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双闺世嫁

更新时间:2020-02-25 10:00:05

双闺世嫁 连载中

双闺世嫁

来源:落初 作者:田十玉 分类:言情 主角:尤舞尤家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田十玉原创的言情小说《双闺世嫁》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尤舞尤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从娘胎里出来,尤舞就知道自己是特别的!  她不仅记得前一世,胎穿还碰上正主,成了潜意识……  面对重生满级宅斗复仇者,尤舞甘居二线,乐得自在。  从此,一身两魂,分工合作。一个生活,包吃包喝包卖萌,一个工作,包宅包宫包打怪。  十五年,以晕相换,安然无事。  可自从某怪出现后,尤舞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打怪这种事情,不归她吧!  尤舞惊恐:“尤芜,救命!”  某怪冷颜:“尤舞,你敢再晕,就不要醒了!”  尤芜:“……”(飘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鬼!”她怎么不知道这事儿。

一直很少出门,及笄后,因为‘晕倒’的原因,更是整天在家。

一般,烟城女子十五岁后,就会有人上门提亲,家世越好的女子,自然也越受追捧。

尤家家大业大,烟城人都眼馋着,尤舞起初还以为是自己身体的原因,一直没人上门提亲。搞了半天,原来大家都知道她早已定亲,只等成亲了。

不行,成亲这事儿,可马虎不得!尤舞想了想,只能先拖住,然后慢慢想办法。

“明理明德,走,回家。”

三人急急忙忙上了马车,火急火燎地往回赶。

“尤芜,这么急干吗啊?”车速飞快,来不及躲避路上的石子,车里颠簸得厉害。

“出大事了!”尤舞没好气地甩了句话过去,她现在非常——暴躁,别惹她!

见她是真的生气了,明理不敢再多问,学明德一样,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好,闭目养神。

车轮辘辘,马不停蹄地朝前跑去。尤舞心里糟成一团,成亲这事儿她还真没碰到过,不知道究竟是该拒绝还是该顺从。

“驭……”忽然,前面传来马夫拉马停车地声音。

车停得及,三人都朝前俯冲了下,明理一不小心撞上了马车上的木板,“砰”的发出一声闷响。

“干嘛呢?”明理揉了揉鼻子,责骂出声,疼死他了。

“少爷,前面好多人,马车过不去。”马夫为难地解释着。

尤舞掀开一旁的窗帘,向外看去,前面有很多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

马车被堵,声音嘈杂,尤舞更是烦躁。她捶着头,掀开车门帘,走了下去。

见尤舞下车,明理也扯着明德下了车,两人一左一右站在她身旁,像护卫一样。

人群挤挤攘攘,靠着路边,围成一个半圆,大家都伸长了脖子朝里望去。

尤舞朝人群中挤去,越往里走,谩骂声越是响亮,她不由得皱起眉头,对这声音很是反感。

到了内圈,尤舞才看到圈里的主角。

一个胸**厚的中年女子,一个长相老实诚恳的瘦弱男子,还有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

从议论声中,尤舞弄清了三人的关系。女人是男孩的亲姐姐,而瘦弱男子是女人的丈夫。如果不是好几个人都这样说,看着现场情况,尤舞根本不会这样想。

只见那肥硕女子手中拿着一根残缺不齐的鸡毛掸子,不停地朝男孩打去,嘴里还吐着谩骂的话语,而瘦弱男子则不停地阻止着女人的动作,只是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男人并没有阻挡住女人,反而被她推倒在一边。

“啪!”一声脆响从鸡毛掸子与男孩手臂交界处发出,惊起旁人一身鸡皮疙瘩,而被打的那孩子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尤舞也吓了一跳,手臂上鸡皮疙瘩凸起,瑟缩了一阵。她看向被打的男孩,他正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破损的衣服耷拉在身上,露出青紫的皮肤。

“你这灾星,我养你这么年,一点用都没有……”女人继续谩骂着,手上没打够,时不时还伸脚揣着,似乎躺在地上的不是个人,而是块冰冷坚硬的石头。

不知那女人说了句什么,刺激到了男孩,忽然,他抬起头,露出他稚嫩的容颜,灰白的嘴唇紧抿,脸上充斥着深深浅浅的伤痕。

而在他抬头的那刻,尤舞就被那双黑亮的眼睛吸引住了。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一双幽深黑亮的眼睛嵌在苍白的脸颊上,更是引人注目。痛苦、隐忍、担心各种情绪布满了双眼,眼睛才是他表达内心的载体。

尤舞活得简单,可她并不爱心泛滥,甚至可以算得上冷漠,她从不关心其他人,除了这一世的家人。

可这一刻,她却有些动容。上一世,她被亲生父母送上手术台,被割了肾,被捐给同胞弟弟,然后意外死亡,完全闭上眼睛那刻,她心中,只剩下恨。可他,小小年纪,父母早逝,在姐姐的责骂毒打中长大,眼中却没有一丝恨意,有的只是悲伤、隐忍,他的内心是有多么宽容与强大,尤舞猜测不出。

烦躁的心渐渐沉寂下来,尤舞觉得有些悲伤,心中对上一世父母的仇恨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女人似乎被男孩毫不畏惧的眼神气到了,她使足猛力,再次打去。

而尤舞看着女人手中的鸡毛掸子再次落下,脑袋一空,猛地冲过去,牢牢地抱住了他,不让鸡毛掸子砸到他身上。

而明理、明德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就看到尤舞往里面冲去,来不及阻止,女人手里的鸡毛掸子已经落下。

疼痛猛地袭来,从背部中央渐渐蔓延,不一会儿,就席卷全身,尤舞疼得眼睛紧闭,差点咬碎了牙齿。

看着被打的锦衣男子,女人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赶来的明理、明德丢了出去。

“疼吗?”明理小心翼翼询问出声,一脸懊恼的表情。要知道,在尤家,男人受伤,回家后只会挨骂,嘲笑他们没本事;可女人受伤,男人回家后那就是挨打、跪祠堂了。

现在,他们让尤舞这个尤家大宠儿被打,明理感觉眼前一片黑暗,头上电闪雷鸣。

“没……”想开口回答,却实在是疼得出不了声。

“走,快回家。”明理慢慢抱起尤舞,朝外走去。

人群中自动让出一条路来,他们看着尤舞有些敬佩,又觉得他有些傻,刚刚他们可听着真切,那一下肯定不好受。

“等、等……”尤舞在明理身上挣扎着,朝后指去。

顺着她的手指望去,明理看见了那个干瘦的男孩。他坐了起来,眼神有些迷惑,正直直地盯着他们。

“明德,带上他。”说完,他快步朝前走去。

明德上前伸出手,男孩犹豫了片刻,搭手站了起来,眼神变得坚定而有神。

这时,摔了个七荤八素的女人从地上爬起来,看到男孩跟着别人走了,她气得在后面大喊。

“霉蛋,你要是敢不去参军,我就改嫁,让你那死鬼姐夫去当炮灰。”

“沛娘,我可以去,霉蛋他还小啊!”男人乞求着,希望女人改变主意。

“什么,你是逼我改嫁吗!”女人尖锐的叫声响起,传出好远。

争吵不绝,夜幕慢慢降临,人们也渐渐离去,不再管别人家的闲事。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