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鸩女成凰

更新时间:2020-11-22 05:56:48

鸩女成凰 连载中

鸩女成凰

来源:落初 作者:甜橙味儿 分类:言情 主角:陈老板老夫 人气:

经典小说《鸩女成凰》由甜橙味儿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老板老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温绫活了十八年,旁的姑娘家早就许了人家生了娃娃,她倒好,皇上御封的敏乐郡主,上有老隋国公夫人溺宠着,下有身为晋宁侯的纨绔父亲疼爱着,还有护短姐控的娘亲弟弟庇护着,居然混成了一个没人敢娶的老姑娘?终于好不容易定下了一门亲事,不足一月居然又被退亲了?她不就是跟着已逝的老隋国公学了一点点武艺,逛过几次战场吗?算了,既然没人看得上她,她觉得街尾那个穷书生倒是很合她的眼,她有权有势又有钱,养个书生完全不足挂齿。可是说好的穷书生,你哪来儿那么多的华贵奢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梵对喻瑾晟其实也挺有好感的,可能多少受了他姐的形象。要不是想起自家姐姐还在外面等着自己买糕点回去,还真准备跟他多聊几句。

他瞧他看话本子看的很是起劲,愣是强行忍住了想要跟他探讨探讨内容的冲动,拱拱手退出了单间,走之前将小豆子一同拉了出去。

“走,跟哥出去买糕点,等会你带点儿回来,给你这个瑾晟哥哥也尝尝鲜。”

小豆子顿时就兴奋的原地蹦了蹦,“温梵哥哥最好了。”

温梵俊眉一挑,“瞧给你乐的,哥给你多买点儿~”

买好点心回到马车,鉴于自家姐姐已经说了亲,喻瑾晟又瞧着不似俗人,所以温梵就动了点小心思,并没有提起此事。

因着诗会一事儿,接下来一段时间里的温家简直就可以用风平浪静几个字来形容。若论本来温绫人缘就不怎么好,现在更是甚而甚之了。

唯一能作话谈的,恐怕就是诗会第二天秦墨就带着一大堆的礼物上晋宁侯府拜访了晋宁侯和穆氏。举止有礼,谈笑自若的模样很是得穆氏的欣赏,连带着温绫也对他多生出了许多好感,只是苦了温迅父子,每日的重心完全就从斗鸡遛狗变成了监督秦墨约温绫。

不过不得不说这秦墨确实是个妙人,那张嘴更是巧极了,凡是能约到温绫出府游玩的时候,回回都能将她逗得喜笑颜开,好感蹭蹭的往上涨。

如此过了大半月,就在温绫日子越过越飘的时候,收到了英国公府的寿帖,准确来说,是晋宁侯府收到了寿帖。

明日是老英国公的七十高寿,英国公府大摆宴席,宴请了几乎大半个盛京城的贵胄官家。英国公府与隋国公府皆为开国公,是辅佐云庆帝开国建业的第一朝臣,故此特封了世代袭爵这一说。

这老英国公若论起来还是老隋国公的半个恩师呢,儿时温绫还随老隋国公去英国公府闲逛过,如今一转眼都好些年过去了,所以这寿宴晋宁侯府一家都是必定要到场的。

翌日一大早,温梵就被温绫遣去库房里搬寿礼了。他们姐弟俩没什么别的技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不曾精通,唯一能靠的上的,也就只有能生生闪瞎他人眼的晋宁侯府库房了。

穆氏倒是早早就筹备好了寿礼,是一副大大的稚子献桃绣图,那一颗颗大桃子绣的十分鲜活,若不是周边描上了金线,恐是能叫人当成是真的去。

很是满意的看着下人将装裱好的绣品抬上马车,穆氏再一回头,就瞧见了自己一双儿女差人搬出来的那具足有半人高的玉观音,表情霎时变得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她未出阁前,虽谈不上精通女红,但好歹一些简单的物件还是能轻易绣出来。虽不曾满腹经纶,但好歹熟知四书五经。

