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表小姐驾到

更新时间:2020-11-22 05:59:35

表小姐驾到 已完结

表小姐驾到

来源:落初 作者:维水泱泱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莫凝 人气:

维水泱泱新书《表小姐驾到》由维水泱泱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莫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现代警花,执行缉毒任务遇难,穿越到前世成了大将军的孤女,有比她更悲惨的前世了么?四岁丧父、八岁母亡、九岁本尊死翘翘,寄人篱下无所依,悲剧会继续上演?复仇不是她本意,上门挑衅她就不客气了,看她如何逆转乾坤,活的风生水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碧玉立刻应声,疾步走进屋内,瞬间拿出上好笔墨,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摆开。墨凝寒轻移莲步,走至桌前,低头沉思片刻,铺好宣纸,饱蘸浓墨,龙飞凤舞的写了三个大字,上书赏心居!

前世对书法十分爱好,原来在这里还用得着!

她从高中时代就研究王羲之的行书,下笔已经十分有神韵了。放下笔,满意的看着这大字,回头想吩咐碧玉,看见她张着嘴,惊讶的看着这字,呆怔片刻方惊喜的对小姐说:“小姐,你写的字好棒!碧玉虽然不懂字,却从小姐的字里看到了气势!”

凝寒微微勾唇,算你识货!“拿去,给我做成匾额,挂在我们门前!”

“是!”碧玉开心地答应。只听“啪啪啪啪”的拍手声,两人都没注意何时还有客人,一起看向来人,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正调皮的笑望着她俩。

墨凝寒冷冷的看向他,剑眉飞扬,单眼皮大眼,很有几分潇洒状,只是嘴角带着戏谑,看得出这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小小的年纪有一丝贵气,却那么想让人打上一拳!

鉴定完毕,凝寒也不理他,摆摆手,碧玉立刻领命去也。她自己却袅袅婷婷的走向屋内,根本无视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谁知来人哈哈大笑:“还真有意思!太师府竟然有如此有意思的女娃!看来今天,我陪着大哥来就对了!”

也不管凝寒愿不愿意,他大踏步的走进去,一屁股坐在了美人榻上。

凝寒正坐在桌前给自己倒杯茶水,被他的自动自发差点把茶杯扔了,一口饮尽,重重的把杯子放下,凝寒转身看着这个无赖:“阁下是哪位?可知这是什么地方?不请自来犹如盗,登堂入室似人渣!看你也长得人模人样,竟然也会做如此无耻之事还能这么堂而皇之!”

少年似是被她骂傻了,良久,他哈哈大笑起来,越笑越大声,最后咳嗽起来,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凝寒冷眼看着,他终于不笑了:“哇!我的肚子……你可笑死我了!要是早知道扭捏作态的白玫瑰家里有你这么个妙人儿,我早就登堂入室了!”

看着小人还是冷冷的看着自己,他有点颓然,搔搔头,破天荒的解释着:“额!我不是坏人!”

“坏人从不说自己是坏人!你见哪个盗贼脸上刻着我是贼?”冷冷的反击过去,满意地看着这个男孩脸色挫败,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想笑。

男孩见她有松动的迹象,立刻跳起来,走到她身边,脸上堆着笑,却不再是戏谑的笑,透着那么几分真诚。

“我在假山旁就看到你和白玫瑰她们了。不过我才不和她们打交道,就藏在了一边。”凝寒不置可否的整整衣袖,慢条斯理的又倒了一杯茶。

他立刻接着说:“那个白衣公子是我哥,是不是很帅?”凝寒抬眼看他,他一脸八卦的急切看着自己,嘴角微抽,古代不管男人女人都这么三八?

见凝寒看着自己不说话,男孩子立刻又弓身再接再厉:“你可知白玫瑰对我哥什么想法啊?”

凝寒立刻大睁着双眼,看鬼似的看着这八卦男,他以为说动她了,洋洋得意地抱胸站起,一脸你快问我啊,你问我我立刻回答你!

凝寒无语的抹去额角垂下的黑线,摇摇头,起身走向梳妆台。男孩子愣了,这个女娃真冷!

他立刻跟上,颓然的坐在一边:“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嘛!我虽是丞相家的公子,可也是庶出,平时人们都阿谀谄媚于大哥,家里宫里的女娃一个比一个假,好不容易在姑母家里看到你这么个有意思的人,你还不理我……”

他一手遮住眼,很是悲伤的样子。手指间却露出两条缝,观察着墨凝寒。谁知人家根本没看他,兀自拿着象牙梳刷着秀发。

他彻底败了,沮丧不已,外人一听自己是丞相府公子,哪怕是庶出,也要逢迎的,怎么就在这个女娃这里行不通,自己好话歹话说尽,人家还不惜的搭理,不过话说回来,假山那里她对大哥也一样的,对白茉莉白玫瑰也不假辞色,自己还真是很欣赏她。

刷好头发,墨凝寒站起,走到他身边,伸出右手:“墨凝寒!”

他呆呆的看着这只小小的柔荑,肌肤雪白,手指细长,指甲透着健康的粉,既没有像大多数小姐一样涂蔻丹,也没有多余饰物,可是还是不懂,她这么做是何等意思。

墨凝寒看他这呆瓜样,亏刚见面时还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嗤了一声,拿起他的右手一握:“这是我们那的见面礼,握手以后,就是朋友!”

他彻底呆了,不过心里涌起了一股温暖,她说,朋友。

不待凝寒的手抽回,他立刻紧紧握住:“沈彦行!”

凝寒嘴角一勾,第一次给他露出和善的微笑,他一时间闪神,好……美。才八九岁的女娃不是吗,怎么会这么美,那么他日长成,又是何等风姿?

墨凝寒甩甩手,这家伙把自己握疼了,起身走向美人榻。沈彦行手里一阵空虚,心里怅然若失,他也站起,走向她,蓦地停住,等等,墨凝寒?墨?

惊喜的大踏步走到她身边,俯身看她,问道:“你是白玫瑰的表妹,墨将军的女儿?”

墨凝寒不屑的白他一眼,才知道。

沈彦行激动的嚷:“太好了!你可知道我一直听父亲说起墨将军的英雄事情,很是向往,男子汉大丈夫就要这么顶天立地!”

墨凝寒终于正眼瞧他了,樱唇吐出三个字:“说得好!”

猴子就是猴子,穿上龙袍也不是太子,他立刻得瑟了,得意洋洋的说:“那当然!”墨凝寒摇头无语,却凝视着他,道:“我要的朋友,只要一条,那就是真诚!你能做到么?做不到,门在那边,不送!”

沈彦行神色一敛,郑重的点头:“好!朋友!从今天起,墨凝寒是沈彦行的唯一朋友!”两人相视片刻,不约而同的一起微笑。

沈彦希跟随表妹白玫瑰进了姑母的院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