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清湫赋

更新时间:2023-03-27 09:52:47

清湫赋 连载中

清湫赋

来源:落初 作者:琳宋 分类:言情 主角:裴司清夏小满 人气:

《清湫赋》作者:琳宋,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裴司清夏小满,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品湫儿以为他们是天赐良缘,却没想到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既然他说她配不上她,那她也不稀罕他。反正她现在行得了医,救得了人,又在皇城根下晃荡了一圈,混得了个郡主名号,今非昔比,怎么看,都不再是当年那个傻姑娘。可是怎么在自己被下旨赐婚给当朝王爷后,他又死把着不放手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裴司清对品湫儿有着诸多怀疑,只是看着自己娘亲此刻高兴的样子,他不想在此时扫了娘亲的兴。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能放心。

他向来是个心思狠决的人。

这品湫儿若是只是为了钱财而来,那他也就不想揭穿她之前做的事。

可要是她胆敢做出伤害他的家人的事情,他定不轻饶。

想了想,他招手唤来自己身边的贴身小厮李休,吩咐了一些事情。

然后他又转身走到品湫儿面前,眉间不见情绪,脸上隐隐含笑地说道:

“品大夫,我让小厮收拾了处干净的房间,这些时日就请大夫在府上一住。小妹的病有劳大夫了。”

让品湫儿住在府上,他也好安插眼线替自己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只是他并不想让品湫儿过得很好,刚刚让李休带人收拾的厢房,是裴府位置最偏僻、同时也是最简陋的一间屋子。

不知道裴司清的心理活动,看着裴司清的笑脸,品湫儿的心弦刹那间动了动,那种熟悉感更加强烈了。

这裴司清当真的是好样貌,黑发束带,鼻梁高挺,那双漆黑如夜的桃花眼在他笑起来时更是流光溢彩。

一眼误终身,想想品湫儿之后的情根深重,怕是源于现在的怦然心动。

……

李休带着品湫儿,一步步走去那间刚刚收拾出来的厢房。

裴府占地面积极大,庭院是典型的江南建筑,小桥流水假山石榭,时不时能听到鸟啭。

品湫儿的厢房既然是裴府最偏僻的角落里的一间,想到达自然要花费许多时间。

两人走啊走,绕过一个又一个院子,拐了一个又一个弯,终于到了。

丫鬟绿芝和玉铃已经在厢房门外侯着了。

裴司清刻意挑了裴府中最冷清偏僻的厢房,并派两个小丫鬟去伺候品湫儿,其实是在将品湫儿的一举一动暴露在自己的监视下的同时,让品湫儿没办法接近裴府的核心。

品湫儿现在自然是不知道裴司清的深沉心思,她倒是对这种安排满意极了。

一路走来,她把自己在路上瞧见的都暗暗记在了心底,心底基本清楚了裴府的路线。

虽然不知道裴司清对自己的厌恶从何而来,可品湫儿相信事出有因。

而她想找到原因。

不知为何,一想到裴司清那抹厌恶的神情,就让品湫儿感到了一阵阵恼火和心烦。

这时,等候在这里的丫鬟绿芝和玉铃看见了品湫儿,眼底皆是遮不住的惊讶与惊艳。

李休说,少爷让她们来伺候府中新来的大夫,并且小心这个大夫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都要向少爷汇报着。她们都在潜意识里以为这大夫应该是个老先生,就像之前来的那些一样。没想到居然是个这么年轻美貌的姑娘。

“奴婢绿芝,少爷让我来伺候品大夫,大夫现在有什么吩咐吗?”

“奴婢玉铃,也是来伺候品大夫的,大夫可有什么吩咐?”

李休走后,两个丫鬟齐声问道。

品湫儿小时虽也是官家千金,也过过有仆人伺候的日子,只是十几年过去了,她早已习惯了没有人伺候的生活,她笑道:

“别叫我品大夫啦,我和你们年纪相仿,你们就喊我名字湫儿吧。”

“这……”

绿芝是个实心眼的。

“别推脱了,一口一个品大夫感觉都把我喊老了,你们就喊我湫儿,不要紧的。”

“是,湫儿。”绿芝应道,那玉铃倒是没吱声。

绿芝其实也对品湫儿颇有好感,那么好看的人儿,就和仙女似的,怎么可能有坏心眼呢?只是少爷让自己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显然少爷是不放心品湫儿的,为什么?

绿芝是个实心眼的单纯性子,当然猜不出个答案。

而玉铃则是打心里反感少爷的安排,也厌恶着品湫儿。

正是少女怀春的年纪,又是在少爷院里当差的丫鬟,再仗着自己有几分颜色,自然会生出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幻想。

没想到今日忽然梦碎了,自己被派来伺候一个客人,这客人的厢房又被安排得这么偏僻,一看就是不被裴府重视的,她默默藏了一肚子的火气。

品湫儿年纪虽小,却不代表她不会察言观色。这玉铃对自己爱搭不理的,眼神里面也带着诸多不屑,显然对自己有着不满。

品湫儿也不愿意生气,就让玉铃去院里候着了,让绿芝跟着自己进了屋。

屋里的摆设简单极了,没有任何的装饰品,只有几面白墙下一张床铺、两把桌椅和一张小桌子。

房间虽然有刚刚被收拾过的痕迹,但是还是能在梁上檐下看到不少灰尘。

这间屋子,和裴府其他地方的精美布置多少有些格格不入。

品湫儿愣了愣,脑海中登时又浮现出裴司清当初第一眼的厌恶眼神。

她皱皱眉,又摇了摇头,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虽说品湫儿并不是过分贪图舒适的人,也不在意住的地方是否足够舒适,但是感受到裴司清对自己的厌恶,真的很令人失望。

