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至尊狂妃:邪魅王爷别乱来

更新时间:2020-04-10 07:35:32

至尊狂妃:邪魅王爷别乱来 连载中

至尊狂妃:邪魅王爷别乱来

来源:落初 作者:望断天涯路 分类:言情 主角:凤茗小姐 人气:

望断天涯路新书《至尊狂妃:邪魅王爷别乱来》由望断天涯路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凤茗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凤茗是国际雇佣军的首领,当之无愧的女中豪杰,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一世,第一件事竟然就是被一个不知名的男人非礼了?非礼也就罢了,竟然还摊上了丞相庶女的身份,还有一个恶毒的继母和更加恶毒的姐姐!凤茗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踩本小姐的人,本小姐就踩回去!什么?皇子想要驾驭我?还不知道是谁驾驭谁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凤茗前世所在的那个世界中,并没有玄气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虽然也有武学,但那个世界的武学,更讲究的终究是修身养Xing、强身健体,到了凤茗的时代,已经鲜少会有人使用武术这一门传统的技艺来进行打斗了。

而恰好,凤茗就是这极少数之一。

凤茗前世是一名极为出色的特工,从小就被组织挑选出去参与艰苦卓绝的训练。凤茗还记得,当初和她同一批开始训练的小孩子一共有四十八个,而真正的坚持到最后的,不过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凤茗,另一个,虽然在很多方面都不如凤茗,但胜在耐力十分强悍,是以才能够通过那一道阻拦了无数人的终极考核大门。然而门后的世界却并不如他们所想象得那般精彩,甚至比之前的生活还要无趣。通过了终极考核,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终止训练,教导他们的教官告诉他们,人的身体就像一台十分精密的仪器,要想维持它的精密度,就必须要时常地给它上油。而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就是这一上油的过程,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熬过去了,就是蜕变!!

就是在那样无趣而苦闷的生活中,凤茗度过了她的儿童期、青Chun期。就在那漫长的时期中,她跟着教官学会了传统武术,也学了自由搏击、散打一类的技巧,随后,就是正式脱离实习期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教官会跟在她的身边指引她,纠正她的错误。而同一时期一起训练的那些伙伴,也都被发配到了各地去执行不同的任务,从此山海相隔,再难见上一面。不过好在凤茗原本就是个Xing情极为冷淡的人,这些事情她倒是并不十分在意。

也是因为Xing情过于冷淡,凤茗在前世的时候一直没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业余生活。最多就是在空闲的周末一个人去公园散散步,而后又再一个人回到家中,拉上帘子休息。做特工这么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都要隐藏好自己的踪迹,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而凤茗本人其实长相并不丑陋,反倒是十分清秀,这么多年来也从来不乏追求者。只是……一是职业所限,二是Xing格。

而凤茗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执行任务的中途遭遇意外,并且来到了这个世界。

虽然凤茗本人对这个世界几乎一无所知,但好在她的脑海中还残留着这个身体原先的主人所遗留下来的零星的记忆,虽然不多,但总算能让凤茗对这个世界产生一些认知。

比如现在她所感受到的玄气,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们用来修炼的根本。至于玄气到底是什么,原先的凤茗似乎也解释不清楚,只知道这是一种在这个世界形成之初就已经存在的物质,它无形无色,不能被寻常人所感知,除非是修炼天赋的人。而正常情况下,有修炼天赋的人往往能够在六岁之前感知到玄气,从而借助玄气进行修炼。

是以,若是寻常人过了六岁还不能感知到玄气,便会被判断成是没有修炼天赋的人。而在这个以武力为尊的世界,这样的人,往往身份地位都要比有修炼天赋的人低上一大截。当然,也会有几个例外的存在,但能变成这样的例外,无一不是在其他方面十分出色的。

而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凤茗,恰好就是一个没有修炼天赋的人,是以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想到这里,凤茗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

但既然她现在已经能感知到这种玄气,是否意味着……从今往后她也能进行修炼了呢?虽然凤茗还是更习惯前世学的武技,但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为了获得足够的实力来保全自己,使自己不再像今天这样轻易地败给了凤嫣然,这修炼,还是十分必要的。

凤茗就这么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心,随后,眼见得天都快亮了,凤茗稳定住了心神,继续睡去。

第二天很快就来了,凤茗起得并不早,大约是由于昨天睡得实在太晚了,饶是凤茗这样意志力坚定的人也忍不住睡了个懒觉。洗漱完毕后,凤茗便径直出了门,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自然要好好地过下去,要想保全自己,首先就要多了解了解这个世界。而那些零星的记忆实在是太少了,对于她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出了门之后凤茗首先向着集市上走去,毕竟那里的人最为驳杂,也最方便了解信息。

