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帝王书,妃卿莫属

更新时间:2020-11-25 05:32:04

帝王书,妃卿莫属 已完结

帝王书,妃卿莫属

来源:落初 作者:水墨兰蕙 分类:言情 主角:秦妃明黄 人气:

《帝王书,妃卿莫属》为水墨兰蕙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那年,她毒害皇帝宠妃,重臣之女,皇帝一人力排众议,保她性命,当真用情至深。那年,皇帝为天下祈福,百官面前,下跪叩头,世人皆赞皇帝仁君天下,爱民如子。殊不知,他只是为换取一个救她的机会。她一直以为,她只是他的一颗棋子,却不知道,她这颗棋子不是被放在手心,而是早被藏在心尖。骗局中,他是她唯一的暖色,纵如飞蛾扑火般危险,她依旧想要靠近,哪怕遍体鳞伤。他果敢狠绝,从不犹豫,却次次对她心软。她做饵,当她棋子,却又忍不住暗地护她周全,给她温暖。他默许,她总毫不客气唤他的名字;他默许,自己唯一的子嗣唤她娘亲,即便,那并不是她的孩子。这场较量中,她是他唯一的软肋,只想妥帖收藏,悉心呵护。【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浑身起满红疹,且奇痒难忍。

帝云深躲在房顶上,听到梨书轻飘飘的话,不由的深深的看了梨书一眼。

这女人,对自己可真够狠得。

还真下得去手。

她以为能躲得了一时,就能逃得了一世么?

母后的为人,只怕不是她这小女子能够猜得透的。

天色渐渐的晚了,帝云深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依旧大大咧咧的待在屋顶,观察着屋内的动向。

此刻,梨书在屋子内不停地走来走去,试图忽略掉心里的紧张。

“娘娘,奴婢还是去请个太医吧。”晚霜本就是很紧张,这会儿被梨书走的更紧张了。

“不行。”梨书拒绝,“我都已经吃了,不能前功尽弃。”

“可是娘娘……”

“别说了。去,打盆水来。”梨书浑身上下开始火烧火燎的,一股奇异的热度从体内冒出来。

白皙的胳膊上,开始蹦出一颗一颗的小红点,然后迅速的遍布全身。

双手上更是布满了红点,看起来尤为的恶心。

梨书极力的忍住想去抓它的想法,紧紧的咬着唇,想以痛楚来忽略全身的奇痒。

“娘娘,水来了。”晚霜刚放下盆,惊呼:“娘娘,你的脸。”

“没事。”梨书将双手浸入冷水里,冰冷的水稍微的让她好受了一些,“晚霜,记着,一盏茶之后,去请太医。”

“奴婢知道。”晚霜的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还有,将那排骨汤倒掉。”梨书转头吩咐,尽量的忽视了身上的难受。

“奴婢这就去,这就去。”晚霜端着瓷碗,快速的跑了出去。

梨书的双手放在水里,死命的扣着盆底。发出阵阵刺耳难听的声音。

一阵风吹过,躺在屋顶的帝云深看了一眼下面的梨书,脖颈上一粒一粒的红点,密密麻麻,帝云深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真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要是皇兄看到这幅情景。

帝云深又开始起了捉弄人的心思。

若是被皇兄看见她的这幅尊容,只怕,这梨妃定是后悔万分吧。

这后宫的女子,哪个不是希望把自己最美最好看的一面展示在皇帝的面前?

帝云深一个转身,轻飘飘的落到了棠梨宫院墙外。

而屋内。

梨书已经让晚霜请来了太医。

此刻,梨书躺在帷幔之内,右手手腕上,系了根红绳,外面的太医正是凝神静气。

梨书的左手忍不住的抓抓这儿,抓抓那儿,十分不安的乱动着。

“娘娘。”晚霜抓住了梨书的手,不让她在继续抓自己,“娘娘忍耐些。”

“唔。”梨书死死的咬着嘴唇,极力的克制住自己。

“太医,娘娘怎么样了?”

晚霜邀着太医出了寝殿,只是回头悄悄的给了梨书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她知道该怎么做。就算是不严重,也定要说的严重些才好。

梨书躺在床榻上,双眼通红的望着屋顶,两只手死死的扣住床杠,将手心按压下去深深的一道印子。

痒,很痒。她没有想到,这幅身子太过娇嫩,这过敏的程度,比她想的还要严重的多。

梨书开始在床榻上翻滚,使劲的用自己的身子在床榻上磨蹭,一下比一下重。

“娘娘,娘娘忍着些,奴婢将药拿回来了。”晚霜取回了太医开的药。

毕竟是太医院的,虽不知原因,却还是知道些缓和的法子。

用药沐浴,即可缓解奇痒的症状。

“嗯,去,去准备。”梨书有气无力的,她真的快要,忍不住了。

御书房。

帝乘兮正在批阅奏章,异常专注,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意思。

对面的帝云深默默的喝茶,并不催促。

其实,这梨妃与太后对着来,是皇帝所乐见其成的,虽然方法笨了些。他知道,他的皇兄,定会暗中相助。

“尉迟陌。”帝乘兮终于是搁下了毛笔,“摆驾棠梨宫。”

果然是不出所料。

“将太医召来。”帝乘兮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尉迟陌。

帝云深在尉迟陌离开之后,也告辞离开。一旦牵扯到太后的事情,他一向都是置身事外的。

满身红疹,奇痒难耐。

帝乘兮想到方才太医说的话,眉头微微的向中心拢了拢。

“尉迟陌,将这消息散出去。”他若是不帮她一把,可真就是浪费了这大好的机会了。

帝乘兮吩咐完,几个转身就不见了踪影。

再看时,已到了棠梨宫的院内。

“皇上……”宫女刚准备下跪,便被帝乘兮阻止了。

屋内,隐隐约约的传来水声。

“娘娘可有好些了?”

