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剑仙荣耀

更新时间:2020-06-24 06:27:13

剑仙荣耀 连载中

剑仙荣耀

来源:落初 作者:胡欢欢 分类:游戏 主角:青莲荣耀 人气:

《剑仙荣耀》是胡欢欢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剑仙荣耀》精彩章节节选:【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征文参赛作品】每一个华人的孩子,内心都有一个剑仙梦。信奉正义,游侠四方,仗剑天下,锄强扶弱,带着光辉灿烂的荣耀行走于世间。如今,做梦的孩子终于长大,梦却从未褪去。于是,我鼓起勇气,写下这本《剑仙荣耀》。谨以此文,向那个我们从未到过,又无比瑰丽的王者大陆致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

绯月。

天空中那轮巨大的绯月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将所有星辰的光芒遮盖。

就像一位颠倒众生的魔女,让所有女人成为衬托,让仰望夜空的目光,只能看到她独有的,妖冶致命的美丽。

整个星空,唯有绯月之光。

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凝望着天空的绯月,徐福知道,她要苏醒了。

除了进食外,徐福都穿着一件特制的铠甲,将与人类的外貌和体型隐藏其中,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蝙蝠,用这个恐怖的血魔形象是为了主导人类的恐惧。

然而绯色之月的今晚,徐福却没有穿着遮盖自己体型和样貌的特制铠甲,而是用最真实的面容,凝望着天上那绯月。他苍白削瘦的脸上,浓缩了一生最强烈的爱慕,痛恨,恐惧,思念,逃避……

谦卑侍立在一旁的那罗实在想不到,进食时那个脸上挂着邪恶、变态般冷酷的恶魔,居然也会有如此丰富浓烈,又相互矛盾的表情。

如果不是明亮的绯色月光把他脸上的每一根筋肉都照得纤毫毕现,让徐福每一个表情细微的变化都被清晰的捕捉到,那罗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善于察言观色,思维敏捷的那罗实在想不透,这个处于大陆顶层的恶魔究竟是想起了谁,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浓烈的好奇在那罗心中升起,但他是万万不敢问的,在这个纷繁乱世,处于中层的人想要活下去,最保守的做法,就是控制好自己的好奇心,不该管的事不要管,不该问的事不要问。

正因如此,修炼天赋并不出众的那罗才能在动荡的西域活到行将就木的年龄,最终成为楼兰的执政者,可以说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大陆高层的行列。

“那罗,你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绯红之月吗?”徐福问道。

大多数上位者,都讨厌下属不够聪明,更讨厌下属自作聪明。那罗深谙者一点,可实在理不出绯月与徐福脸上复杂表情之间的联系,于是把腰躬得更低了些,谦卑又诚实地回答:“不知道。”

“那是因为,血之女王快要苏醒了。”

“血之女王?”

“对,古往今来最完美的血族,血族女王。我得到的是上古时代血族始祖的源血,成了东方大陆第一个血族。按照常理来说,我应该是世界上最完美最强大的血族之王。但是当她也成为高贵的血族,获得几乎永生的青春和力量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完美,什么是血族之王。”

徐福看了一眼自己有些丑陋,无法收起的实体‘蝙蝠’翅膀,又想起她那完美,暗影虚构而成,可以随时收起的‘魔女’翅膀,叹息道:“她是完美的,即使在她没有成为血族之前,她就已经是完美的。”

那罗恍然,“您说的,是大秦帝国的芈月太后?”

若问东方大陆身份最尊贵,实力最强,让所有男人渴望,又令所有男人汗颜的女人是谁,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大唐女帝和秦国太后。

大唐和大秦,东方大陆最强大的两个帝国的主宰者,都是女人。在以男性主义为主导的王者大陆,她们凭借先天的美貌和后天的努力,硬生生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条道路,一步步踏上权利的最高峰。

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女人:能凌驾于皇权之上,代表力量、权势与美貌,集所有女人最想要的一切于一身,令男人狂热又汗颜,令女人妒忌又膜拜,带着至高无上的荣光行走于世间?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的女人:不仅能得到子民狂热的膜拜,而且能让那些视女人为玩物的男权放下他们的身段去亲吻她走过的每一寸土地,心怀敬畏与感激?

有没有,这样的女人,或者说女神?

有。

女帝,武则天,

永恒之月,芈月。

她们同样美丽,强大。

同样集政权,智慧,美貌,力量,财富于一身。

同样让女人妒忌,同样是所有自强不息的女人膜拜的偶像。

她们又是那么不同样。

芈月性感妖冶,颠倒众生。

女帝威严冷傲,君临天下。

一个魅惑天下的魔女,一个侵凌天下的女王。

就连她们走上权力巅峰所选的道路都迥然不同。

芈月视男人为玩物,深谙男人心理,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她在后宫的倾轧中如鱼得水,以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名义上虽是秦国太后,却是如今秦国实际的掌权者。

女帝威严霸道,性格刚烈,虽被先帝一见钟情,却不屑于被男人拥有,拒绝成为先帝的女人,拒绝躲在后宫里与那些虚伪的贵妃进行无聊的斗争,而是亲上战场浴血奋战,先帝驾崩后更是强势登基,血染长安,以极其强势的态度登上帝位,成为大陆历史上第一个登基为帝的女人。

