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第一女廷尉

更新时间:2020-01-06 05:42:35

第一女廷尉 连载中

第一女廷尉

来源:落初 作者:汏师兄 分类:言情 主角:谢明欢谢老 人气:

新书《第一女廷尉》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汏师兄,主角谢明欢谢老,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简介:世家大族,百年底蕴,传承的久了,总会出一两个奇葩。谢家作为天子手底下的第一大族,先是十年前离家出走了最惊才潋滟的小儿子,现在眼看就要嫁到皇家的小孙女,也留书出走了。一个二个,非要追求诗和远方……谢家老太爷心很累。正经版简介:谢明欢幼时师承小叔叔,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后来离家出走,一不小心就成为天下赫赫有名的风流名士——谢令匀。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更奇葩的弟子。书读的多了,本该出落成大家闺秀的谢明欢,长歪了。乱世出豪杰。谢明欢也有一颗成为豪杰的雄心。她励志要在这乱世之中大展宏图,查尽冤案,造一个天下清平……于是,成婚前夕,包袱款款跑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谢家的八卦在洛阳城传了不少时间,但前有谢令匀,现在又出个谢明欢,谢家从上到下早就习惯了,应对起来非常熟练。

谢明欢的母亲崔氏,倒是哭了几天,又骂了几天,后来发现女儿是真的铁了心要在北地折腾,干脆顺其自然,又专门派了心腹,给谢明欢送了十张一千两的银票,表明自己一颗土豪又慈爱的母亲心。

晋王请命追妻,结果被晋帝狠狠坑了一把,不得不接手北地这个烫手山芋,在洛阳城又逗留了几日,就浩浩荡荡前往北地赴任去了。其他大臣权贵听说最终被派到北地的竟然是纨绔小皇子晋王,全都跌破了眼镜。

再说八卦的当事人,谢家明欢。

自从离开洛阳后,就一路带着自己的小丫鬟琪儿赶路,直到进入北地并州境内,才停了下来。

“小姐,咱们是要在这里住下吗?”琪儿拿着刚买下的房契,一脸疑惑。

“不错。”谢明欢一身男子装扮,和琪儿两个就坐在当街的馄饨摊上,眉宇间带着舒畅,原本就精致俊美的脸更加出色,“昨日咱们在城外客栈过夜的时候,老板说长治城最近出了一起大案,郡守张榜悬上招人,协助廷尉破案。”

“所以小姐你要去揭榜?”琪儿惊呼了一声,“小姐,你玩真的呀?我还以为我们就是出来玩一圈,玩够了就回去呢。”

谢明欢给琪儿夹了块藕片,笑眯眯地道:“快吃吧,咱们一时半会是不会回去了。”

她的野心和抱负,还有对父亲的追忆,都将在这里一点点化为现实。

爹,女儿一定不会让你用生命换来的北地再乱下去,我会用自己的力量,帮你守护住这里!

琪儿一听,倒是没啥大的反应,马上就接受了小姐的说法,开始埋头苦吃。她从小食量大,一顿饭要吃上三碗白米饭才行,像这种街边小馄饨,小姐半碗就够了,她得吃四碗!

等琪儿吃完,谢明欢慢悠悠起身:“你去看着置办些生活用品,再买几个临时的小厮,把咱们的新家打扫打扫,我四处转转就回去。”

琪儿听话的点点头,等到和谢明欢分头走出了了好久,才后知后觉的一拍脑袋,一脸郁闷,完蛋了!忘了小姐出来就带了自己一个人,还以为是在洛阳城呢,小姐一个人没人伺候怎么行?但小姐的吩咐又不能不办……琪儿陷入了苦恼的纠结中。

谢明欢和琪儿分开后,直接去了郡守府。

长治城是北地临近南方的城池,相对繁荣,汉人居多。

城中的房屋建筑,商贩街市也和洛阳等地大同小异。其中郡守府,也按照汉人的规格,建在长治城的中心位置。

谢明欢去的时候,还有三四个书生也等在门外,她走过去听了两句,果然,都是揭了榜单前来自荐的。

“你也是来自荐的?”郡府外负责通报的守卫看了看谢明欢,“长得挺清俊的,等着吧,已经去通报了。”

谢明欢拱手道谢,随后站在旁边安静地听几个书生议论。

“唉,你们都有什么线索?”

“你管我们有什么线索呢?刘二,我听说你是被你爹赶出来了,没钱花才揭榜想要来混点银子的,是也不是?”

刘二被揭穿了老底,脸上有红又白:“你别瞎咧咧,你还有脸说我,考了这么多年的选官也没考上,你来这里‘自荐’,也不知道你爹给你塞了多少银子。”

另外一个从头到尾不吭声的男子,穿着打扮就旧了很多,他旁边则是一个背着剑的江湖人士。

背剑的人听了刘二和白松的争执,哈哈大笑:“我还当老子今天劲敌不少呢,原来都是绣花枕头,来这里搞笑的啊!”

刘二:“……”

白松:“……”

“你怎么说话呢?谁绣花枕头呢?”两人同时炸毛,“你一个跑江湖的,不去江湖待着,来这里做什么,这官场的水,不是你想下来游两圈就不会淹死的!”

背剑的英眉一挑:“这官场的水什么样,老子没兴趣,但老子有线索,你们俩有吗?”

“你!”

“几位,郡守大人有请。”守卫把几个人的争执看在眼里,心中嗤笑,嘴上却不得罪人,“大家有什么话,都到郡守大人面前说去就是了。”

刘二和白松争先进去,谁也不让谁。

背剑的男人步伐沉稳也紧跟其后。

反倒是谢明欢和那个一直一言不发的男人,两个人都神色平静,步伐缓慢,不见着急,只跟在后面。

长治城的郡守叫李岩,是武将出身,打仗很在行,但这文官断案的事,却一筹莫展。手底下的廷尉余浩闻,是前秦受降的官员,喜好钻研求富贵,这能力,比李岩还不如。

但余浩闻的女儿嫁给并州太守做了继室,这关系错综复杂,李岩虽然想换了余浩闻,却苦于上面还有太守压制着。

现在长治城出了离奇的大案,民心惶惶,余浩闻破不了案,李岩的心腹顺势给李岩出主意,干脆贴榜招个厉害的人,既了了这个案子,又能趁机分余浩闻的权。

李岩对前来自荐的人报了很大的期望。

但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几个人拜见李岩后,被礼遇有加的赐了座位,但等到李岩饱含期待的询问,各位对最近这起案件有什么独到的见解时,却说的乱七八糟。

白松家里花了钱,以为这位置十拿九稳是自己的,所以第一个信口胡邹。

“大人放心,依在下看,这就是一起简单的谋财害命,只不过这害人的人,手法略有不同而已,只要半月,在下一定能够将凶手缉拿归案!”

刘二也不狂多让,马上拆台:“大人,您别听白松的,他连到现在死了几个人,现场在哪,线索有哪些都不知道!”他倒是对这案子有所准备,将案情说的清晰,“在下拙见,根据现在的线索,可以看出这受害人都是三旬的妇人,说明这凶手下一次的目标定然不会相差太远,而这些被害者的身份地位相差不大,都是有名的贤妇……这样来看,不妨将和她们差不多的妇人调查清楚,派人去保护,顺便守株待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