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爹地靠边站:腹黑BOSS斗萌宝

更新时间:2020-11-22 05:53:56

爹地靠边站:腹黑BOSS斗萌宝 已完结

爹地靠边站:腹黑BOSS斗萌宝

来源:落初 作者:小M愚 分类:言情 主角:亦然贺叔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爹地靠边站:腹黑BOSS斗萌宝》的小说,是作者小M愚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五年前,毕业前夕,热恋中的苏蓦陌不告而别,留下情深一片的顾亦然。五年后相遇,一个是落魄的“舞女”,另一个却成长为商业巨子。重逢之日,天雷勾动地火。“你再敢跑,我就弄死你。”顾总裁霸道又蛮横。“怪蜀黍,放开我妈妈。”苏蛋蛋人小气势足。“那个,你们男人说话,我就不参与了……”苏蓦陌捂脸落跑。ps:有虐有温情,有天雷有狗血。据说,小M愚的小皮鞭挥得很好,入坑需谨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子过了闹市,开始一路疾驰,朝着半山别墅群驶去。

宽阔的路上,不复刚才的繁华,只剩下两旁高大的树木,在路灯的照映下投下黑漆漆的渗人的影子。

苏蓦陌觉得气氛更压抑了。

她偷偷抬抬视线,正好看在顾亦然紧握方向盘的手上,一只包着厚厚的白纱布,另一只却依然是修长骨感的完美。

这双手,曾经给过她难以忘怀的温暖,牵着她走过最美好的年华,一起挥霍过最恣意的青Chun。

看到这双手,仿佛时光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是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苏蓦陌不再满意只看到手,她胆子更大些,微微抬头看那张在梦中描绘了千百遍的俊颜。

均匀微扬的眉毛,以前苏蓦陌一遍遍嫉妒地抚过;如墨的重瞳,显示出天生的王者气质;高高的鼻梁,挺拔俊秀;薄唇微抿,宣告主人此刻情绪不佳。

即使把米开朗琪罗的大卫拿来对比,苏蓦陌也会客观地说,没我的顾亦然帅。

顾亦然原本望着前方的视线突然转过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苏蓦陌。

苏蓦陌没出息地抖了抖,慌忙转移了**的视线,假装看向车外。

顾亦然也不戳穿她,一脚油门踩下去。

苏蓦陌一下子向前扑倒,头重重地碰在车上,眼泪都快出来了,却只能微微仰头,将泪意逼回。

顾亦然把一切看在眼里,心疼的感觉又攫住他的心。

爱苏蓦陌,疼苏蓦陌已经成为顾亦然永远无法改变的习惯,就像心脏跳动,血液流通一样自然而然地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下车。”顾亦然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苏蓦陌抬头一看,不知何时车已经驶入了别墅内,正停在车库门口。

苏蓦陌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顾亦然不把车直接开进车库,因为车库里那头正常是应该有一扇门直通屋里的。她听话地下了车,乖乖站在冷风里。

顾亦然轻车熟路地将车开进了车库。

车库最里面,在苏蓦陌视线不及的地方,并排停着两辆甲壳虫,一辆黑色,一辆红色。

那年甲壳虫刚出新款,坐在自习室的最后排,看着杂志上彩虹般绚烂颜色的小车,苏蓦陌为难地指着红色和黑色的对顾亦然说:“亦然,亦然,红色的好靓啊,黑色的呢,带俏皮的稳重,我该选哪个呢?”

苏蓦陌不过是对着杂志YY,听起来却像真的站在车面前,马上要决定买哪一辆似的。

小女生的她,最爱甲壳虫,用她的话讲,“看起来像个温暖的壳,窝在里面好舒服。”

顾亦然好看的十指在电脑上翻飞,一行行程序行云流水地出现在屏幕上。金融系高材生的他,计算机也十分了得。

“那就都买了,上班时开黑色,出去玩开红色。”他貌似不随意地开口。

“你可答应了,我得找个本本记下来,免得你回头忘了。”苏蓦陌笑的像个白痴。“你得我签字画押。”

顾亦然突然将头凑了过来,飞快地在苏蓦陌左右脸颊上各偷了个香,无赖地说:“画完押了。”

苏蓦陌脸色绯红,掩耳盗铃地将头埋在桌子里,嘴里不饶人地嘟囔:“顾亦然,有人看着呢。”

“哦?有人看着画押不做数啊,那我回头在没人的地方重新画。”顾亦然坏坏地逗她。

苏蓦陌气鼓鼓地抬起头,鼓着被顾亦然养的有点肉肉的腮部说:“顾亦然,你欺负人。”

顾亦然哈哈大笑,嘴上却仍然不放过她:“欺负人?我还以为我在逗小狗呢。”

苏蓦陌气结,拉过顾亦然的手臂,狠狠咬了一口。

那一口,仿佛昨日,可是一晃经年了。

看着被车灯照亮的两辆甲壳虫,想想在车库外面茫然站着的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恋人,顾亦然心里像被大锤抡过,钝钝地痛。

苏蓦陌,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艰难地守候着这份承诺?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苏蓦陌看到,他还这么卑微地坚持着。

这是他的骄傲。

爱情里我们都会有的骄傲。

也正是这份骄傲,让爱情误会重重,更加困难。

只是这时,顾亦然不懂,苏蓦陌也不懂。

待到他们都明白时,爱情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

顾亦然坐在车上,抽了一根烟,感觉胸膛中那颗心跳动得不那么厉害,才下车走出车库。

苏蓦陌站在原地有些瑟瑟发抖,深夜原本就冷,半山上温度更低。她眼巴巴地看着车库的门,像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顾亦然看到她,觉得自己刚刚强硬起来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大半。

他不言语,刻意保持着冷酷的面容,不理苏蓦陌,大步朝着别墅正门走去。

苏蓦陌有点愣住了,又有些黯然。呆愣片刻,她硬着头皮,低头几乎是小跑跟上了顾亦然。

别墅里一楼的大客厅,装修得低调奢华。白色的欧式风格,有一种特别的冷意。华丽的水晶吊灯下,苏蓦陌站在白色羊绒毯上,手足无措,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不自觉地绞着自己的衣角。

顾亦然也不招呼她,自己径直走到酒柜前,认真选出一瓶红酒,不急不躁、姿势优雅地开了,倒进漂亮的水晶醒酒器里,连同两个高脚杯一起放在托盘里,用没有受伤的左手端着朝客厅中央的沙发走来。

苏蓦陌慌忙接过来,放在茶几上,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受伤的手。

顾亦然默然地看着她手忙脚乱,自己淡定地坐下后,才从嘴里挤出两个没有温度的字:“坐下。”

苏蓦陌拘谨地半坐下,手紧紧地抓住沙发,心里是说不出来的压抑和难受,脸上写满惶然和无助。

她从未想过,在她的亦然面前,会如此慌乱。

顾亦然心里百感交集。自己念了她五年,甚至不惜对她使出手段,让她重新回来,心里还有隐隐的希冀,希望上天能够眷顾他,让他们回到过去。

可是命运弄人,谁也不会想到,再见面,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而彼此,也变了模样,变成了梦中都无法想象的模样。

顾亦然的目光仿佛看到不远处,命运冷酷地微笑,残忍地给了历尽艰辛却仍存幻想的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看,我就是这样愚弄了你,你又能奈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