或许是女人之间天然的竞争意识,或许是大唐和大秦最两个超级帝国亘古以来的敌对关系,或许她们两个是世界上被比较最多的女人,又或许是她们两人风格行事风格和气质的截然不同……两大女王彼此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相隔万里之遥,相互鄙视着。

“是啊。芈月太后。虽然没有登基为王,可是拥有绝世美貌和超强御权之术的她,是秦国至高无上的存在。与以正义为名的大唐不同,秦国是个极度崇尚武力的帝国,从不打着正义旗帜,大秦子民的骨子里对强者的追求膜拜到了极致,邪恶、正义这些根本就不重要。以她荣耀王者,大陆排名前十的超然实力,受到秦国子民疯狂的膜拜无可厚非。如果说剑仙是大唐的信仰,是光芒与正义的化身,那么她就是大秦子民的信仰,是邪恶与诱惑的象征。”

“危险也是美丽的一种,越危险,越有致命的吸引力。她就是那种让所有人都知道很危险,一靠近就会焚灭,但依然让人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的魔女。每次绯红之月,就是她醒来的时刻,也是她要进食的时刻。她很挑剔,只吃男人心甘情愿奉献出来的,心脏中新鲜的鲜血,可即使这样,每次绯红之月,大秦帝国中依然有数之不尽的热血勇士通过决斗的方式,最后的胜利者才有资格献出自己的心脏,让自己的血液成为滋补她的营养。在她执政的漫长岁月里,她造就了不少强大的战士,让秦国成为了仅次于大唐之下的超强帝国。在秦国的广阔的领土上,人民为她疯狂,为她痴迷,为她倾尽一切。”

绯红之月下,那罗第一次听到了徐福那亘古冰冷阴森的语气里,有了掩饰不住的不甘、爱慕、痛恨、恐惧等情绪。

能让大地上最可怕的恶魔也恐惧的女人,是什么样的?

哪怕那罗已老态龙钟,对女人完全没了兴致,此刻也不由得心生向往,想要见到这位大陆上最威名远播的魔女。

只是,就连这位热衷征服男人,玩弄男人于手掌之间,即将苏醒的魔女,只怕也万万想不到——

邪恶残忍的她将会遇上正义善良的他。

他的出现,将会改变她的一生。

为了得到他的爱,她将忏悔她的罪。

一如那首著名的《忏魂曲》所吟唱般: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一片破败景象,幽灵放荡歌唱

黑色迷迭香绽放,藤蔓蜿蜒生长

灵魂张望,信仰血色的月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长发的吸血女王,推开尘封的窗

枯树枝影照她的脸庞,清纯如少女一样

她幽怨的声线,与亡灵一起咏唱

心爱的人啊,你是否还记得我模样

我入葬的晚上,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远处横陈的雕像,断臂隐藏在一旁

那是女神的狂想,用中指指示方向

红色的小花开在她的身旁,那是天堂

前面有一处深渊,小河淙淙流淌

鲜血一样的河水,灌溉嗜血的渴望

那是女王的汤盘,盛放变质的浓汤

她会掐断花的脖颈,问它是否哀伤

远方的爱人啊,是否记得我模样

我血流不止的时候,你是否一直悲伤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日与月璀璨消长,我却只能见到月亮

她有教人沉迷的味道,血红的浓郁和银白的清香

女王低声吟唱,断颈的小花躺在她的脚旁

它们喜欢阴冷的地方,隐藏在深渊枯树旁

每一个死寂的夜晚,聆听血液在地下隐秘的声响

它们喜欢诡异的咏唱,和死灵的歌声一样

唱的是奢想的报复,还是寥落的绝望

远去的爱人啊,你是否记得我模样

当我俯视我的葬礼的时候,为何没有碰上你的目光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那里的花是一个模样,都在静静的生长

如果没有静谧的月光,怎会如此阴凉

破败的草地,散发腐烂的幽香

美貌的精灵,在宫殿秘密的徜徉

她们也在思念谁,带着回忆的哀伤

藤曼葱郁缠绕,隐藏复仇欲望

等待那天到来,品尝血一样味道的汤

最爱的人啊,你是否也和我一样

等待爱的来临,我们被一起埋葬

嗅着血液的芬芳,我找到安魂的殿堂

生命肆意生长,暸望无尽忧伤

花朵低头歌唱,歌唱不死主张

拥有曼莎珠华的地方回忆一定在绽放

远去少年背影,嵌在含泪的眼眶

没人祝福的爱情,不会因此灭亡

有人选择懦弱,有人决定坚强

蓝色忧郁的河流可否洗刷过往

亘古的约定,可否有人坚守不忘

软弱的借口和随意的敷衍,扼杀了一朵美丽的花

那美丽在等待中枯萎变成伤变成恨变成血腥的渴望

我要找到他无论他是否变了模样

我会记得他的眼神,曾经那样清透

我会记得他的誓言,曾经那样响亮

我会记得他的背叛,曾经那样让我离去的仓皇

他已经离去用我温柔又冰凉的掌

他会很幸福,因为没有了我的阻挡

我重新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因为爱,我放弃了自己,又一次独自在阴暗徜徉

可怜的女王和她的花儿一样

最终选择独自喝下那一份血一样的汤

亲爱的人啊,不论你去向何方

请无意中想起,你曾经美丽的新娘

爱情转入坟墓的瞬间,已经意味着消亡

一切的悲鸣,都是生者的自我感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