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做魔君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0-02-27 10:24:24

我做魔君那些年 连载中

我做魔君那些年

来源:落初 作者:不知流年 分类:言情 主角:仁君仁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不知流年的原创小说《我做魔君那些年》,主角仁君仁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曾沦落尘埃,为人蹍落成泥,也曾立于万里山河之上,万千生灵伏于足下,却握不住自己想要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请罗睺魔君留步,放下我雷音寺僧人。”为首的燃灯古佛,手执一盏灵灯,简直没半分的佛陀模样,直做金刚怒目状。

“放下,为何,纵使凡间也有还俗之说。本君与亲亲十迦一见倾心,已定终身,立下婚约,他已经是本君的人了。”

本君话音刚落,那一个爆脾气的大势至菩萨怒喝一声,提了剑直冲了来,其后七位也跟了上来。本君已在心中暗自滂沱泪下了,也只能咬牙拼了,搂着十迦的手偷偷擦了擦汗,避不应招。

本君的轻身术还是很可观的,携着十迦,在八个气势虽猛,然似有顾虑重重菩萨手下来回游走,也只受了些皮肉伤。本君看准了方向,携了十迦游斗到雷音寺门外,猛的提气冲了出去。本君一喜,看来这十迦,身份不简单!说不得本君就能好运溜了出来呢?还真是个合格人形盾牌,这么想会不会太对不起十迦大师?

谁知刚得了下意那大肚子佛陀竟也加了进来,那八大菩萨只围了四周不让本君突围,称要让那弥勒佛点化本君一番。弥勒佛是那个鬼,本君回怕你,一个佛陀而已。那弥勒佛大肚袒露,身形肥硕,行动间动作迅敏,僧袍鼓动,竟觉飘逸,只一点不好,本君顿感压力倍增,若将十迦大师抛还能过上两招,可都到这里了,丢了总觉不甘心,本君头一回下这么大的觉心,费了周折,半途而废实在不是本君作为。

也不知道那弥勒佛接了什么传音,出手见更见锐气,本君躲闪不及连中了两掌,颇有势要那拿下本君的意思,一掌赛过一掌的迅猛。只觉喉咙一阵腥甜,本君强咽下去咬牙,本君我从小到大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你这弥勒佛还是头一个,八大菩萨,很好,本来不想用这一招的,这下可是不用都不行了,简直找死。思绪间本君拼了又中一拳,暂且停了十迦大师身上的天魔妙像,指间夹了梦魇兽褪的毛,以此为媒介,施展我魔君一脉相传的无上妙法天魔妙像。这天魔妙像虽是无上妙法只可惜本君修为不精,对比本君修行高的人,一次只能对一人用,且不能停了法力,一旦停了输出法力,怕是一刻钟都困不了。以梦魇兽毛为媒介,虽说效果差了些,可也能把这九人都困了,纵能破开那以世间一切诱惑,欲望成一界,以吸取对方法力维持下去的天魔妙像之境,也要伤极本源,本君怕十迦吸成人干,可不怕你们被吸取法力,损耗本源之力。我不过暂困一时,料也出不了什么问题,等他们出来,本君早跑没影子了。

本君放开十迦大师,丢下一道护身符,迅速掐了印诀,纵有梦魇兽毛为媒介,也损耗了一成精血,方得施展开来,转眼之间一个佛陀八个菩萨,陷入了本君特意加了情焰欲火,各色春宫的天魔妙像,就让你们这群佛门高人好好享受下。

本君传讯绯晔接应,扛了十迦就跑的,似乎是忘了什么事?不管了,跑路要紧,仅剩的两个佛陀和那群罗汉紧随其后。

刚驾了云,还没跑出大雷音寺前那片娑罗树海,就被前来参加法会的玄门,神界代表兜头撞了,还能不能更倒霉的,这佛界莫不是与本君相克,怎么会一到佛界,净出些倒霉事!眼见要逃出生天了,就又被截住了。眼下,也只有先拼条路,少不得,要出点血了。本君取出了戮天刃,狠心在手上划了,以魔君之血重新开锋,今日里怕是要开拼死一战,杀出条路来。本君这身上伤的颇重,痛的要命,再逢夹击,是死路一条,那怕戮天刃传闻有反噬之力也顾不得了。

