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画农

更新时间:2021-01-01 03:32:48

重生之画农 已完结

重生之画农

来源:落初 作者:夜未央二号 分类:言情 主角:庄晓晓晓 人气:

《重生之画农》是夜未央二号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画农》精彩章节节选:江山如画,美男如墨。  穿越女只手遮天,用智慧的头脑挖掘架空古代。开田辟地,不亦乐乎……  大事小事不间断,姨娘斗法来捣乱。  姑娘不怕,这点雕虫小技,还敢出来献丑?看我的神奇宝贝——  只是,这位公子,你走错房间,上错床,看本姑娘的七十二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有为想了想,最终看着大牛,眼中有些些的歉意,他道:“那就给你们添麻烦了,庄大哥,庄大嫂,我这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领大牛回去,”他看向庄晓,道:“晓晓,今晚就让你大牛哥和你挤一挤,你们两个多说说话。”

庄晓乖巧的点点头,不语。

许有为又看了看大牛一眼,唉叹一声,离去。

有些话,想说却不知该怎么开口说。

黑影凄凄,夜黑风高。

一时间人都散了,原本热热闹闹的屋里忽然有些寒凉,庄晓看着外面渐渐升起的月亮,这个才发觉已经是夜晚了。

原来她已经睡了一天了。庄晓有些不好意思的想到,她还真是能睡,居然睡了整整一天,亏她还以为是天刚亮呢。

不过,睡了一天一夜了,感觉还是好累。庄晓捏捏自己的太阳Xue,很是疲累。

“大牛,饿了吗?想吃什么,婶婶做给你吃。”屋内已经点上了油灯,庄氏系上围裙,问道。

“我不饿,有些困了,婶婶你们吃吧,我想先睡觉。”大牛神情疲倦道。身体靠着庄晓,恹恹的,明显情绪不佳。

“不吃饭可不行,你先去睡会,一会婶婶做好之后再叫你来吃吧。”庄氏又对庄清辉道:“锅里我烧的有些热水,你去舀一些出来给大牛洗洗。”

庄清辉点点头,和庄氏一同出去。

一点微弱的烛光摇摇晃晃的飘荡在风中,投射出阴暗的影子来。

屋外的月光清冷寂寥,惨白的挂在灰凄凄的穹窿之中。

庄晓脑子有些混沌,有些冷,她缩了缩身体,凑到大牛的旁边,问:“大牛,你冷不冷,我拿件衣服给你穿。”

庄晓打开衣柜,哗啦啦的一堆东西便从柜子里出来。

一堆东西淹没了庄晓。

庄晓伸着短胳膊短腿努力的从被淹没的衣物中爬出来。

出来之后,庄晓再次感叹:逆生长果然是不好!这短胳膊短腿的,做什么都不方便。

这小小的抱怨在看到满地的衣物之后烟消云散,庄晓惊喜的拿起一件件的棉衣,这些都是昨天她用画笔画出来的,刚刚她还以为自己是做梦,没想到是真的。

太好了,那以后有了那画笔生活还用愁幺。

OO

完全不用嘛,就是画一座金山出来也是没问题的。

庄晓喜得快找不着北了。

她笑着拿起两件棉袄来,打算给大牛披上一件,她自己也穿一件来御寒。

可就在庄晓拿着衣服准备转身的刹那,她手中的衣服慢慢的开始变透明,两秒钟不到的时间中完全消失不见了。

庄晓愣愣的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嘴角抽了抽,这世界玄幻了。

她看看地上那原本掉落的衣服,这一看也是全都消失不见了。

她的眼角也嘴角同时抽了抽,不是这世界玄幻就是她自己出现幻觉了,不然那些东西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

她努力平复住自己想要尖叫的心情,淡定的再次打开衣柜,不死心的想要看看里面是否还有那些衣物,结果她失望了,内心那个激动,那个忧伤呀。

怎么全都消失了,这大冬天的可怎么办啊。庄晓回头瞅了瞅大牛,见大牛望着窗外发呆,并没有注意到她这的异样来,松了口气。

衣服不见了,庄晓只好从衣柜中拿出她自己的一件往年穿的大红色的棉袄出来给大牛先穿一会儿,抵挡下夜晚的寒潮。

“来,大牛,叔给你洗洗脸,擦擦身体,再睡觉”庄清辉准备好了热水,端了进来。

“晓晓,你也过来洗洗脸。”

庄晓拿着棉袄走到了庄清辉和大牛的面前。

看到衣服,庄清辉忽然想起昨天桌子上的那些崭新的冬衣,一边给大牛洗脸擦身体,一边问庄晓:“晓晓,昨天搁我们桌子上的那些新衣服是谁的?”

“新衣服,哪来的新衣服?”庄晓心知庄清辉问的是昨天她画出来的那些衣服,然而那些衣服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她只好装傻充愣打算糊弄过去。

“就衣柜里的那些新衣服啊,你刚刚打开衣柜没有瞧见吗?”庄清辉瞥了眼庄晓拿出来的棉袄,问道。

“没有。”庄晓很是诚实的点点头,她真的没看见新衣服,只看见了一堆消失的衣服。

“没有?怎么会没有呢,我明明放在柜子里的。”庄清辉看向柜子,对庄晓道:“你现在去把柜子打开我看看。”

庄晓屁颠屁颠的便跑到衣柜前,手有些哆嗦,心有些紧张的打开衣柜,嘴里默念道:“千万别冒出来千万别冒出来。”

千万别又突然出现了。

所幸的是,衣柜里并没有那些新衣服。

“这是怎么回事,我昨天明明放到那的,怎么就不见了呢。”庄清辉看着那敞开的衣柜,皱眉自言自语道:“这万一要是别人放在我们家的衣服,现在弄没了,那人要是来找可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昨天我家没来人。”庄晓听见了,忙嬉笑的上前道:“爹,你是不是看错了,昨天你们回来的应该晚吧,天黑容易看错,会不会是我昨天在屋里写的那些字的纸被你看成了衣服呀?”庄晓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面不红心不虚的糊弄着她老子。

“我怎么会看错了呢,我还拿起来一件件的瞧呢,衣服和纸我还能分不清吗?”庄清辉又道:“对了,昨天除了衣服外,还有一个有点像灯笼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玩意。”

灯笼?那是一盏太阳能台灯吧,外形像灯笼,庄晓的心拔凉拔凉的,她爹还用手拿起来看了,那她这话该怎么说下去。

“爹,你不会是中邪了吧,”庄晓忽然间神神秘秘的望向四周,“昨天下午没有人来我家,不会有你说的心衣服,爹,你不会是.......”

这一惊一乍的煞是吓人,而农村人又颇为迷信,所以……..

“啊!”庄晓话没说完,庄清辉忽然惊怪的叫了声,慌张的四处张望道:“如果没人来我家的话,那不会是真中了什么邪吧,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大牛听了这话,也有些害怕,自己随便洗洗脸,被脱光了的身子拿毛巾随意擦了擦,忙穿起庄晓给他拿得衣服,然后跑到庄清辉的怀里,紧张的左看看右瞧瞧,明亮的眼睛中闪烁着单纯的害怕。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