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魔仆之守护天使

更新时间:2020-11-22 05:57:04

魔仆之守护天使 连载中

魔仆之守护天使

来源:落初 作者:拈香一朵 分类:言情 主角:乔伊贝利娅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拈香一朵的原创小说《魔仆之守护天使》,主角乔伊贝利娅,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不知为何我总是梦到一些或奇异或惨烈的画面,最近更是精分地看到了很多灾难场景,更让我接受不了的是我竟然好像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而这份爱我深知永远不会说出口,我只要她快乐、幸福。突然有一天噩耗传来,我不相信那么美好的她会轻生离开这个世界……而某人的出现,让我渐渐觉得这世界除了人类,还存在着很多异族,而我好像也不是一般人。什么?要做我的仆人,还不只一个……为什么!当地球成为了一个神魔战场,天使、恶魔、血族……我成了他们争抢对象的同时也成了他们想“杀死”的人,我该选择站在哪一边?不论我现在是谁,曾经是谁,恩怨爱恨,我只听从自己的心——因为他说过只要我能主宰自己就可以主宰一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饭时,乔伊冲着食不知味的我又絮絮叨叨地说:“睡前不要看小说影响休息,我走以后没人叫你起床也不要再摔闹钟……”

有人唠叨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但今天我虽然不停地在点头,心情却不似往常那般甜丝丝的,不只因为昨晚的事和胎记变化令我心神不宁,更多的是不知还能再听几次这种唠叨的失落感。

这么多年乔伊已经快把我的耳朵磨出茧子了,但我的生活仍旧没什么规律,房间也总是乱理一塌糊涂,若不是乔伊天天跟在我屁股后边,收拾我随手丢下的书和随意扔在那儿的衣服,我相信我的房间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布满机关的陷井。

但事实上我想如果没有乔伊我并不至于让屋子下不去脚,我只是喜欢看她忙碌的样子,听她毫无责备之意的数落,我的心情和生活都已对她产生深深的依赖感了。

准备出门时乔伊却还在厨房洗碗,我有些奇怪地问:“你今天不去工作室了?”平时我们都是一起出门,虽然她上班的时间比我晚半小时。

她一边擦着手一边微笑着走出来说:“嗯,我请了假。”

我穿上鞋:“今天的太阳的确是从西边出来的!我走了亲爱的。”

“路上小心,晚上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我给了她一个飞吻开门下了楼。来到公交站时前一趟车刚走,我往一旁退了退,只要条件允许我总是习惯性的和别人尽量保持距离,因为我不喜欢从那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不管是香水味还是汗臭味都令我不舒服。乔伊常说我的鼻子比狗还灵,对气味总是很敏感。

大约有十几个人在公交站等车,有的神色焦急地在向着车来的方向张望,有的在看站牌,有的在打哈欠……闲来无事我便喜欢打量路人,猜测他们的身份和工作或者心情,虽然有点无聊但总比傻站着强。

过去五六辆车后我等的车来了,在下车门附近找了个地方站稳,我一如平时向车窗外张望,因为车里不怎么好的空气和拥挤的人我都不喜欢,路旁的树赏心悦目多了。

“你瞎呀!”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传来,我连看也懒得去看,几乎每几隔几天车上就会有一出类似闹剧上演。

让我略感意外的是并没有人回嘴,看样子被骂的人倒是有几分风度。

偏偏那个女人却来劲儿了:“踩了人连‘对不起’也不会说吗?什么素质!”

车上不少人轻笑,我忽然觉得这女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寻声望去果然是刘红,她怎么在这趟车上?我瞥了一眼便又把脸又转向窗外,而且很想告诉她:千万别说你认得我!

就在此时一个低沉而带着调侃的声音道:“一大早这么大火气!你老公昨晚没服侍好你?”

这下子车里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哄笑起来,刘红被气得说话都结巴了:“你、我还没老公,流氓!”

她这时候还不忘解释自己是单身!我都快吐血了!虽然男人的话轻佻得过份,令我讨厌,但不得不说对付刘红这种女人很有效,我实在没忍住去看刘红的脸色——果然涨得比猪肝还红。

那男人又道:“原来是嫁不出去所以心情不好。”

他是背对着我,身材中等,感觉肌肉很结实。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教养……”刘红说着扬起手便去打那男人,却被轻描淡写地挥落手掌:“要打下车!”

一句话让刘红闭了嘴!其实我就一直想不通,这些女人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打人、骂人,明明动了真格的,两种都占不到便宜!——虽然有些悲哀但却是事实。

到底是什么助长了她们必胜的信心?是许多男人自诩有风度?其实在我看来越是打骂男人的女人,越是在助长我心里最讨厌的——男人的优越感!因为人家一开始就在让着你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便听刘红道:“贝利娅,真巧啊!”然后从人群中向我这边挤过来。

全车人的眼光几乎都瞬间集中到了我身上,我想刘红一定因为找到了一个台阶下而高兴,而很不幸的是我成了那个台阶。

可是我为什么要理会她?虽然在一个办公室却并没什么交情!看她带着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笑容挤开旁边的人走过来,我茫然地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刘红愣了一下尖声道:“贝利娅,你什么意思?”

