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

更新时间:2020-02-24 09:14:41

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 已完结

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

来源:落初 作者:苏安好 分类:言情 主角:慕暖央麦克风 人气:

苏安好新书《纸婚厚爱:总裁轻装上阵》由苏安好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慕暖央麦克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席公子有三好:宠慕暖央,爱慕暖央,调戏慕暖央。世人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有慕暖央知道他骨子里透着怎样的坏,说好只是造个小的,他把大的也收买了是几个意思?还漫不经心掐灭她桃花一朵朵。一日,慕姑娘不堪欺压,炸毛:“席澜城,你是不是男人,我们说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呢?”席公子玩味勾唇,朝她危险逼近:“乖女孩,我现在让你好好见识下你的合法丈夫是不是男人?”推荐安好超甜连载文《婚内燃情:亲亲老公,玩个心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哦,原来给钱,席公子就会卖笑啊。”慕暖央眼波微转,踮起脚尖靠近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席澜城俊美的侧颜。

“那席公子要多少钱,才肯卖/身呀。”

席澜城黑眸一垂,视线落在她那双跳跃着星光的眼眸中,唇角勾了勾:“昨晚的教训,慕小姐似乎没当一回事。”

“还是钱太多了,慕小姐愁的慌。”

他笑的越优雅,越温柔,整个人就越是充满了让人窒息的危险,像只腹黑的大灰狼般,随时都会爆发出他凶狠的一面。

慕暖央眸光紧缩,却浅浅挽起的嘴角:“没办法啊,谁让我看上你了呢?”

看上了,所以他席澜城就是她慕暖央了。

“那还真是席某荣幸了!”

一场华尔兹跳舞,他放开她纤细的腰肢,临去时手腕却被拽住,他挑眉,她笑嫣然:“席公子,不考虑下结婚的事情?”

“我今年二十三岁,年轻貌美,身体健康,善解人意,会忠于婚姻,娶我,对你百利无害啊。”慕暖央眨也不眨的盯着他,语气真诚的腻不出一滴水。

席澜城没说出口,嘴角勾起的玩味笑容更深了些,他将她的手撇开,优雅的理了理西服:“一支舞一千万,慕小姐先把钱付上,至于别的事情,再谈。”

“喂!”慕暖央提起裙摆,要追上去,却被他助理拦下。

“慕小姐……”罗森掌心朝上,脸上挂着标准的绅士笑容。

这是讨钱的动作?

慕暖央眉心微跳,简直是一家子的土匪。

“一千万先欠着行吗?”她迈步,往左边走。

罗森迈开步,挡住的去路,他朝席澜城那边一望,朝她轻摇头:“席总向来不喜欢别人欠他东西。”

“……”慕暖央,见他一副不给钱不让路的姿态。

她别说肉疼了,肾都疼起来。

一千万啊!

席澜城出来卖,绝对赚翻了。

“叶灿!”招招手,让某个少年把她包包拿来。

“姐,要回去了吗?”叶灿随传随到。

慕暖央把他手上的包拿过来,抽出一张支票,利索的写上大名和数字,她递给罗森,咬牙问道:“现在,可以让我过去了吗?”

罗森高举起,在璀璨的灯光下看了片刻,做出一个不送的手势:“慕小姐慢走。”

“你在这儿等我。”慕暖央余光瞄见往厕所方向走去的席澜城,她把包塞给叶灿,提着裙摆,小跑跟了上去。

“我说,你家席总有什么好的?”叶灿摸了摸下巴,斜视了眼罗森。

“席总与寻常人无异,可能慕小姐有花痴的潜质吧。”罗森将支票收好,转身离开。

若不是四周都是摄影机的份上,叶灿真想向他竖起中指;“开什么玩笑,京城第一美人会对席澜城花痴?”

就算哪天慕美人真对席公子犯花痴了,那肯定是在下雨天,脑子被淋雨了。

——

慕暖央还是第一次去厕所堵人,她钱也花了,席澜城就这么潇洒的走人?

她将男厕所门推开,走进去就看到了席澜城站在盥洗台前,正优雅的整理西装,见她若无其事地进来,他也云淡风轻的说着:“慕美人的嗜好似乎越来越重了。”

“是么?”慕暖央无奈的摊了摊手:“没办法,谁叫我追求你呢。”

席澜城唇角挑起,目光透过镜面看着那抹清晰的倒影,那明澈动人的笑容映入他的眼中,让他心中蓦地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京城男人快死光了吗,慕美人如此迫不及待地想找个人嫁了?”

“没死呢,不过他们那比得上席公子啊。”慕暖央走上前,细细尖尖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逐步靠近,洁白的小脸洋溢着自信的笑容,那纤细的手臂抚上他肩头,浓翘的长睫扇扇:“从小,我什么都要最好的,当然男人也是,要睡,就该睡最好的男人嘛。”

“那又是席某的荣幸了?”席澜城低头,尊贵俊美的面容靠近,温热的呼吸尽数吐在她脸颊上。

危险的气息忽近,慕暖央下意思的将纤弱身子朝后仰,她神色一晃,不自觉流露出了片刻的排斥。

“怎么,慕美人害怕了?”她的反应,如数映入席澜城眼中,男人轻佻的靠近她,鼻尖近乎是触碰到了她莹润白皙的肌肤。

鼻间弥漫而来的清幽,让男人心情愉悦了几分。

他的靠近让她整个人像似绷得紧紧的弓弦,慕暖央深呼吸了一口气,她除了五年前与他那晚,从来没有跟男人这么贴近过。

尽管心中是排斥的,但是想到景宝宝,她依旧扬起了明媚的笑:“席公子难道不知道女人最爱玩欲擒故纵吗?”

“一直倒追,担心席公子会腻呢。”

“是吗,本公子还以为慕美人真情流露了,不过,女人是不用怕男人。”席澜城挑起他下巴,冷淡的唇近乎是贴上了她浅色的唇瓣。

“怕男人的女人,过于无趣,就像当年一样,对吗?慕美人。”

“席公子张口闭口都是当年的事情,莫非还对要靠药物起反应的事情,耿耿于怀?”慕暖央微勾唇角。

毫不费力将话讽刺回去。

她,心里忽感窒息的难受,却又涌上了一丝苍凉的感觉。

五年前,她无辜遭失了神智的席澜城就地正法,没有人能体会她心里的凄苦,甚至,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无助的感觉依旧是蔓延在她心底的最深处。

深夜梦醒,她总能想起席澜城如此优雅的男子狂野得难以自控的模样。

所以,五年了,她尽所能的避开与席家公子碰面的机会,可命运似乎就喜欢这般永无止境的作弄人。

——她母亲还在监狱里,她不能倒下,也不会让景宝宝离开她。

“耿耿于怀么?”席澜城深邃的眼眸凝聚起一道极为复杂的流光,下一刻,当她近乎是觉得他会重重吻下来,却被猛然的推开。

慕暖央搀扶住盥洗台,她诧异地睁着美眸看向他尊贵俊美的面容笼上一层郁色。

——席公子是为当年的事委屈了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