“绿芝,我想问你一件事。”品湫儿开口问。

“湫儿姑娘,你问吧。”绿芝应道。

“这裴府少爷有什么特别讨厌或者忌讳的事情吗?”品湫儿想弄清裴司清讨厌自己的原因。

绿芝虽然奇怪品湫儿为什么这么问,却也乖乖回答了:

“我家少爷的性子还是比较温和的,最忌讳的事情应该就是有关小姐的事情。像上两次来的大夫都是江湖上的骗子,被少爷发现后,那两个骗子最后都是被打断了腿,然后送到官府的。”

品湫儿心底暗暗猜测:

难道裴司清是以为自己也是个骗子吗?

那好说,只要医好了裴司茗的病,就可以解开误会了。

思及此,品湫儿满意地笑了。

品湫儿接着又从绿芝口中了解了宁遥城的不少消息,也知晓了裴府近年来为了给裴司茗求医耗费了大量的财力。

听起来,这裴司茗的病是多年的顽疾,虽然平日用的都是上好的药材,可是裴司茗的身子太虚弱受不住,反而加速了她的病情。

如今她的五脏六腑怕是都十分空虚,品湫儿也不是有十分地把握能治好。

她自己身上有几种可以缓解她痛苦的药丸,琢磨了下,品湫儿想在今天就去看一看裴司茗,于是她便让绿芝带着自己去了裴司茗的院落。

裴司茗的院落叫做“绒雪居”,进了院子就能感觉到融融的暖意。

各色的花儿被裴家的仆人们照看得很好,朵朵娇艳欲滴。

此刻裴司清正在屋内和裴司茗说着话。

品湫儿进了屋,看见裴司清的同时愣了愣,然后她笑着打了声招呼:

“裴公子,我现在想来给令妹看病。”

裴司清起身,把床边的位置让了出来。

品湫儿看着床上的裴司茗,第一眼只觉得她瘦弱苍白得不像话。

品湫儿坐下,伸手给裴司茗把了把脉,又俯身听了听裴司茗的心音。

裴司茗的脉象很乱。

她不由得感叹师父的决定是对的,这裴司茗的病只能是现在医治。

若是早几年,她的身子撑不住药性之烈,若是晚几年,她的病只会演变到无力回天的地步。

她拿出身上随身带的药丸,这几种药丸可以先让裴司茗感觉舒服一些,而真正对症的药,还需要她之后再配制。

还没等到品湫儿把药丸拿出来,裴司清就喊道:“慢着。”

品湫儿抬头,一脸不解。

“这药是什么?”裴司清冷声问。

这是不放心我的药吗?品湫儿心想。

虽然有几分不悦,她还是缓缓开口解释:

“这是我之前做好的药丸,可以缓解令妹的不适,真正能治病的药还需要我之后再配制。”

“我不放心。”

品湫儿无言,果真!

品湫儿转身柔声问裴司茗:

“你是叫裴司茗是吗?司茗,我是来给你看病的大夫,你,信得过我吗?”

裴司茗看着眼前的姐姐,容颜精致得像画中人一样,眼神也是清清澈澈的,她不觉得这药有问题,默默点点头。

品湫儿又转头看向裴司清:

“这药真的没有问题的,药材都是我自己在山上采来的,我不想自己吃下去来证明它没问题,是因为配制它的药材难得,用在我身上的话太浪费了。”

裴司清看见自己的妹妹点了头,也就勉强不再阻挠了。

品湫儿把药喂进了裴司茗的嘴里,一旁的绿芝赶紧把水递了过来。

等着裴司茗喝完水,裴司清又递来几颗话梅,冲淡她口中的苦涩。

品湫儿看着裴司茗吃完了话梅,扶着裴司茗让她躺下了,又伸手轻轻地将裴司茗额头上的几根碎发拨到了一边。

这么小的姑娘,就得受这么重的病痛折磨,刚刚她给的药丸明明就苦涩地要命,也没听见裴司茗抱怨什么,品湫儿只感觉到心疼,只想着快点把裴司茗的病治好。

品湫儿刚想起身,脚下不稳,忽然一个踉跄,一旁的裴司清下意识地扶住了她。

品湫儿稳住之后,慌忙往后倒退了几步。

“多谢裴公子。”

品湫儿微微有些脸红,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心跳地这么快。

一旁裴司清也是心绪荡漾,刚刚扶住品湫儿时,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草药香味。

这种感觉,仿佛让他想起自己七八岁时,陶普老人来家里做客带来的那个小女孩。

那个粉雕玉琢的玉娃娃身上,也总是有着淡淡的草药味道。

只是小女孩同陶普老人一同不知去向,他十几年没能再见过她。要想再见,也只能寄希望于北上的周梓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