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唐朝笔记

更新时间:2020-09-16 05:40:16

唐朝笔记 已完结

唐朝笔记

来源:落初 作者:羽外化仙 分类:言情 主角:小唯卓越 人气:

主角叫小唯卓越的小说是《唐朝笔记》,它的作者是羽外化仙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回到千年前的大唐,她是危机四伏的弱势孤女。  京都何煌煌,将门何潭潭。  从遗世孤女到长安名媛,这条路有多长?  *  重获空间羊皮卷,手握“有求必应书”。  这本曾让她在现代傲然于世的宝物,在古代又能给她带来怎样的奇迹?  *  她想做个闲游红尘的居士,  吃好、睡好、嫁好,  却在不经意间,阅尽千古风流,独占万世潇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唐显庆五年,庚申年。

酷暑时节,一队由武丁护送的车马正快速行驶在官道上,激起数丈尘烟,几乎遮蔽了天日。

在队尾,一辆最破最小的马车几乎要掉队了,但仍然“嘎吱”作响的努力前行着。

青布围就的马车里,一名病弱少女被一名妇人搂在怀里,少女蜡黄的脸上浮了一层油汗,鬓角被汗浸透,紧紧的贴在消瘦的脸颊上。

另有一个丫鬟坐在靠门边的车板上,她把已经被汗浸透的帕子拧干递给妇人,眼神担忧的看着她怀中的少女。

妇人一边给少女擦汗,一边心疼的哄到:“十二娘,再忍忍,我们就快到蒲州了,等进城后,就能好好歇歇了!”

少女微闭着眼睛,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力气说话。

一旁的小丫鬟眼眶红了起来,拉着妇人的衣角抽泣道:“燕娘,我们一会儿去求求大夫人,让姑娘在蒲城多歇两天再上路吧,这样子赶路,姑娘喝再多药也不管用啊!”

燕娘抿着嘴没有说话。

求?她如何没有求过,可是有什么用!大夫人怎么会为了十二娘耽搁行程而错过元娘的好日子?

十二娘是蓨县名门高家的六房嫡小姐,可怜她六岁上没有父亲,隔年母亲也跟着走了,身边只有燕娘这位Ru娘,以及阿兰这个丫鬟。

在高家的祖宅里,十二娘无父无母,生活虽然艰难,但好在她乖巧可人,颇得老夫人喜欢,在父母双双去世之后,被祖母接到房里养了两年。

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高老夫人在去年秋天也去了,十二娘彻底没了依靠,也跟着病倒了!

十二娘这一病就是半年,好不容易等到天气暖和身子稍好了一些,偏遇到大夫人要带着家里的姑娘们进京贺喜——高家长女嫁到了长安王家,刚刚生了大胖小子,高家要赶过去吃满月酒。

十二娘不受重视,又病怏怏的,大夫人原本没打算带她去,可谁知高元娘追了一封书信过来,点名要求带上十二娘。

大夫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也只好照办。可谁知,自出发第一天起,十二娘就旧病复发,在马车上一病不起了!

燕娘真后悔当初为了十二娘能够进京赴宴的事感到高兴,若知道十二娘的病情在路上会恶化成这样,她宁可带着十二娘在蓨县待一辈子!再不做什么她能嫁个京城贵婿的白日梦!

就看大夫人现在对十二娘爱理不理的态度,到了京城,又能好到哪里去?

她忍了忍眼眶里的泪,对小丫鬟说:“阿兰,把水给我,别多说了。”

阿兰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把水袋递了过去,看着奄奄一息的十二娘,阿兰深刻的觉得她们姑娘实在是太可怜了!

在夕阳西沉之前,高家的车队终于赶到了蒲州。

燕娘背着十二娘走下马车,主仆三人住进大夫人安排的客栈房间里。阿兰放下随身的包袱,立即去楼下饭堂取饭,按照以往的经验,若再晚一点,就被众人吃的只剩残羹冷炙了!

取到了新鲜的饭菜还有一碗鸡汤,阿兰显得非常兴奋,她端着盘子进房说:“姑娘,燕娘,我今天拿到鸡汤了,你们看!”

燕娘托起十二娘,轻轻晃动着她,说:“十二娘,你看,这鸡汤炖的多好,来张嘴喝两口!”

十二娘依旧微闭着眼睛,摇头不喝。

燕娘看她这一日日来,越来越没了求生的意志,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忙柔声劝着,说:“我的好姑娘,你看在Ru娘一手把你拉扯大的份上,也好歹爱惜自己一些。你若真去了,我也随你走了!”