那玄门中一人冲了上来,是个颇为俊秀的青年道士,还傻傻的离了老远就叫,“让我广成子来会会魔君,请魔君指教一番。”

当日外公戮天魔君一把戮天刃独啸三界,无人可敌,今日我罗睺魔君也要开了杀戒,就拿你这玄门弟子祭刀,今日戮天刃,要一尝玄门佛门两家弟子之血,扬名三界了。云泽勾唇一笑,满身狼狈也难掩风华,“即如此,本君就大发慈悲,指点你一二,免使你这小道士,目下无尘,鼻孔朝天,小心本君要你屁股朝。云泽故意刺激广成子,果然,广成子一听,脸色变冷,招式急促,“那就看谁让谁屁股朝天!”

蚀斓说过,任何人只要情绪激动,再稳妥的招式都会破绽百出。果然,不过三五招,云泽找了个破绽一刀驾到一脸不可置信的广成子脖子里。“看来,玄门弟子也不过如此!如此,还请诸位让开条路,不然本君可就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会手滑,到时伤了这位玄门高足就不好了。”那广成子还颇为硬气的嚷着,“不要管我,师兄速速拿下这魔头!”

云泽笑了,真的不小心了下,广成子脖子见了血,那些蠢蠢欲动的玄门高足们不蠢蠢欲动了安静了不少。眼见广成子又要不怕死嚷嚷,云泽强撑着,不让人看出虚实,不便再损耗法力禁锢与自己稍差了些的广成子,便故意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知道什么意思吗?广成子小道士,你该不会没听过我罗睺魔君的大名吗?你再说一个字,本君扒光了你衣服,让这玄门,佛门,神界诸弟子门人都好好欣赏一番你这玄门高足的身材,如何?再不然,本君手一滑,害的小道士你少了第三条腿,那可如何是好?”云泽故意拉了音调,可怜单纯的广成子立时夹住腿,被憋屈的怒气冲冲,嘴巴抽来抽去了,都没敢再开口,只能怒视云泽,企图以目光杀对方。

这时候一阵冷肃之意传来,抬眼见得白衣胜雪,面如冠玉,天色都黯然的冷漠道士执剑袭来,“玄门,北宸,请魔君赐教。”冷漠的美人道士无一处动作不美,若不是要来打杀本君的就好了。本君闪避不便,只好放了广成子,强接了几招,眼见佛门中人也要赶来,那弥勒佛气势冲天,以电驰之势追来,云泽只好遗憾的松开了一直搂着的十迦大师,预备避开众神,以斩相思划开空间。一个不小心被北宸道士刺了一剑,划过左臂,直到腰间被清音铃震开。那北宸道士蓦的一滞,云泽抓住机会避开,又开始调戏北宸,“好个狠心冤家,就算你对本君一见钟情,也不能因为本君收了侧室就对你夫君下此毒手,本君正宫之位正虚位以待,对你一片真心,你听本君这咚咚的心跳都是为了你,若你愿嫁本君,本君定让你不费一兵一卒,束手就擒,如何?”云泽不要脸的抛了个媚眼。放下个累赘速度快了不少,不过这北宸怎么回事,似乎招式没刚才那么凌厉,难道真是对本君一见钟情,手下留情了?见鬼了吧!

战场上果然跑不得神,云泽就立时得了教训,那弥勒佛毫不讲面皮的偷袭了,一掌击在云泽后背,云泽躲避不及,只能生受了。“手下留情!”竟是十迦大师已醒。大约那弥勒佛听闻竟生生收回去一半功力,以致被自己震伤,“佛主,可否无恙?”北宸也停了下来,诸神佛皆行礼见过佛主。

云泽一脸生无可恋,五雷轰顶的模样,一口老血愣是没忍住喷了出来,更显狼狈不堪,云泽心里直骂娘的,“你是佛界之主如来佛主。我从不知,你……”怎么都不说几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暴露自己这魔君不学无术到,连佛主法名这种常用都没记住。

