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门医妻有点甜

更新时间:2020-11-22 05:54:09

农门医妻有点甜 连载中

农门医妻有点甜

来源:落初 作者:可乐三千罐 分类:言情 主角:花慕月小娘子 人气:

主角是花慕月小娘子的小说《农门医妻有点甜》此文是可乐三千罐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你是神仙吗?”醒来看着眼前这位长身玉立,着长衫,束长发,俊美无俦的陌生男子,花慕月还未来得及细细打量,眼冒星星晕了过去。某男内心:“……娘子落水后,不会更傻了吧!”再睁眼,发现身处家徒四壁的农家小屋。某女内心:“……娘啊,让我再死一次吧!”都说十里八村最俊的小伙子娶了个痴傻的小娘子,可惜了,熟不知傻娘子已换了芯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怀瑾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却让花慕月感到安宁。

“怀瑾,谢谢你。”花慕月松开了手,后知后觉的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她不是纯粹的古人,男女没那么大防,但她感觉像是在占他便宜。

赵怀瑾身体的僵硬她也察觉到了,她也看出赵怀瑾对她没男女之情。

“慕月,我去做晚饭了。”

“我和你一起。”

“你身体没好,还是我来吧,你歇着。”

“我真的没大碍了,这样吧,我给你打下手,走吧。”说完俩人一起走向厨房。

花慕月前世工作虽忙,闲暇之余很爱做各种美食,渐渐的厨艺很是不错。可当花慕月进入厨房傻眼了,厨房是那种烧柴的土灶,她所熟悉的炊具没有,厨房不大有口大水缸,一个碗柜,一个桌子,一个熬药的火炉,几个木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帮忙。

“慕月,你帮忙生火吧。”

“好。可是用什么点火。”

赵怀瑾闻言先是一顿,然后走过来教花慕月用火折子,点燃了火,添了些柴,然后交给了花慕月。

当赵怀瑾往锅里下米之时,忽然听到剧烈的咳嗽声。

低头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呵呵”

花慕月大概是被火烟熏得,眼眶含泪,小脸通红,一边脸一抹烟灰,活脱脱像个小花猫。

“你啊……”语气间不自觉带了丝好笑和宠溺。

说完伸手帮花慕月擦了擦脸上的灰,赵怀瑾五指白皙,匀称修长,指间有薄茧。

擦完往灶里一看,柴火快塞严实了。

赵怀瑾温和道:“柴不可塞太多,中间剥空,柴快燃尽再添新柴。”

“对不起,我是不是很笨啊,火都不会烧。”

“我以前也是不会的。”赵怀瑾眼中出现一抹痛色又很快消失了,眼中又染上笑意。快得花慕月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赵怀瑾思忖着她以前估摸也是富贵人家的吧,毕竟山村农家几岁的小孩都会烧火呢。

做完饭,花慕月看着自己脏兮兮的,再看赵怀瑾仍是一副干净爽朗的模样,真乃是神仙不可亵渎也。

晚饭虽然简单,稀的粥加一盘炒青菜,花慕月这顿还是吃得很满足。

花慕月想着,在讲究君子远庖厨的时代,也许是因为自己是个病号,这几天都是赵怀瑾做饭,几乎都是粥,额外赵怀瑾会给她煎个鸡蛋。家里也没有养鸡,这鸡蛋估摸着是赵怀瑾给她买的吧。

“我去洗碗”吃完花慕月收拾了碗筷。赵怀瑾没拒绝,他看得出花慕月想和他分担些事情。

天黑了,赵怀瑾烧了热水。

“慕月,我能进来吗?给你送洗澡水”赵怀瑾敲了敲门。

“进来吧”

窗外月光洒进屋内,迎着月光,走来一月白色长衫男子,尽管提着个木桶,步调却说不出的优雅,看着那额间一模朱砂,一笑恍若仙子。

洗漱完躺下后,想起晚间做饭,花慕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月亮躲进了云层时,花慕月做了一个梦,梦里模模糊糊一美妇人笑着拍着襁褓里的婴儿,呢喃,娘希望你一辈子喜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