十二娘这才睁开眼睛,含着泪光轻声说:“Ru娘休要再说这样负气的话,纵使十二娘不争气,你和阿兰也得好好活着。”

燕娘眼泪流了下来,阿兰也跪到了床边。

燕娘抽泣着说:“我本就是未亡人,若不是心疼小姐孤苦无依,我早就随那短命汉子去了。小姐若真的弃我而去,燕娘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阿兰哭诉道:“我爹娘早就不要我了,我跟了小姐这么些年,若没有小姐,阿兰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啊!”

十二娘眼中充满了无奈,她觉得她这个罪人真的没必要活下去了!真正的高十二娘在蓨县老宅中就已经死了,现在的十二娘是被现代女企业家高芸芸孤魂附体的穿越人!

高芸芸不愿再连累别人,不管是在一千年之后的现代,还是在眼下的唐朝!

看着一心一意为她好的燕娘,高芸芸就想到了因她而死的小唯……她死后跨越时空魂穿到了唐朝,那小唯呢?小唯就那样烟消云散了吗?

眼角滑下一滴泪,十二娘再度睁开眼睛说:“Ru娘别哭,我喝就是。”

燕娘听她这样说,高兴的擦净眼泪,一勺一勺的喂她喝汤吃饭,又连夜帮她煎药,赶在她入睡之前喝了药才放心。

十二娘一路都是昏昏沉沉的,除却她本就没有求生的意志外,夏天赶路也着实热了一些,她每天都是在车厢里闷晕过去,又在车厢里热醒过来,每每到了夜间,才能真正的睡几个时辰。

她喝药刚刚歇下,客栈大厅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已经关上的门板又全部被人拆开,涌进来不少人。

燕娘虽是年长妇人,但是极少出门,她被这吵闹声吓了一跳,忙让阿兰去打听出了什么事,而后就如母鸡护小鸡一般挡在了十二娘的床前,好似怕人突然闯进来一般。

阿兰对于打听消息一事,早在蓨县祖宅里已练的十分熟巧,不过片刻就回来,说:“是二郎带着长安的府丁来接我们了,因进蒲城的时候犯了夜禁,跟巡逻的武侯们起了争执,一直闹到客栈来见了大夫人,武侯才信了二郎接女眷的话,大夫人打赏了好多钱,武侯们才收队走了。”

燕娘听了忙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武侯们可得罪不起,那一个个可是土霸王啊!”

唐时的武侯就如后世的城管,晚上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抓犯夜禁的人。若有人犯了,或被打,或被抓,或用钱解决,皆看当地风气如何。

十二娘对这一切都不甚关心,依旧那么昏昏沉沉的睡着,可是燕娘和阿兰的话却止不住的往她耳朵里钻。

阿兰正在房间的另一角里低声问燕娘:“咱们这回到长安,能住元帅府吗?听说元帅府比咱们蓨县祖宅大很多,可气派了!”

高家曾祖辈的大老爷是“开隋九老”之一的高颖,高颖做过丞相,也当过三军统帅,只因他娶了废太子杨勇的女儿,在废立太子之事上站错了队,被隋炀帝找其他原因杀了。

好在高家男丁众多,高颖之死又未株连家族,所以哪怕高家倒下了一面大旗,但高家长安名门的地位仍然不倒。

若高家后人能争口气再出几个英才,高家兴许能够延续祖上的荣光,只可惜高家男丁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现今的大老爷这一代,兄弟六人,或坐守家业,或当外放小吏,或是从戎早夭,总之,高家已到了离开长安,退守蓨县祖宅的地步。

燕娘回忆着老夫人曾经讲给十二娘听的一些事,怅然的说:“咱们家除了元帅府,其他在长安的产业全都卖了,也没地方可住,应该就是住在元帅府吧。”

阿兰丝毫没有感觉到燕娘语气中的辛酸,只顾着兴奋。能到长安去,能住气派的元帅府,她一想到这些,便觉得当个丫鬟跟着小姐见世面也是很不错的!

十二娘听着她们说这些,不禁也想到了一些事,却是越想越觉得苦闷。

这次大夫人带着族内适龄姑娘们到长安,说是吃元娘长子的满月酒,可是姑娘们心里都清楚,大夫人是看不起蓨县的那些土鳖小户,想把女儿侄女们嫁到长安,为延续高家的地位做贡献。

十二娘狠狠的闭上眼睛,恨不得此时就死过去算了。

可转念她又想,她来到古代经历这一切,难道是老天要她用苦难为上辈子赎罪吗?

“小唯,真的是这样吗?”十二娘很无力的在心中念叨着,若真的是对她的惩罚,她又怎么能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