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小皇后驾到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6:08

小皇后驾到 已完结

小皇后驾到

来源:落初 作者:李七洛 分类:言情 主角:颜氏巫 人气:

火爆新书《小皇后驾到》是李七洛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颜氏巫,书中主要讲述了:西玄和太平本是同宗之国,却因为分裂而势同水火,更不用说西玄的徐家和太平的颜氏。龙骧作为龙贤唯一的儿子,顺理成章的成为太平新继任的帝王,他从来没有想到,在祭祀典礼上,自己身旁的巫使竟然是个八岁的女娃娃,最意外的是,这个女娃娃竟然是自己的皇后。这巫使和皇后同为一人,本就是太平的第一个先例,好死不死的,这个女娃娃,竟然是徐家人。看小皇后如何争奇斗艳,打败这些个前来挡路的野花鲜花,守护这个从一出来就注定的相公!这个用的算是颜氏生香的背景哟,里面有猪脚前辈的爱情故事,哇咔咔!有读者大大建了个群哦,欢迎加入小皇后驾到读者群,群号码:14536630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一片安静之后,依旧是群臣哗然。

“帝上,这更加是万万不可啊。“王岑上前一步,摆出了前朝老臣的姿态,脸上是一副悲痛的模样。

龙骧皱着眉头,刚接管朝堂,本来就面临着人心不稳的局势,如此一般,更加让人头疼。

那八岁的女童头上的凤冠发出了金饰相互碰撞的声音。

她转过了头,淡淡地看着后面议论纷纷的朝臣还有那站在前方的王岑,依旧没有开口,倒是抱着她的美艳女子开了口:“王老先生的意思是,当年先帝娶了巫使为妻才引起太平的劫难吗?“

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却重重的砸在了王岑的心上。当年的叛乱,如今只有自己心里才清楚,是怎么回事,自己在哪里起到了什么作用。

王岑没有了话,退回了朝臣的队列。这一退,王氏臣子们再没有人愿意多说什么,其他的朝臣也都不再开口。

延子公公看了看那八岁的女童,点了点头。现在终于知道,为何先帝调动了所有梭子的力量,就为了找寻颜氏最后的血脉。

龙骧趁着没有人开口,开口说道:“既然众位大臣没有意见,那帝后人选,就定了。“龙骧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如此焦急的说出这句话,只是觉得,这话一出,将会安心不少。

看着底下朝臣没有任何的声音,延子公公的目光一扫,提声宣布:“帝后已定,在场十二名少女,同入后宫,封为缤妃。五年之内若无帝王宠幸可出宫,重新嫁娶。“

延子公公话音一落,龙骧率先站了起来,几乎同时,所有大臣皆福身,齐声喊道:“恭送帝上。“

而这个声音,在太平殿中,久久回荡着。

这是龙骧登基的第一次!这一声声的呼喊,预示着自己将成为太平的帝王。龙骧暗自叹了口气,想着,若不是父皇只有自己一个儿子,不然,自己也不会想要承担如此重责。

不过父皇的妃子也不少,为何只有自己一个子嗣呢?

太安殿中,龙骧坐在龙椅上,仰头看着头顶上绚烂多彩的壁画,这个壁画,每到换了个帝王,都要重新刷下,如今的壁画一点都看不出来有上百年的历史。

龙骧叹了口气,低下了头,对着面前的延子公公说道:“延子公公,你觉得,那八岁的巫使的身份。“

“帝上是觉得那巫使的身份来的玄乎?有所怀疑?“延子公公笑笑的说,蹒跚的挥了手,屏退了小太监,亲自给帝上更换了温茶。说:“莫说是帝上了,只怕满朝文武都有所怀疑,这巫使来的突然,虽然有了帝上的信物。“

“延子公公也怀疑?父皇当年调动了所有的梭子,找寻的应该不会错。“龙骧摸了摸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暗自思考。

“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这个也是帝上您母后的意思。您“延子公公说。

“寡人母后,印象中,母后从并不爱说话。”龙骧试图回忆起那稀薄的画面。

“是的,帝上的母后是不爱说话,看着帝上她却总是念叨着一个地方,也是因为这样先帝才找到了颜氏后人,交于信物。”公公伸手,任着身旁的两个小太监低着头,搀扶着自己。说:“不过,这样,不也挺好的?历来帝后选举,都是权力的更替,颜氏巫使都会根据天命,选出最利于太平的帝后,以平衡太平的权利平衡。想要维持平衡,对于帝王来说,却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就拿先帝来说,不也是无法达到,导致王阁老和王矣皇后进行了逼宫?“

“这件事情,寡人,也听过,太平史书上也有记载。说是父皇提前做好了准备,才得以保以太平平安。“龙骧说。

“与其说是提前做好了准备,不如说是做好了准备等着他们上钩。“延子公公说:“先帝最不愿意被权利掌控,更排斥那所谓的权利平衡,才做了如此多的事情。先帝跟历代的太平帝上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只要想,就敢去做。“

“所以,父皇请来了这个颜氏后人,就希望,寡人也能掌控自己的权利,而非被他人掌控?“龙骧似乎了解了父皇的用意所在。所以,这个帝后,也许都是计策?