十迦大师,不,如来佛主宝象庄严免了众神佛礼,并命燃灯佛迎了玄门,神界来客回寺,“贫僧,法名释迦,封号如来,当日魔君误会,未曾解释是贫僧的错,罔顾魔君意愿行事累及魔君今日负伤,亦是贫僧之过。”释迦语词谦和,甚是愧疚。

“够了,不要在说了,越说越想到本君有多傻!简直是浪费本君时间!欺骗本君感情!要知道你是佛主本君决计立时离得远远的,你如来佛主的歉意本君消受不起,就此别过。”云泽满是忿忿不平,甩袖子转身驾云去了。

“佛主的不可使这魔头逃了,他今日竟感只身来我雷音寺大闹,还对佛主不轨,不可轻纵。”弥勒佛颇为忿忿。

“无妨,他并无恶意,不过稚子无赖,可惜了这赤子之心,吾今渡劫,功德圆满,亦属罗睺魔君手下留情。”佛主轻叹。

弥勒佛宣一声佛号,“恭喜佛主,功德圆满,如此到是要欠下这罗睺魔君一番因果。”

“世间因果循环,当日戮天魔君与道祖决裂大战,坏我西方净土地脉气运,本是应在此代魔君身上,吾欲度罗睺魔君入我佛门,免使其无辜遭厄,不想竟功亏一篑,想是时机未至,天道有定,终将历劫,方可大悟,只怜稚子何辜?”云泽故做傲然,落荒而逃没听到如来佛主与弥勒佛之言,不然一定要再大闹一场。云泽更不知道,他们打斗中被自己随意塞入如来佛主身上的那份婚书早在打斗中失落,还被玄门中刚刚被修理的无精打采的广成子拾了去,虽然很快被药师琉璃佛给客气有理的收了,还请勿妄言。可当是在场的佛门玄门,神界都听到了广成子吃惊之下的低呼,以及这是个神佛清静度日,平静如水,难得一见的,牵扯了佛主和魔君的超级八卦。以致于短短时候就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救传了各种版本,很是丰富了天界中神佛妖魔四界的业余生活。

“本君看到你就在提醒自己有多蠢,还要把佛主打包,去做夫子,去炫耀,没脑子,都觉着不是普通人了,还胡乱说话,这下要被传成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等回去弦攸,是会怎样唠叨死,还会请教一下本君想要怎样去死的一百种姿势?想到这本君就恨不能以头抢地,把刚才的事都给忘了。那个该死的绯晔怎么都不见来,害的本君浑身都受这么多的伤,传讯那么久就连毛都没看到,这不负责任的同伙还接应呢!本君自己都快赶会去了,真不负责任,这些年没追求到弦攸真是活该。”

云泽正骂着却见远处绯晔赶来,全身不下于自己那份狼狈,顺口开炮,“呦呵!这不是我们绯晔妖王,怎么现在还来,干嘛不等本君被拿了,镇到佛塔之下再来给本君烧纸,那多省事!”

绯晔似是被佛界之中佛法影响的宝象庄严,“出了意外,遇到故人,交流了下!”

这绯晔什么时候一本正经过,自从相识以来都是一副痴像,“可别告诉本君,你遇到前情人,去打野战,交流感情去了,没法分身,接了传讯无力赶来,只好坐等本君浑身是伤,险些被度化去当和尚!”

“当然不是,只是当年与我挣夺妖王之位的一只金毛吼,当年竟敢调戏我,被我暗算了,修理了一番,错过了最后决战,着实不服。今日竟被他寻得,又有了防备,很是一番厮杀,他实力不下我多少,自是打斗的艰难了些。接了你的传讯,许久不使暗里黑手的我都又破例了,才匆忙赶来,连伤势都顾不得!”绯晔约莫是担心本君与他捣乱,让他追求之路平添波折,真诚无比的,带了证据前来说项,不找他麻烦。

