居延觉得有些好奇,拨开眼前横路的枝杈,走了进去。

一个紫色的身影正茕茕独立于破苑中的一颗粗壮的合欢树下,如瀑的青丝在风中袅袅,更加衬得他身形单薄,不觉生出些落寞寂寥的悲凉。

居延看着那背影微怔,一出神,脚下踩到一根枯枝之上,发出“咔吃”的声响。只见那个紫色的身影迅速抬手在脸上飞快地擦过,然后声调阴冷:“出来!”

居延挪着步子慢慢往前,有些嗫嚅:“七皇子。”

洛玄翼转过身来,打量着低着头的居延,皱了皱眉:“谁让你跑到这儿来的?”

“我是一个人随便走走,发现这里的破旧和别处有些不同,就进来看看,没有想到七皇子也在这里。”居延解释。

“现在看完了,你可以回去了。”洛玄翼紧皱着眉,不客气地下驱逐令。

居延听着对方的语调,不是往日里熟悉的风流不羁,而是弥漫着一股透心的忧伤,忍不住抬头朝那人的脸上望去。一双魅人的桃花眼此刻半垂着,里面还残留着刚才没有擦干净的水汽。晶莹的水珠嵌在长长的睫毛之中,在阳光中折射出瑰丽的色彩。素日艳丽的红唇紧闭着,拉成一条直线的角度,和着整张脸的颜色,泛着一种胭脂的青灰苍白。

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替他拭去眼中的悲伤。待到手指轻触到那闪动的睫毛时,两人皆是一愣。

“走开!”洛玄翼脸色沉了下来,甩开了居延的手。

“对不起,我只是……”居延握着被拍掉的手,尴尬异常。心中不禁懊恼,自己干嘛会发神经伸出手去啊!可是,他的样子,好像真的——很难过。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滚!”洛玄翼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修长的身形在茂盛的合欢树下更显单薄,映着苍白的脸色,别样的让人心疼。再怎么样,他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而已。居延看在眼里,不走反而又向前进了一步。

“伤心的话哭出来就会好了,不要憋在心里。”居延走到了洛玄翼的身边,“放心,我不会笑你的。”

“听不懂我的话么,我叫你滚!”洛玄翼转过了身,身形隐隐有些颤抖。

“你这样子,只会让关心你的人难过而已。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会好受一点。你要相信,伤心难过的时候,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居延望着那双蒙着水色的桃花眼,认真说道。

洛玄翼有些惊讶地看着旁边人儿,尚有些稚气的脸上满是真诚的神色,黑亮的眸中隐隐地含着一丝担忧的情绪。心中一动,也有人会担心自己么?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你不相信我么?”被洛玄翼自嘲的表情激到,居延有些生气。

“多管闲事!”洛玄翼一声冷哼。

“你……”居延咬了咬下嘴唇,杵在当地,无语相接。

洛玄翼袖口一甩,大步离去:“你喜欢这里,让给你好了。”说完,头也不回得走掉。

待到居延抬头,只看到紫色衣袂的一角快速地隐在了苑门之外。望着那抹离去的紫色,居延怔怔出神:他那样的人,伤心的理由,应该只有他的母亲——歌妃了吧。只有面对母亲的时候,他平日魅惑笑颜的面具才会全然褪去么?想到他方才眼中的闪光,居延忽然觉得这个少年单薄倔强得让人心疼。

洛玄翼隐在袖口中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走出了好长一段,才停下来靠在一个人烟罕至的墙角重重喘息。刚才,如果自己再面对着他,一定就会支持不住脸上的冰冷了吧。双手蒙上眼睛,他的手指轻触自己眼睛的触觉还在,残留的温度慢慢扩散,那种久别的温暖一点一滴地渗透,融入心灵深处。

是自己太久没有接触阳光,所以才会觉得那一刻的他那么温暖么?洛玄翼闭上双眼,感觉十年来厚积的冰冻开始渐渐融化。这一切,全都源自于那个如阳光一样温暖的孩子——居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