在集市逛了一天之后,凤茗也算是收获颇丰,不仅了解到了很多信息,还给自己挑了把趁手的武器——匕首。凤茗在前世用枪较多,但毕竟就算是无声枪用起来也不如冷兵器那般悄无声息,是以,除了枪之外,凤茗最擅长的武器就是匕首。

眼见得天色已经不早了,凤茗将匕首好好地收了起来,便离开了集市,向着宰相府的方向走去。

途径是条比较隐蔽的巷弄,远远望去是漆黑一片,只隐隐约约有半点烛火在摇曳,看上去却又不像是一户人家的烛火。

凤茗脚步顿了顿,心底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除去微弱的风晃动得一旁的树轻微地抖动了叶子之外,毫无不对之处。

旁人兴许就因此放弃了警惕,觉得兴许就是自己疑神疑鬼,但凤茗可不是,前世特工的身份就让她比一般人要警惕得多,现在这个靠玄气的世界,若是有心人想要屏蔽自己的气息,怕是自己也找不出破绽。

略一思索,凤茗便立即断定了身后果然有人跟着自己,是敌非友,怕是想取自己的Xing命,不然何必到了此地,才开始蠢蠢欲动。只是尚不能确定来的究竟有几人,是普通的人还是……所谓能使用玄气的人。

凤茗眼神暗了一下,又提起脚步,往巷弄里走去。

果不其然,身后便有了轻微的动静。

一把剑朝着她心口的位置刺来,果然是想要她的命,所以一出手便是杀招。

黑衣人原先想着有人出高价要一人Xing命,想来是必定个难缠的人物,故此带的人也稍微多了一些。谁曾想竟只是一介女子,看起来毫无抵抗之力,但他多年行刺,也深知眼见的未必是真的,因此还是选择了一路尾随,眼见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若出了这个巷弄,可就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了。虽然已经夜晚了,但也难免街上还有行人走动,所以黑衣人便打算先来试一试,务必让这人死于此地。

眼见一剑将至,而这女子毫无反应,甚至不躲避,黑衣人便有些奇异的感觉,就算是吓傻了,也知道应该躲避的。而眼前这人,看起来也不像是痴傻之人。

这感觉还没持续多久就得到了征兆,凤茗不知从何拿出了把匕首,伸手便是一劈!这一手却比黑衣人的手法还要精炼。而凤茗也因此得到了证实,来者只是普通的刺客,这一剑,也只是试探而已。

这就好办了。

凤茗冷静地接上第二招,视线却不停地扫视着四周,这一端详也看出了锐端,来的人大概有七八个,若是速战速决,还有一博之力。

想明白这点,凤茗便无心在查探了。

黑衣人用的是长剑,这是一个利大于弊的武器,而她用的是匕首,相比之下,她的匕首便处于劣势。

因此她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迎着剑锋贴近黑衣人,然后将匕首送进黑衣人胸膛了解他的Xing命。可是身后的黑衣人,却不知何时会插进来与她交手。

凤茗当然不可能在单打独斗之下便用这个办法,这个法子只能用于出其不意,毕竟没人能想到会有人不避开剑锋反而将自己贴上去。如果被黑衣人们得知,仅凭着人多就可以将她这一想法封死。

所以她现在只能是耗,耗到所有人都下来才成。

黑衣人见招招都被她拦下,就知这人实难纠缠,招式却大多数都是防守,极少有攻击的,于是细想了一番,召换了其余人下来。

一人能守,多人可就未必挡住。

黑衣人纷纷跃下,来的竟然有八人。凤茗眼神一冷,心想背后之人真是好大手笔,这是怕她死得不够痛快吧。

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凤茗立刻一个箭步上前,伸手便要拽疑是黑衣人首领的面罩。

黑衣人首领急忙抬剑来挡,却被短小的匕首隔开,面罩也因此被拽了下来。

凤茗冷声道:“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被拽下了面罩,脸上不免有了怒意——作为一名刺客,对自己的样貌做好遮挡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不然若是某一天行走在大街上,却忽然来了一堆人因为记住了他的样貌,所以对着他要打要杀的,那真真是一个耻笑。

眼下见凤茗眼神清冷,却有一些狠意,心下便了然,今日是一定要此人命丧于此了,不然以后便是自己有Xing命之危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