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小地主凤栖天下

更新时间:2020-10-26 04:19:34

小地主凤栖天下 已完结

小地主凤栖天下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青青子衿 分类:言情 主角:李氏刘氏 人气:

主角是李氏刘氏的小说《小地主凤栖天下》此文是青青子衿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胎穿七年,水深水热,包子娘和软弱姐,除了认命,别无他法。再一次死里逃生,米莳三告诉自己,她誓要带着娘和姐姐,在这大燕奋尽全力的奔小康,当地主,建造那富可敌国的五好家庭!直到有一天,某位颜值担当,又财大气粗的六爷说,他那里缺丫环。顿时,整个村子沸腾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哀求

“里正,求求您了,救救我家莳三,她还没死,不能消户籍啊。”

米盈盈也仿佛在绝望中看到一缕生机,随同着左氏,就掉转头给崔敬忠磕头。

齐宁看着这一幕一幕,心凉的牙根紧咬。

他知道,米家没把二房当人看,可没想到,米家二房竟然过的如此水深火热,刘婆和米二爷的心,也太狠了。

“谁说要给她消户了,人都没死,消什么户,行了,男人说话,你们还呆在这做什么,出去吧。”崔敬忠烦燥的挥了挥手。

这女人在大燕不值钱,也撑不起门户,米家二房亏就亏在没个男丁,要不是齐宁小子相求,他是真心不想管这破事。

左氏和米盈盈听崔敬忠一说,顿时就软瘫了下来,感激不尽的又给崔敬忠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凄凉的带着米盈盈出了正房。

闹了一通的刘氏,这才醒悟到,米莳三那个小畜生,居然真的没死,还折腾着让齐家和里正都来替她出面了,顿时就追着左氏出了门,抗着扫帚,就在院子里继续打左氏。

崔敬忠看这米家闹的,越发心烦意燥,拍了下桌子就对米万田道:“万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想让你家二房的人去死啊。”

米万田黑着脸,嗡声嗡气道:“那我有什么办法,老二失踪了七年,尸首全无,她左氏断了我二房的香火,我还能怎么样。”

没有男丁那就是绝户头,如果他真的心狠,早在七年前,就把左氏赶出去了,他至今没赶人,还留着她们娘仨,给她们一碗饭吃,难道还不算是仁至义尽?

崔敬忠瞪他:“虽然二房没男丁,可她们到底还是姓米,骨子里也流着你米万田的血,人言虎毒不食子,你纵着刘氏如此心狠手辣,就不怕别人戳你脊梁骨?”

看到米万田一脸无所谓抽旱烟,崔敬忠彻底恼了:“好,你不怕别人戳脊梁骨,那事情传出去,说你米家虎毒食子,当官的总要来查吧,米万田,你赶紧给我管好刘氏,别让她给我找麻烦。”

一句当官的总要来查,瞬间让米万田变了脸,随后态度也软了下来。

他知道崔敬忠是什么意思,前几年刘子坡那边有个王婆子,亲手打死自己亲孙女,后来不知怎么的,事情就越闹越大,浮宁县城学府的那群读书人,也不知道抽了那门子的风,就写了张状纸,洋洋洒洒数千字,罄竹难书的把王婆子告到了衙门。

说王婆子罔顾人命,虎毒食子,坏了浮宁县百姓良善的风水,硬生生的给判了个抄家流放的罪,如果他家这事,也传出去,只怕也讨不了好果子。

“知道了。”米万田烦的怒火高涨,顿时就开始怒怨刘氏不安份。

崔敬忠黑着脸抚了抚袖,口气缓和了下来道。

“虽说男主外,女主内,但你任由刘氏打骂,不把二房当人看,这事也办的不地道,要我说,你若真没了盼头,那就把二房分出去得了,她们娘仨要是能活,那也是她们的命,要不能活,这七年,你也算是对庆生有了个交待,总好过,让她们死在你们手里。”

米万田沉着脸没说话,心里却在想,崔敬忠这个主意,到是可行,对他二儿子庆生,也算是有了个交待,毕竟他不能真沾上虎毒食子的罪名。

“我走了,你让刘氏也别打了,放任刘婆子欺辱孤女寡母的,算个什么劲,再这样闹下去,村里的风水都坏了,你要没盼头那就眼不见为净嘛。”说完,崔敬忠又骂了一句,管不了家的男人真怂,带着齐宁,就出了米家。

要他看啊,米万田就是蠢,世人谁不爱惜自己的羽毛,如此天天闹腾,到最后,坏的可不就是自己名声,真当他们,还是……还是……

想到这,崔敬忠出门时,狠狠的瞪了着气喘吁吁的刘氏,然后抚袖而去。

齐宁皱着眉,一直到出了米家,才郑重的给崔敬忠作了个揖。

“多谢崔叔。”

崔敬忠摆了摆手,难压胸口的那丝烦燥道:“米家这破事,烂了七年,你又何必掺和进去,难不成你相了那米盈盈?”

齐宁顿时惊诧,张了张口想说什么,耳边又忽然响起米莳三趴在床板上的笑。

顿时,齐宁皱了皱眉,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

他是郎中,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撞见了,能帮也就帮帮吧。

崔敬忠见他没说话,叹了口气,心生怜悯的默认道:“米家二房也确实可怜,如果有个男丁撑着,那会如此,米盈盈那丫头,今年也有十二了吧,你若是真相中,替她撑一撑也好,总归也是咱们米家村的人。”

说完,崔敬忠走了。

齐宁缄默着回头看了眼米家,大燕可怜的人很多,不差米家二房,可不知道为什么,米莳三今天那笑,却触得他心生怜悯,同时,也让他感觉怪怪的。

他们一走,黑着脸的米万田,就在上房动怒了。

“闹够了没有,真是遭瘟的臭婆娘,你给我滚进来。”

刘氏早就打骂到没了力气,再加上米万田那一脚,她的腰现在还痛着。

门关户锁的大房这边,听到米万田动了气,米庆林装做听不见,冷漠的四肢一摊,就指使着罗红梅去打水洗脚。

唯有八岁的米天佑一脸愤愤的敲打火炕:“都怪二婶婶,活又不干,非要惹爷爷生气,这下好了,我的大刀谁给我削啊。”

罗红梅端着洗脚盆,就漠然的笑道:“好了我的小祖宗,爷爷明天就会给你削的,你赶紧坐你爹那去,娘给你洗洗脚。”

米庆林冷哼,他今天一直陪着爹在地里干活,家里出了什么事,他一点也不知道,但二房没男丁,被娘压着打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早就习惯了,怪就怪左氏害死了他二弟,又没替二弟留下香火,所以二房就是罪有应得。

至于那两个丫头片子,肩不能挑,手不能得,养在家里,就是个赔钱货,要他说,就应该早早打发出去。

“今天到底出了什么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