“嗯。”梨书泡了许久,说话也有了力气,“晚霜,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山药。”不要说看见了,现在就是想起来这两个字,她就浑身战栗。

好在这太医的医术了得,开的药方倒是很有效,不过既然是药,她也绝不想再来第二次。

“娘娘放心,奴婢早就处理了。”让娘娘这么受罪,她还怎么敢将山药留在宫内?

梨书闭着眼睛,整个身子都浸没在黑乎乎的药汁中,有些昏昏欲睡。

方才折腾的太累,药里面更是加了安神的药物,这双管齐下的,让梨书很快的睡着了。

帝乘兮推门而入,吓得晚霜一下子跪了下来。

“出去。”帝乘兮直接的将晚霜赶了出去。

晚霜回头,望了一眼已经睡着了的梨书,低着头:“奴婢遵命。”

皇帝的心思,不是她一个小小宫女能够摸得透的。

晚霜轻轻的带上了门,屋内的视线,再一次的暗了下来。

帝乘兮的眼神,就这样盯着梨书的脸颊。布满了小小的红疙瘩。

嘴角微微的翘起,像是梦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屋内的檀香味很淡。

似乎,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看到,睡梦中,她的样子,安安稳稳的,自己入睡的样子。

帝乘兮伸手,触了触水温,指尖传来微微凉意。

他一个伸手,挑起衣架上的衣物,将梨书直接的从水里面拎起来,迅速的裹上了衣服,丢到了床榻上。

梨书迷迷糊糊间,被吓得缓不过神来。

她,她不是在洗澡么?怎么,怎么突然地一睁眼,就看到皇帝了?

等,等等。

她在洗澡。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梨书就生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她不会是被他看光了吧?

帝乘兮倚着床栏,颇为悠闲的望着梨书一会儿白,一会儿青的脸色,然后,慢慢的变得通红。

“爱妃这是?”帝乘兮的嘴角噙着笑意,明知故问。

故意耍她?

梨书又羞又恼,整张脸都感觉到变得热烘烘的。

温度一上来,梨书就感觉到脸上又变的痒起来。

身子在药水里面泡了许久,这脸上却是没办法一直泡着。

梨书伸手,忍不住的在脸上抓起来。

痒,真痒。

帝乘兮一把抓住了梨书的胳膊,坐到了床沿:“别动。”

梨书愣住。

帝乘兮伸手,带着凉凉的温度的指尖,轻轻的触到梨书的脸颊上,慢慢的挠着,不轻不重,力道恰好。

微凉的指尖,认真专注的表情,让梨书忘却了脸上的难受,只留下一丝浅浅的情绪,在心里缓缓的流动。

那一瞬间,就像是有一股电流,猛地闯进了梨书的心里,激起了一阵涟漪。

只感觉温暖,美好。

棠梨宫梨妃,不慎染怪病,或传染,勒令不得棠梨宫人随意外出,走动。

梨书听到这话的时候,表示非常的意外。

她这点小伎俩,那太医必然是知道一些的,况且这看起来严重,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

不过,现在这消息一出,只怕是没有人敢来,也没人靠近她了。

那这帮她的人,是……

梨书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皇帝,正在批奏章的皇帝。

“皇上,是你放出去的消息?”除此之外,她想不出来第二个人了。

“爱妃染病,朕并不知情。”皇帝头都没有抬,甩出来一句话。

啊?不知?梨书默然,真是老Jian巨猾。明明是他故意推波助澜的。

“爱妃,连自己也下得去手,倒是真叫朕刮目相看。”帝乘兮合起最后一本奏章。

“无奈之举,无奈之举。”梨书瞬间觉得皇帝的语气有些不善,颇有些心虚的打着马虎眼。

“哦?”帝乘兮慢慢的逼近,带来一阵压迫之感,“只为了,避开太后?”

梨书心虚的摸摸鼻子,眼神落在地上,自己的绣花鞋上。

“爱妃,陪朕下一局。”帝乘兮将和田玉围棋摆在了梨书的面前,突然的换了话题。

下,下棋?

“皇上,臣妾不会。”梨书捏了一颗棋子在手上。

“不会?”帝乘兮奇怪的看了一眼梨书,随即将黑子放置在棋盘之上,“那爱妃讨来这围棋,是想做什么?”

帝乘兮又开始自己与自己下起棋来。

这皇宫上下,从无人能与他对弈。

梨书抚摸着手中温润的棋子,越发的觉得棋子的手感极好。

“原先倒是没有想好,不过现在……”

“爱妃想做什么?”帝乘兮难得的,有了兴致。

“皇上过几日便知道了。”梨书笑着,故意的卖关子。

眼睛里亮晶晶的,盯着帝乘兮捏着棋子的手指,想起了那日里,他的手,轻轻的替她挠着脸。

那种心跳,那种温暖,是她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的。

就如同现在这样的独处,并不是第一次,却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紧张,这样的心跳加速。

“爱妃,这样盯着朕做什么?”帝乘兮今日的心情,似乎是非常的不错。

“啊?”梨书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因为你长的好看啊。”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好看?”帝乘兮拧眉。

已经许久,没人敢这样形容他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