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第一公主

更新时间:2020-11-25 05:31:40

第一公主 已完结

第一公主

来源:落初 作者:流线型刺猬 分类:言情 主角:赫尔布伦特 人气:

流线型刺猬新书《第一公主》由流线型刺猬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赫尔布伦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  苗颖就是好心没好报的典范。这个世界死了一个苗颖,另外一个世界多出来一个女婴。  艾迪塔·思科尔洛特,一个父母不详的弃婴,被龙族之王所收养。在龙岛隐世生活了十八年,艾迪塔对外面的世界依然十分陌生。当她被告知要离开龙岛去到外面的世界闯荡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龙族收留她的原因也并不单纯。  凯斯汀·德恩,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皇家骑士,时运不济地成了黄铜龙的新玩具,更加时运不济地遇到了艾迪塔,最为时运不济的事情是卷入了一场策划了千万年的巨大阴谋之中。  喜欢吐槽的伪·龙族公主艾迪塔和正直的皇家骑士凯斯汀,这一对看起来十分可笑的搭档是怎么搅乱了整个大陆的平静?艾迪塔的真正身世到底是什么?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凯斯汀这个倒霉的家伙真的只是一名皇家骑士?阴谋似乎也不仅仅是单纯的阴谋,这到底是一场灾难,还是所有人的救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艾迪塔坐在门口听着外面传来单调的锄草声。除了这个声音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什么声音了。

现在是较热的上半年,虽然已经是五月了,但是距离凉爽的下半年的到来还有一段时间。

她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虽然屋檐帮助她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但是从地面上蒸腾起来的暑热却让她变得大汗淋漓。

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留下的汗水,忍不住撇了撇嘴,虽然身体中巨龙的血脉让她显得很特别,但是这种特别并不是那么方便,至少不能让她在这种炎热的天气中感觉舒适一些。

“咔嚓咔嚓”的除草声还在以一种单调的节奏响起着,从刚才到现在,中间甚至没有中断过。艾迪塔有些怀念起很遥远的过去所使用的那种精确的计时工具,她猜如果用那个来测时的话,这些除草声间隔的时间一定是相同的,就和那个人古板的Xing格一样。

“骑士先生,你在那里吗?”虽然这些锄草声已经标志出了那个人的存在,但是艾迪塔还是忍不住出声问到。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让人昏昏欲睡的单调声响了。

虽然看不到骑士先生的身影,但是她能在心里面描绘出他现在的样子,因为一直在室外劳作,他那身健康的麦色肌肤已经被晒成了更为健康的深古铜色。穿着普通农夫劳作时所穿的那种粗麻布衣服,挽起袖子,显露出他手臂上健美的肌肉,弯着腰,举着镰刀,一丝不苟地砍着土地中成片的杂草。

或许加上一定宽沿草帽更加符合他现在的形象。在心中描绘出古板严肃的骑士先生带着一顶宽沿草帽的样子,艾迪塔忍不住偷笑出声。

在艾迪塔的问题过后,锄草的声音停了下来,一个略有低沉的好听男声传来,“思科尔洛特,你还好吗?出了什么事吗?”

“不,没有什么,我只是感到有些无聊。骑士先生,不要去管那些恼人的杂草了,来陪我聊天吧。”艾迪塔招呼到。

“你说,我在听。”随着凯斯汀的话语,那种“咔嚓咔嚓”的单调声音又响了起来。

艾迪塔翻了翻眼睛,无奈地说:“骑士先生,我说的是聊天,而不是演讲,请注意这两个词在意义上的区别。我知道我对于通用语的掌握并不算娴熟,但请不要侮辱我的学习能力。”

“不,思科尔洛特,我觉得你对于通用语的掌握已经很熟练了,至少我说不出你刚刚所说的那样含有深刻内容的话来。”凯斯汀一边锄草一边说到,这让他声音听起来显得有些杂乱。

艾迪塔惊讶地说道:“噢,阿贝拉德在上!骑士先生,你居然会开玩笑!你知道吗?按照我计算出来的这个数字,在这么长久的时间里,这是你第十四次开玩笑。虽然这听起来是个挺不错的数字,可是我们得考虑到作为比照基础的时间是多么的长久,二十七年,你能相信吗?在二十七年里,你只开了十四次玩笑!”

凯斯汀从田地里直起身体,看着坐在小木屋门口的年轻小姐,完全放弃了她那些宝贝的皮甲,就像他放弃了他的盔甲和长剑一样,换上了一身农妇所穿的深褐色的粗布衣裳。不过,出奇的,加上她那一头红色的长发,倒是显得很相衬。

他无奈地说道:“请不要用那种充满嘲讽的口吻随意呼唤神圣的太阳神的名号,你知道,现在的太阳神已经可以随时听到他的信徒的呼唤祈求声了,你这样是对于神明的亵du。”

艾迪塔撇了撇嘴,她似乎是把这件事忘记了。很奇怪,一年所形成的习惯,在经历了二十七年之后也难以改变。

“另外,我要声明的是,我刚才并没有开玩笑。”凯斯汀认真地说到。

在这一瞬间,艾迪塔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凉爽,她摇摇头,猜测这是因为骑士先生那独特到令人感到寒冷的幽默感。

好吧,让她回到原点,无论他们在争论的是什么,至少达到了她最初要“聊天”的目的。

“别去管那些杂草了。”艾迪塔的语气中难得的带有一些撒娇的意味。

“这关系到我们是否能在下半年收获到粮食。”凯斯汀又一次弯下腰去锄草。

艾迪塔不满地嘀咕道:“我可不这么认为。至少在过去二十七年我没有看到过这块地里面种出了什么粮食,虽然你每年都在锄草。我们一样要到镇子里面买食物来吃。”

“我会努力在今年种出一些东西来的。”凯斯汀的血脉觉醒后,他的感官能力全部都提升了,这在大多数时间是一件好事,但是在另外一些时候,这让艾迪塔感到有些讨厌。因为骑士先生总能够“偷”听到她的自言自语。

“骑士先生,你不用感到羞愧,因为事实上你已经在这块地上种出了一些东西,真的,相信我。”艾迪塔十分诚恳地说到。

这虽然听起来像是一种诚恳的宽慰,但是凯斯汀根据自己对于这个姑娘的了解,一种出于本能的警惕升腾了起来,“是什么?”