可是她生下的这一双儿女啊,虽说容貌精致的不似真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只识文而不会论文,只戴花而不会绣花。

当真是不知道随了谁去哦。

“母亲。”温绫喜滋滋的走上前亲昵的搂住穆氏的左臂。

“娘。”温梵笑眯眯的搂住穆氏的右臂。

孤身一人赶来的温迅:……

穆氏欢喜的应了一声,瞧着自己身侧一左一右的两个大孩子,整个心窝都被烘的暖暖的。她想,只要她的孩子能够平安快乐,那些摆在台面上的东西,学不学又如何。

以后会如何她不管,只要她还活着,就一定会护他们周全。

温迅在一侧看得眼热极了,无奈又找不到插足的地方,末了只能哼哧哼哧的将温梵生生挤了开去。

被挤开的温梵:……

所以果然他不是亲生的对吧。

对于老英国公的寿宴,温家人表现的十分重视,所以今日一家子人皆是盛装出席,就连温绫都坐上了她那镶满了璎珞坠子宝石的八宝郡主专用香轿,身上穿的是一袭火红色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裙,发髻之上别着的是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额间更是描上了一朵火红的鸢尾花,臻首娥眉,娉婷袅娜,明艳不可方物。

不得不说温绫是极适合红色穿戴的,若说着浅色衣裳时的她宛如踏尘的谪仙,那么着火红色衣裳的她便好似那能勾去人心魄的妖精,一颦一笑皆能轻易勾动人的心弦。

一落轿,温绫几乎是刚躬身出轿,便清晰的听到了周围传来一道道倒抽气的声音,对此温绫表现良好,嘴角甚至还勾出一抹浅笑。

和她一比,原本也十分俊秀出尘的温梵就显得不怎么出众了,不过温梵一向对此毫不在意,他只担心她姐的长裙会不会及地而脏,所以是一下轿子就赶紧跑到了温绫身后,动作十分娴熟的弯下腰身将她那精致的裙摆捏在了手心。

同来参宴的众人:……

温家人还是如此的,呵呵……

温家人其实已经算是来的比较晚的了,入府时英国公府内已是人声鼎沸,热闹至极。温绫的入场自然又是收获了一波惊艳的目光,她觉得自己今天心情很不错,等会可以多吃一碗饭。

秦墨一看见她便眉眼带笑的朝她走了过去,规规矩矩的行了个君子礼,道了一声郡主。

这样显得温绫倒要大方多了,只见她眼睑上扬,大大咧咧的冲他挥了挥手。“秦墨。”

她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脸不错还很会说话。她向来是最不屑于像其他女子那般,讲究什么矜持温婉。熟人见了面也要你来我往将吃喝拉撒睡问候个遍再继续交谈。

她是谁?有必要刻意迎合谁吗?

秦墨见她这般模样,眉眼也柔了几分,其实一段日子的接触下来,他已经对温绫有了许大的改观。一开始他是以为会很难自处,可是当他接触后才意外发现,与她交谈游玩竟是出人意料的轻松肆意与自在,更是不知从何日起,原本盘踞在他脑海中孙婉淇的面容竟是逐渐淡去,今日再见她时,心中情谊尚有,却好似不再独占心头了。

或许,这当真是最好的结果。

远处的孙婉淇看着谈笑风生的两人,眼眸里迸发出的恨意几乎要将温绫生生吞噬。她又如何不曾察觉到秦墨的异样,自从诗会一别,她便再也不曾光明正大见过秦墨,无论她递出多少书信,都不曾得到任何回复。起初她还抱有几分侥幸的心思,直到有一日外出,不经意间看见了肩并肩举止熟络游逛盛京城的两人,她才宛如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整个身心如置冰窖,再无一丝温度。

她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就连秦墨与她齐肩而立竟都还要逊色几分,他们根本不配!

一想到此,孙婉淇便是眸光微暗,垂于身侧的手紧了紧,似是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般,咧嘴凄然一笑。

秦墨是她的,也只能是她的!最是与他般配的人也只有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