“也许是,也许不是。这一切,都取决于帝上,您的决定!“延子公公看着未说话的龙骧,接着说:“帝上,老奴年岁也不小了,侍候不了你了。只希望能够看到帝上大婚,老奴,也就功成身退,退隐山居了。“延子公公微笑的说。

“延子公公,辛苦你了。“

“不辛苦,老奴看着帝上长大,也很欣慰。帝上,若是无事,老奴倒是觉得,可以去看看,帝上未来的帝后。“延子公公点着头说。

“就听延子公公的建议,摆驾祀天殿。“龙骧缓缓的直起身子,淡淡的说。

这也许是龙骧第一次到过祀天殿。祀天殿这三个字,只存在于龙骧的记忆。当年先帝借助诸葛军打退了与西玄相互勾结的王阁老,大败太平兵后。处决了与王阁老有关系的王氏官员,废了当年的帝后王矣,重新封了当年的巫使为后。只不过巫使为了拯救太平,壮烈牺牲。就是这个舍己为国的行为,就算心头有疙瘩的老臣们也没有人反对。从此太平过上了长达二三十年,没有巫使,只有帝王的统治。这二三十年,太平的权利,可以说是重新洗牌。

如今,为何先帝突然给自己下了圣旨,重新迎回了颜氏巫使?让好不容易打破的局势又回到从前?究竟这个八岁的女童,是不是颜氏的后人,这一个个问题都在龙骧的脑海中不得其解。

想必,这也是大臣们心中所思考,疑惑的问题。

想要重新获得权利,龙骧刚登基,无疑就是最好的时候。

“帝上,前头就是祀天殿了。“身旁的小太监有些犹豫的对辇车上的帝上说。毕竟先帝之后有过规定,祀天殿附近是不能接近辇车的。

“嗯。“龙骧伸出了手,示意自己要下来,这个行为,让小太监松开了脸,没有之前的为难之色。

“是。“扶下了龙骧,龙骧撩开了下襟,抬眼看着太平宫中似乎最接近上天的宫殿,她头顶的苍穹似乎比任何地方的颜色,都来的深。云朵在她的头顶上变幻莫测着,龙骧有了一丝的走神,这个就是天命吗?天命究竟是什么?

龙骧收回了目光,抬脚,坚定的走了过去,朝着祀天殿。

刚靠近祀天殿不远,就听见祀天殿的旁边,传来了淡淡的歌声。

龙骧伸出了手,身后的小太监低着头,停下了脚步。龙骧朝着歌声,慢慢的走了过去。

现在是初春,地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雪迹。雪慢慢的融化,些许冰凉的气息就融入到了春天的空气之中。

龙骧朝着祀天殿的侧面走去,不顾脚上的鞋子沾染上了些许的潮气,他慢慢的走到了当年自己父皇,见到颜香的那一个位置,然后,停了下来。

前方不远,有个石桌子。桌子的上面,坐着一个女童,那女童戴着半边的面具,小巧的鼻头沾染着晶莹的水珠,她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小脑袋还有赤裸的小脚一前一后,一左一右的动着。她幽深的眼睛抬头四十五度看着天空,天上,云卷云舒,未曾停过。

“颜氏有女兮,可通鬼神兮。。。。。。“

浅浅的歌声应和着春天的浅眠,淡淡的,似乎要融进着冰凉而又温和的气息中,一点点的渗入你的肌肤中。

龙骧不知为何,又一次不知所措的停住了脚步,又一次不知所措的呆呆的看着这八岁,却又不似八岁的女童。

一遍又一遍,龙骧几乎都以为自己已经要清醒得睡着的时候,那个女童,突然停住了声音,回过头,看着自己。

她的回头,又不全是回头,而是仰着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的同时,头向后偏了下,她幽深的眼睛对上了自己。于是,开始迷失。

“汝,想要什么?“女孩看着自己,冰冷的说。这话,似乎跟地上未融化的雪块一样,寒彻于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