“杂草。瞧,从你每一年都要那么费力地割除它们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它们的成长是多么的茁壮。听听镰刀***过杂草的声音,是多么的清脆,我完全可以在内心中描绘出它们嫩绿厚实的样子。”艾迪塔的声音中充满了笑意。

凯斯汀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不要奢望再有机会来继续清除杂草了。很明显,这位年轻的小姐现在已经陷入了一种暴躁的状态之中。他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渐渐升高到了最高点,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候来临了,他也的确该收工了。

凯斯汀提起镰刀,朝着小屋走了过去。

“骑士先生?”艾迪塔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想要站起身来。

“别乱动,我的手中有镰刀,会割伤你。”凯斯汀连忙说到。

在小屋的外面有一间搭建得极为粗糙的储藏间,在凯斯汀将镰刀放入到储藏间后,走到了艾迪塔身边,伸出手,将一直坐在门边小凳子上的少女扶了起来。

艾迪塔的双腿有些发酸,她倚在凯斯汀的身上,微微弯腰揉了揉双腿,还有同样酸疼的臀部。

“你要去休息吗?”凯斯汀问到。

“不。”艾迪塔摇摇头,“我要去厨房,我得监视着你,否则天知道你会弄出什么食物来。”

凯斯汀愣了一下,问道:“你已经能够单纯凭借感觉来计算时间了吗?”

“嘿,骑士先生,我不是笨蛋。”艾迪塔笑着说:“我的肚子饿了,所以我知道,已经是中午了。”

凯斯汀失笑地摇摇头,“小心点,你左边两步的地方有一堆木柴……”

艾迪塔扶着骑士先生健壮有力的手臂,听从着他的指示,跟随着他朝厨房走去。其实她早已经不用这样了,她在这栋小房子里住了二十七年,对这里每一寸地方都很熟悉。不过,就像她说的,她又不是傻瓜,对于骑士先生这种体贴的行为,她又怎么会拒绝呢?

“我们吃什么午饭?”艾迪塔坐到了小圆桌旁边的椅子上问到。

“三种选择。”

“我在听。”

“冷面饼、烤面饼和蒸面饼。”凯斯汀认真地说到。

“你在开玩笑吗!?”艾迪塔惊恐地抬起头,“我们的烤野猪呢?”

“已经吃完了。”

“这不可能!才只有两天时间!那只野猪明明比你都重!难道是你偷吃了?”艾迪塔不敢相信地说到。

凯斯汀无奈地看着她,按照他内心中的想法,他十分不愿意与野猪相比,因为那家伙确实比他要重许多许多。

他努力解释道:“你知道,思科尔洛特,巨龙的胃口……”

艾迪塔连忙挥手打断了凯斯汀的话,“噢!算了,骑士先生,我们还是不要追究那只野猪是怎样消失的了。我们还是考虑一下午餐的问题吧。”

“面饼和肉干,我们储备的粮食。”凯斯汀说到。

“好吧,听你的。我没得选择,不是吗?”艾迪塔有些心虚地说到。

听着凯斯汀在摆弄锅子发出的“滋滋”声,一阵Nai酪的香气渐渐弥漫在空气之中。艾迪塔想到,这毕竟和他们旅行的时候不同,至少他们有Nai酪可以涂抹在烤面饼表面。

提起很多年前的旅行,艾迪塔突然有了一种冲动,忍不住出声说道:“骑士先生,我们去旅行吧。你说过的。”

“等你的眼睛可以看见东西的时候。”凯斯汀干脆地说到。

“那还要等许久。”艾迪塔有些不太情愿,“我已经等待了二十七年了。你瞧,我现在已经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盲人了。”

“不会太久,你忘记了前段时间佩顿牧师来做客时说过的话了吗?”凯斯汀用小木铲翻弄着锅子里的食物,安抚地说到。

艾迪塔翻了翻眼睛,说道:“噢,算了吧,我们亲爱的牧师先生从二十七年开始,每一次见到我都会这样说。顺便说一句,如果你见到他,记得告诉他,下次再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如果可以,请他换一种语言,精灵语?矮人语?或者是其他什么种族的语言。你知道,总听同一种语言说的同一些话,会让人感到厌烦的。”

凯斯汀将锅子里的食物放到了盘子里,端着散发着热气和香气的盘子走了过来,将盘子放到了小桌上。他蹲在了艾迪塔面前,轻轻拍了艾迪塔放在膝盖上的手,轻声说道:“相信我,这一次是真的。”

听着骑士先生的话,莫名的,艾迪塔心中那股烦躁的情绪渐渐平息了下来,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与骑士先生自身所散发出的那种冷峻的气质有关。不过,得承认,他口中的话,总是能够让她平静下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