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囚婚入骨

更新时间:2020-09-16 05:39:59

囚婚入骨 已完结

囚婚入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楚韵 分类:言情 主角:裴诗雅小姐 人气:

楚韵新书《囚婚入骨》由楚韵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裴诗雅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病的父亲,妹妹升学花费,才十八岁的裴诗雅,小小的身躯,便撑起了家庭重担,偷渡到英国打工的裴诗雅,结识了好友刘文丽,本以为都是同国人的缘故,刘文丽待裴诗雅很好,可没想到,刘文丽却用一万英镑,将裴诗雅卖给了邪恶的没落贵族,还遇见了当中最恶魔般的男人——冷傲天,他囚禁了她的所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沉睡古堡。

亚瑟的房间内,这是一间十分大气的卧室,非常简洁,黑与白为主色调,靠着里面的墙壁上悬着一把巨大的长剑,剑鞘上刻着复杂的花纹,经过岁月的长河显得特别古旧。

古龙水香味混和着淡淡的百合香味在空气之中流淌着。

亚瑟躺在床上养伤,连睡衣都不穿,就这样精赤着强壮的上半身。凌乱的碎发下面,是一双精锐的黑眸。

“殿下,车子已经打捞起来了,刹车是被人动了手脚……”

亚瑟眼里涌起一阵狂狷。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道浅绿色的身影站在了门口,她手里抱着一束刚刚采过来的百合花。

阿沙连忙阻止,“殿下,裴小姐非要过来……”

亚瑟的眸光落到了裴诗雅的脸上,对阿沙挥了挥手,“下去!”

裴诗雅对亚瑟露出一丝清纯的微笑,扬了扬手里的花,“鲜花有助于恢复健康……”

暗尘立即打断了她的话,“殿下不能……”

亚瑟用眼神阻止了他的话。

裴诗雅莫名地望了暗尘一眼,微笑道:“他不喜欢是吗?没关系,生病的人心情不好,自然是不喜欢,但是,慢慢习惯就好。”

裴诗雅兀自向着窗台走过去,转头冲暗尘莞尔一笑,“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我只是插好花就走……”

暗尘用征询的目光看了亚瑟一眼,亚瑟眼中闪过一丝暗沉,低声道:“继续……”

“属下已经派人去查了,二殿下那天过来这边了,似乎没有作案的时间。但是其他几位家族中的人,似乎都有可能,但又不能确定……”

“唔,好香的百合,你什么时候开始……”

史蒂文一袭轻逸的白衣飘了进来,像古典小说里面的仙侠,不食人间烟火。

他的目光淡淡地瞥到裴诗雅的脸上,声音嘎然而止。

“嘿,你这个家伙太黑了,我已经付不出医疗费用了,所以你不用来给我检查身体了……”

亚瑟邪笑道。

史蒂文轻哼了一声,“上次的款打得很及时嘛,这次就算是白送你一次的。反正你这些年给我支付的费用已经足够让我衣食无忧到老了,少收一次又不会死。”

裴诗雅不时回过头,望着史蒂文给亚瑟检查身体。

亚瑟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到是史蒂文十分担忧。

“肋骨又裂了,你想死是不是?再差一点刺穿了心脏,去医院吧,这里环境不好……”

裴诗雅震惊莫名,明明那天他还笑得一脸邪魅,明明他还说可以当场试试,她还以为他真的没事,因为一点血也没有流……

竟然是肋骨断裂了,那么远的距离,他是怎么撑着走过来的。

这个男人,真的不是人。

“不去,我命大,反正死不了!”亚瑟仍旧是无所谓。

“去吧!我陪你……”裴诗雅突然脱口而出。

说出话来,她自己也震惊,这个时候,她在凑什么热闹?

亚瑟幽幽地盯着她看了许久,,“你是不是想趁我昏迷逃走?”

裴诗雅内心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好感,在瞬间崩塌了,他到底把她想象成什么了。

也许是她傻了,她还天真以为,这个男人对她是真心的。

她忍住泪水,“当然要逃走,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的!”

裴诗雅转过身,匆匆往门外走去。

“站住!”亚瑟冷冷地喝了一会,裴诗雅的背影陡然站住了。

这个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给了她可以在房间里自由行走的权利,她竟然学会了跟他顶嘴。

“把你的花拿出去,它们让我觉得讨厌……”

戾气十足的声音,这其实也是亚瑟真实的想法。

他讨厌任何美的东西,他讨厌任何跟美感有关的东西,他的灵魂沉睡在地狱,他生来就是为了报复这个世界,并且毁灭……

裴诗雅忍着泪,在众目睽睽之下,耻辱地顺从他的意思,将百合花抱了出来。

随着身后的门,重重的关上,她委曲的泪大滴大滴地流了下来。

裴诗雅,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咳!”史蒂文回过神来,开始准备给亚瑟动手术。

“有必要跟一个小女孩生气吗?”