果是英雄所见略同,本君强忍住疼痛,带了浑身伤势也是为让弦攸姑姑大人心疼了,不要再唠叨,不要再找本君麻烦。这招装可怜本君当年用的甚为纯熟,当然最近些年头,本君功力日渐深厚,年纪大了总觉羞耻,也知道遮掩,就再没用过了,也不知生疏了没?弦攸还能不能顶着本君的装可怜撒娇卖萌大法,可耻就可耻吧,一切为了战胜,糊弄弦攸大恶魔!本君为自己打气。

当然,本君明查秋毫是没有那么好糊弄,在绯晔一脸肉痛的,形象全无中,本君满意的把玩着手里的琉光珏,豪爽表示咱们兄弟是什么关系,那是可以以命换命的铁哥们儿,区区救援不及,算得了什么,何况本君只受了些许小伤,何况绯晔也负伤赶来,本君感动到流泪。冰释前嫌,亲如兄弟的本君和绯晔约定了要见过弦攸,欢送了这位管家婆,一同去极渊留君醉点新选花魁妙嫣姑娘和前花魁绿漪姑娘交流交流,谈谈心,说说情什么的。

一路上本君连梳洗都不敢弄坏了伤口,丹药也不多吃,免得伤势复原了苦肉计使不成,装可怜,加深难度,撒娇卖萌,弦攸抵抗力增强,被发现本君用心,做无用功,还激怒弦攸。

绯晔这洁癖狂言服用丹药,恢复了伤势,一副风流人物模样。希望弦攸能看到他英武不凡的模样。看来他就糊弄本君来着,本君坚决不要告诉你,弦攸生气时很容易迁怒于人,尤其是事涉本君,本君只在心里想,不漏分毫,到时候,有光彩照人的绯晔分担火力,本君就能轻松逃过一劫,本君果然还是很英明的。本君就不告诉你,以往,本君一装可怜,弦攸就母性大发,忘了本君闯祸什么的!佛界,什么你说佛界,本君表示风太大了本君没听到,佛界什么的就让他随风而逝吧!本君难得诗意了下,情怀了下!

虽说,本君也觉着有点黑绯晔了,莫明觉着刚收进储物袋的琉光珏有些发热。可他又没来请教,呃,本君,可能是年纪大了,记性差了些许,转眼之间给忘了干净。使着伤势未愈的借口,本君毫不犹豫的使唤绯晔,大约是对未救本君有些心虚,绯晔美人随叫随到,指那打那,那厨艺都给锻炼出来了。

本君是吃的心花怒放,心花怒放之余难得起了那么一丢丢的愧意。看在他还算殷勤的份上,本君会在弦攸喷火时候逼的远远的,看不到就好了,本君就不会愧疚了,免得弦攸又想起了本君,连本君一起喷,顶多本君会继续支持绯晔追求弦攸,帮他想办法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本君再也感觉不到愧疚,心虚了,本君觉着自己更加,更加那个运筹帷幄?未雨绸缪?算了算了,不想了,现在先养精蓄锐,明天就到剧虏关了,弦攸定是到了,还有一仗要打,一定要打起精神,小心应对,应付过关才有未来,才有希望,明天会更加美好,那么多的美人等着本君调戏,咳咳,明明是,是,拯救失足少女,俏魔女,美男魔。

当本君酝酿了感情,摆好了架势,打好了的腹稿,思虑良久的台词,居然没有用武之地,一向拿本君当眼珠子,一向本君闯些祸就天塌地陷的弦攸,居然没来,开玩笑的吧!本君松了口气,觉着准备了许久台词,诸多设想,没能用上万分惋惜,实在可惜。大约绯晔看出了本君因未能一展身手,实在郁郁不得,遂邀本君去了剧虏关最负盛名的销魂楼吃花酒,耍乐子。

可惜,本君一直思虑弦攸去处,当日请假,为去何方?竟只觉得娇艳多情的美人甚为烦心,没吃多久的酒,便匆匆赶回城主府。绯晔也不与美人调笑,留下怀中美艳魔女,紧随后面回去。

不想刚出销魂楼竟遇到行色匆匆的骄寒,一把抱住,本君喘不过气来,用力推了开,干嘛呢?学谁不好,要学湄愫那德性,不知道本君最讨厌这般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