我表现得很无辜:“我和你的朋友真的长得那么像吗?”

刘红忽然很疑惑地看着我,就好像她真的认错人了:“呃,不好意思。”

她态度倒让我不禁纳起闷儿来,以她好较真儿的个性,怎么可能就这么——完了?

而让我感到心中骇然的不只是刘红反常的样子,车里的人也都是看了我又看,就好像我头上生着两只角似的新鲜!

我提前一站下了车,一路上不少人都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我,回头率那叫一个高,我满心狐疑不禁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并没有哪里不对啊。

刚到公司门口便碰上了陈思雅,她看到我时也愣了半天,然后笑着走过来:“贝利娅,我差点没认出来,你今天打扮得可真漂亮啊!怎么有约会啊?”

我被她的话弄得莫名其妙,我怎么打扮了?还和平时一样啊。

不过眼看时间要到了,我和她也没多聊,一起快步进了公司大堂,然后上了电梯各自到自己的部门签到,而我注意到我们部门复责签到的文员看我的眼神也充满讶异。

我心中觉得忒古怪,签完到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先到了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看我差点晕过去!连我自己都已不确定镜中的人是不是我更别提旁人了!

原本一头半长不短的深棕色头发竟变长了不少,并多了些颇妩媚的波浪,本就挺白晰的皮肤现在更是白得像瓷器,因此显得嘴唇特别的红,更要命的是一双黑眼睛竟然隐隐泛着一丝绿光。

亏得这年代有美瞳这种东西,不然那些人一定以为我成精了,现在他们顶多以为我发神精化了妆!但别人如何以认为倒无所谓,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弄过。

我压抑住内心尖叫出来的冲动,愣愣地在镜前不知所措……

这是在做梦么?我是不是真的精神分裂了?还是……我被什么东西附身了?想到这我竟惊出一身冷汗来。

这时另一名我们部门的同事李姐走进来,她本没在意我对着镜子补妆,而当她的余光瞥到镜中的我,手一抖口红一下子涂到了脸上。

她忙拿纸巾边擦边说:“贝利娅,你这是搞什么啊,吓死我了!怎么忽然想起化妆了,还化得这么……不过你这美瞳在哪儿买的?真特别。”

我一边自我安慰地想最近怪事这么多也特么不差这一件了,至于原因早晚会知道,一边佯装若无其事地支吾道:“是乔伊买的,非让我试试群众反映。”设计部的老人都知道我和乔伊是室友。

李姐冲我眨了下眼睛:“不是吧,怎么?你也听说了?”

我定下神反问:“听说什么?”

“你就别装了,HL集团打算让咱们公司负责他们在本市刚投资的几家酒店的装饰工程,据说如果江北新区的方案做得好,还有可能签署长期合作合同呢,而今天他们集团的CEO,也就是HL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要来我们公司洽谈相关事宜。”

见她一脸兴奋,说到HL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时脸竟然还红了红,我心想孩子都上初中的人了竟然还这么春心不老,真是难得呀,只是这让她老公情何以堪啊。而这件事我也早有耳闻,却没料到竟然真的有戏还进展这么快,至于那个CEO,是金的是钻的真和我没半毛钱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别人可不一定,随着这个消息传开洗手间忽然变得热闹起来,不管是已嫁的未嫁的,都挤进来对着镜子又描又画,个个像是要参加选美大赛的劲头。

我忙挤出来低头走进办公室悄悄溜到自己的座位,刚一坐下脑子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想,到底什么原因能令我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呢?喵的!基因突变应该在娘胎里就变吧,哪会像我这样都二十好几了,还说变就变的!绞尽了脑汁仍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我都特么纠结得有想揪头发的冲动了。

而这时刘红来宣布总监要开会,看到我怔了一下然后快步走过来:“好啊!我早上在车上碰到的果然是你,贝利娅,你在车上为什么说不认得我?”

我现在简直心烦透顶而这个八婆还没完了,我扯扯嘴角终于把早上没说的话说出来了:“我和你丢不起那人!”

刘红一愣,随即声音骤然高了八度:“我,我怎么丢人了?”

旁边的同事一看她要冲上来抓我,连忙拦住劝她消消气。

而这女人像所有的泼妇一样越是有人拉着越来劲儿,蹦着高地嚷嚷道:“贝利娅,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和你没完,我知道你早对我心存嫉妒……”

我听了她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自己也不知道平时对任何事反事弧都很长的神精怎么忽然暴躁起来,或者说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爆发了,我伸手甩了她一巴掌声音那叫一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