史蒂文深深了解,这不像亚瑟的性格,他虽然喜怒无常,但从来不会跟一个小女生较真。

亚瑟闭上了眼睛,任由史蒂文给他消毒。

“要上麻药了,你作好心理准备……”

亚瑟倏地睁开漆黑的眼眸,眼里涌动着一股涙气,“不要麻药,直接上刀子……”

血腥味慢慢弥漫开来,史蒂文早就习以为常,倒是床上的这个大男人,脸色苍白得吓人,但目光依旧犀利,疼痛让他的思维异常清晰……

“亚瑟,你这个血统不纯的狗杂种……”

贵族幼儿园里,一群衣着光鲜的小朋友,对着一道孤怜怜的身影扔石头。

“妓女生的下贱货……”

小小的亚瑟将拳头握得紧紧的,不顾一切地冲进了人群里,那一个个比他高大的孩子们吓得四散乱跳。亚瑟就像一条疯狼,见人就扑,见人就咬,那一次,他深深地体会到了只有用残忍才能赢得世人的尊贵。

“亚瑟,你疯了吗?你血管里流淌的是狼的血液吗?”那个肥大的白影趾气昂冲着他大吼大嚷。

很快,他因为伤害同学而被驱逐出了幼稚园的大门。

做完手术,史蒂文脱下了橡皮手套,收拾东西。

床上亚瑟紧闭着双眼,没有任何反映。

“殿下有没有事?”

暗尘试探着问道,史蒂文冷冷垂眸,“是熟睡,不是昏迷。最好不要打扰他……”

“是!”

走廊的尽头,浅绿色的身影显得格外醒目,怀里的百合花显得苍白。

“他好些了吗?”

裴诗雅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还有一些淡淡的牵挂。

史蒂文垂眸,表情冷漠。

“你如果真的想离开的话,就不要这么关注他,喜欢他的代价是你付不起的。”

但凡是跟他扯上了任何关系的女人,似乎都没有好下场,史蒂文眼中忧郁一片。

裴诗雅怔了怔,急忙说道:“不,我没有,我怎么会喜欢他!”

看着史蒂文的身影往楼下走,她急急追上去,“有没有办法能让我离开?”

史蒂文用一种疏离而奇怪的眼神瞟了她一眼,“你要是真的想离开的话,早就离开了!”

裴诗雅微微一呆,是啊,上次就有机会!

这个史蒂文好可怕,竟然一眼就洞穿了。

我会喜欢上亚瑟?

开什么玩笑,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恶魔,谁喜欢上他谁倒霉!

三天后的夜里。

“起来……”

裴诗雅在睡梦中,感觉被子被人掀了起来,露出来的肌肤触到冰冷的空气,好凉……

黑暗中,那高大的身影向她逼来。

下意识地想要逃走。

“你这个恶魔,你想干什么……”

裴诗雅缩到了墙角,玻璃窗外,月光朦胧地照了进来,亚瑟的脸上涌起一团黑暗的光芒。

“走,你不是一直想要逃走吗?现在就给我马上走……”

裴诗雅怀疑自己的耳朵聋了,他这是疯了还病了?

不过,机会还是难得,她慌乱地摸索自己的裙子,匆匆往身上套,然后趿着拖鞋噔噔往外跑。

几乎是一口气跑下了楼梯。

广场上的黑暗中,她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约翰森。

“想走吗?”

“嗯,我要离开这里……”

“哈哈,我就知道了,像亚瑟这样的男人,是没有女人会喜欢他的。被我说中了吧!亚瑟你这个蠢货……”约翰森不怀好意地大笑。

裴诗雅呆了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他跟别人打了赌吗?

让她喜欢上他,开什么玩笑,才不要喜欢这种恶魔!

裴诗雅傻傻地跑到大门口,拼命拍打着大铁门,“放我出去!”

安保人员毫不理会,仿佛没有看到一样。

裴诗雅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被亚瑟给耍了,她十分生气地折回身子,又往房间里冲去。

此时,客厅的灯十分刺眼地亮着。

亚瑟正端坐在客厅里,一手握着马爹利的瓶子,另一支手臂搁在长沙发的扶手。

用一种阴暗的眼神盯着她。

裴诗雅心里有些发毛,鼓起勇气冲了上去,“你说话不算数,明明答应让我走的!”

亚瑟唇角勾唇,“不想做我的女人吗?”

这是什么意思?由女奴升级了吗?

“不要,我不要做你的女人,我要回家,你放了我……”

“这是你的家吗?”

亚瑟手里掏出一叠照片,扔到了桌面上。

裴诗雅带着疑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捡过那些散落的照片。

一间低矮破旧的四合院,一个身着简陋的女人在指手划脚,在她身边,是一个面容苍老的男人。另外一个年幼的女孩正趴在简陋的桌面上写写划划的……

这是一个贫穷而落后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似乎正是她的家。

裴诗雅脸红了,更是震惊了。

“你,你在背后调查我?”

亚瑟邪魅地勾唇,“开个价……”

裴诗雅小脸发烧发烫,“你想干什么?”

亚瑟放下酒瓶,“少给我装了,要不是看你是个雏,你早没有资格坐在我面前了。”

“冷傲天,你太过份了,竟然拿钱来污辱我……”

“对,就是用钱来污辱你。不,这不叫污辱,叫做交易!一个偷渡到爱尔兰来的花店女工,除了肉体还可以卖一些钱,再无半点价值了。噢,对了,之前你已经卖过一次了。不过考虑到那时候因为被骗了,所以不算数。这一次,是我跟你的契约,怎么样?”

裴诗雅咬紧牙关,强忍住流泪的冲动,慢慢后退。

亚瑟潇洒地理了理西装,“十万英磅……”

裴诗雅拼命摇头,她以为,她曾经以为他们之间也许有点别的情愫。

“一百万英磅……”亚瑟悠闲地开价,用嘲笑的目光看着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